ω

【团兵童话故事】Beauty and The Beast

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大概为了庆祝孩子她妈 @谁家哒gee 回家。。。。。。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城堡里住着一位不仅脾气臭而且有着重度洁癖的王子。王子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空闲时间带领仆从一遍又一遍的打扫城堡,直到那些不见光的角落都一尘不染。因此,偌大的城堡几乎每晚都灯火辉煌,扫除的声音夜夜不休。

在一个寒冷的冬夜,城堡里依旧是一片水桶与扫把齐飞的景象。王子裹着头巾穿着罩衣一脸的不耐烦,“啧,还真是怎么打扫隔一天就会有灰尘。”

“所以说利威尔你这样是白费功夫,我们应该马上扔掉扫帚做些正常城堡里会做的事情啊!”管家韩吉一边挥舞着扫帚一边幸灾乐祸的嚷嚷。

“闭嘴,混蛋四眼。赶紧给我好好打扫,不要为你的邋遢找借口。”

 

就在这时,一位脏兮兮的老爷爷颤颤巍巍的推开了城堡的大门,他佝偻着身子,披着破烂的麻布斗篷,进来的时候被寒风吹掉了帽子,露出光溜溜的脑袋。他献给王子一枝红玫瑰,请求王子让他避避风寒。王子没有上前接那支玫瑰,只是盯着他进门时带进来的雪花以及那件邋遢的斗篷落下的各种脏东西,脸色由白转黑。转头对仆从米克说,“赶在他继续前进之前,你赶紧拿件干净的外套给他换了。”

然而话音刚落,眼前的老爷爷就突然变了样,由一位弯腰弓背的秃顶老头变成了手拿酒瓶的秃顶老头。“老头子我叫匹克西斯,最不喜欢那些看不起老人家没有头发的年轻人了。”说罢就挥舞起魔棒。

“没人说你的头……”上前的米克话还没说完就被变成了一座细长的烛台。

“内在美才是真正的美!”匹克西斯继续挥舞魔棒,仆从们被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器皿,王子变成了丑陋的野兽,“直到你与一个聪明绝顶的人的相爱并得到他的吻,魔法才能解除。”

临走前匹克西斯给了王子那朵玫瑰,如果在玫瑰凋谢之前魔法仍未被解除,他将永远无法恢复人形。

变成闹钟的韩吉对此表示疑惑,“他说的那个聪明绝顶,究竟是写实还是比喻?”

从那以后,王子就把自己关在城堡里,只通过一面魔镜观察外面的世界。

 


就这样,时间一年一年地过去了……

在城堡附近的村子里,有个勤劳勇敢的少年,名叫艾伦。他平时除了被自己的叔叔照顾——一位名叫埃尔文史密斯的乡村教师,最喜欢的就是四处探险。

同村有位美丽但强悍的少女,叫三笠,她深深地被艾伦所吸引,发誓非艾伦不娶。

一天下午,埃尔文照例要去隔壁村子送作业本,但被艾伦拦了下来。

“我来帮您吧?不能总是让您一个人这么操劳。”

“谢谢你的好意艾伦,但我恐怕你不熟悉路。”

“我之前不是去过一次吗,还有识途的老马,请您放心的交给我吧,我也想为您做点什么。”

拗不过少年的埃尔文听从了他的意愿。

然而当天傍晚,直到三笠来找艾伦,艾伦都没有回家。

“叔叔,艾伦一定是迷路了,我得去找他!”

“冷静点三笠,你在家里守着,我去。”

 

埃尔文本想强行借好友的马一用,不料走到路口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马回来了,但是并没有看到艾伦。知道少年可能出事的埃尔文立马骑着马离开了村子。途中,白马没有走一直以来熟悉的那条线路,而是在一个岔路拐了右,直奔森林深处。曲折蜿蜒的小路尽头突然变的开阔,雄伟的城堡屹立在眼前。

埃尔文拴好马往城堡的大门靠去,但无论怎么敲门或是询问里面都没有人回应,他壮了壮胆子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城堡的一楼空空荡荡没有人烟,但出乎意料的干净整洁,想必还是有人居住。

“嘿!那边的金发大个子看这边!”略偏中性的女声突兀的在空旷的大厅回响,埃尔文顺着来源找过去,只看见一边的桌子上摆着一个圆滚滚的闹钟和一个雕花的细长的蜡烛台。觉得自己一定是太焦虑而出现了幻听的埃尔文准备离开。

“别走啊,说的就是你。我叫韩吉,这边这个无趣的烛台是米克。”旁边的烛台意味不明的哼了一声。

“呃……会说话的闹钟和烛台?”

“这里的很多器皿都会说话,可能有点匪夷所思,不过我们都是受了诅咒的人类。”

“那么韩吉小姐,请问你见过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吗?他是我的外甥,似乎走丢了,我的马载我来到这儿。”马上就接受了事实的埃尔文这样询问着。

“叫我韩吉,你说的是一个褐色头发的小鬼吗?被利威尔关在顶层了,我们带你过去。”

 

虽然不知道她说的利威尔是谁,但埃尔文还是跟着他们,顺着楼梯达到顶层,并看到了被关在铁栅栏里的艾伦。

“艾伦!你怎么被关在这里?”

“叔叔?你别管我了,赶快走!这里有……”

“因为他在我的城堡乱扔东西,在我好心给他提供了晚饭之后。”嘶哑的声音打断了少年的话语,一只全身长满毛的凶狠的野兽慢慢走了过来。鲜有东西能吓住的埃尔文这次依旧没有被唬住,他先看看野兽,又看看艾伦。然后对前者说,“这位……呃……先生,要怎么样你才肯放了艾伦?”

“你和他交换,在这蹲一辈子牢房。”

丝毫没有犹豫的埃尔文欣然接受了这个条件,但少年显然不愿意,“我不能这样做,明明是我的错。”

“老实说,艾伦。比起回去看三笠杀人的眼神,我宁愿在这里蹲着。”

思考了几秒钟的少年痛定思痛和埃尔文交换了位置,“我会来救你的!”临走前艾伦这样讲道。

“你吃人吗?”埃尔文一脸担忧的望向站在一旁的野兽。

“你现在才来问我这个?”

“总不能在孩子面前认怂。”

“不吃,不过你要是把这里弄的脏兮兮的我就把你扔下去。”语气相当不友善的野兽扔下这句扭头就走。

“别担心,他不会这么做。”从刚刚开始就躲在一旁的闹钟此时跳了出来,“米克,把他放出来。”

“利威尔会不高兴的。”

“这鬼地方这么多年就没什么人来,我们必须抓紧机会。”

“他未必喜欢。”

“金发碧眼大胸长腿,他肯定喜欢。”

一头雾水的埃尔文决定插上一句,“他叫利威尔?”

“没错,原本也是人类。不过得罪了一个秃顶老头子。总之,你可以在城堡里自由行动,把这儿当成自己家吧。”热情的韩吉和利威尔不同,看上去非常友好。

 


埃尔文是个答应了的事就一定会做到的人,所以他真的把城堡当成了自己的家,不但和米克以及韩吉结下了深刻的友谊,还充分显示了自己的领导才能,井然有序的安排变成器皿的仆从监督起了野兽的生活作息。除了在在书房里翻书,埃尔文最大的乐趣就是观察利威尔的一举一动。他发现这个长相凶残,脾气粗暴的家伙其实是个细腻温柔的人,好感顿生。然而作为被观察的野兽却高兴不起来,他甚至开始后悔当初用这个大个子去换少年的决定,毕竟那个看上去就不怎么机灵的小鬼肯定没办法变着花样接近他。

“利威尔,我觉得你应该出去走走,那个魔镜里看到的东西让人觉得太不真实了。”

“……”

“这个世界有很多值得观赏的地方,城堡太小了。”

“你为什么成天叽叽歪歪个没完?当老师的的都是这个样子吗?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一副说教的嘴脸。你说的那些地方我都去过了,在变成这副样子之前。”

“真的吗?那你肯定看过见过丝绸一样的瀑布,镜面一样的湖泊,高耸入云的山峦咯?”

“见过,和这里没有什么区别,哪里都一样。”

“一定是你打开的方式不对。我们再去一次。”

不胜其烦的利威尔最后还是妥协了,带着唠唠叨叨的埃尔文通过魔法书去了各种各样的地方,为了躲避人群,他们只在人烟稀少的时间出发。然而神奇的是,原本觉得那些风景都索然无味的利威尔,在埃尔文绘声绘色的描述下,开始发现它们的乐趣所在。瀑布真的如丝绸一般,湖泊变得像镜面一样,看不见顶的山峦甚至透出几分神秘。明明是和以前一样的景色,却因为身边多了一个人而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在城堡里住了些时日的埃尔文萌生了一定要帮助这群可怜人解除咒语的想法。他询问韩吉,然而她只告诉他玫瑰花的事,却对如何去除诅咒只字不提。

“你为什么不直接说,我觉得他们俩有戏。”米克不解的问。

“这种事必须顺其自然,我们只有一次机会,要是不成功大家都得完蛋。”

埃尔文见到了那株掉的只剩两个花瓣的玫瑰花,利威尔对此却不以为意,他保持着野兽的样子倒是无所谓,但是对不住受了牵连的伙伴们。是的,伙伴,城堡的王子这样称呼他的仆从们。这更加坚定了埃尔文你的想法,他翻了很多书,试了很多方法。例如召唤出了一个叫奈尔的精灵,发明强力胶水把花瓣粘回去,将花埋进土里施肥。然而没有用,即使睿智如埃尔文,直到花瓣只剩一片也依然束手无策。

某日,抱着“即使对方无法恢复也要赖在这里”的决心的埃尔文通过窗户看到一群人浩浩荡荡从花园那边向城堡进军,领头的是三笠,还有被强行护在身后的艾伦。埃尔文一边欣慰的想着,都快一个月了这群人总算是找到了这里,一边盘算着怎么和艾伦解释他的叔叔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他优哉游哉的下了楼,准备发表长篇演讲。

突然,韩吉从身后的楼梯上滚了下来,骨碌碌又转了两圈最终停在了埃尔文的脚边。她只来得及说了一个“花”字便悄无声息的的闭了嘴。瞬间就反应过来的埃尔文,三步并两步冲回了楼梯,跑到放玫瑰花的房间,此时利威尔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瞥了一眼光秃秃的玫瑰花,埃尔文跪在利威尔身边,伸手摸了摸利对方的鼻息,几乎感觉不到。强作镇定的金发男人开始回想急救知识,然后他选择了人工呼吸。

奇妙的事情在嘴唇接触的瞬间发生了,躺着的身体开始出现意想不到的变化。手上毛茸茸的触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肌肤的轻柔。埃尔文起身看了看,野兽已然恢复了人形,黑发黑瞳。利威尔此刻睁开眼睛看着他,没有任何表示。

似是得到了默许的埃尔文又俯下身子吻了上去,绵长而湿润的亲吻,似乎还有进一步的意思。

“咳咳,你们这是要把童话故事演成成人电影?”不知道何时出现的罪魁祸首站在两人的对面。

埃尔文起了身,再把利威尔从地上拽起来。

“利威尔。”

“什么?”

“你比我想的要小一点。”

“闭嘴。”

 


总而言之,

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END

 


评论(10)
热度(41)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