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很多事》番外3

终于用电脑登上了,,,太艰难,这是最后一篇番外。

前文内容→个人团兵文目录


3. 利威尔


再见到佩特拉是在韩吉的婚礼上,这姑娘穿着得体的礼服短裙,香槟黄的缎面布料,没有廉价的装饰,简约却不失美感。她看到利威尔一个人站在场地的角落,十分急切外加几分不好意思的向他打了个招呼,并试探性的询问了利威尔对于那个“糟糕”的晚饭的态度。

“第一次见面就喝醉酒真的非常抱歉。”

“没什么,能有眼缘的朋友很难得。”

表情拘谨凝重的佩特拉在听到利威尔这句话后一瞬间眼睛就亮了起来,她还想多说些什么,可惜被其他人招呼去帮忙化妆了。

其实哪有那么多偶然呢,至少佩特拉以为的诸多的

呃。。。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手机私信提醒但是一打开就什么都没有的情况,发生一次是偶然第二次就很蹊跷了,所以弄不懂是系统错误还是我眼花还是发了又删掉了。。。
最近电脑一直都登不上搞不清是怎么回事(・o・)如果有因为这个发现收不到回音的小伙伴,相信我我压根就没看到啊_(:з」∠)_如果是发了又删掉的,老铁不要有心理负担,瓶颈期的作者欢迎花式调戏(๑˙ー˙๑)

 

私人团兵同人文分类目录

做一个目录,没法置顶,以后每篇团兵文都会带上这个,有新文也会更新进来,总之方便翻阅。

《很多事》还剩最后一个番外,完成后会搁笔一段时间,充充电,最近越来越觉得自己力不从心了。之后除了团兵还会尝试写写其他CP(不我没有爬墙我只是一直在墙头),当然团兵还是最主要,心头肉啊心头肉。

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很幸运了,也感谢那么多小伙伴的支持,爱你们。还是那句话,如果有什么建议/意见/问题/想法/点子/吐槽/找茬/约架,欢迎私信/直接在这留言/问题箱。


更新于2018-7-26


—————————连载完结类—————————


【自由之...

【团兵】《很多事》番外2

2.佩特拉


佩特拉向往着平静安宁的生活,那不是大喜大悲过后的看破红尘,也不是自暴自弃式的随波逐流。她只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从骨子里就热爱那种近乎千篇一律的生活。在暖阳的亲吻中醒来,在星晨的爱抚中睡去。和同事一起抱怨连绵几日的细碎小雨,或是遇上狂风骤雨变得狼狈不堪,就连上下班被拥挤的人群带的东倒西歪都是种乐趣。许多许多常人觉得无聊乏味的事情在佩特拉眼中都溢满着一种难以言表的幸福,仿佛活着本身就是件值得狂欢的事情。

这实在是种奇特的能力,并且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弥足珍贵。因为在人生最开始的时候,这更像是不思进取的态度几乎是种罪恶。

她容易满足,几乎和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背道而驰。...

【团兵】《很多事》番外1

1. 埃尔文

凡是可以满脸不屑说外表不重要的人,八成就是一直享受着高颜值的便利却不自知的那拨人。因为无论人们如何反感、否认、排斥“以貌取人”这种行为,也改变不了大家都在有意识或无意识的“以貌取人”这种行为。但是话说回来,外貌到底是种不可再生资源,拿它当本金赚些利息还可以,要是无度挥霍就可能面临一个得不偿失的结局。

好在学生时代的埃尔文虽然有几分心高气傲,但却是那种知道该接受什么,拒绝什么,放弃什么,坚持什么的人。你看,他可以适当利用出色的外在条件博得陌生人的好感,赢得异性的青睐,在学生会竞选的时候多得一些票数,但绝不会过度使用这个附加技能。

“有颜值没脑子的人,比普通人有更...

【团兵】《很多事》完结小故事

一个庆祝完结恶搞成份文中角色有关的小访谈:


团兵部分

1.【作者说为了庆祝人生中第一个20章的完结,想做一个小小的访谈,二位怎么看?】

团:(笑)二十章写了一年坑了不少读者现在终于结束了确实值得庆祝。

兵:垃圾

【可以说点鼓励的话吗,作者觉得还可以挣扎一下写写番外】

团:就把这个当成番外吧,不然说不定就像上一篇完结时候一样,翻到外太空去了吧。

兵:大便也是可以当肥料使的,加油?

【……总之为了写这个访谈又把整个故事看了一遍】

团:怎么样,又深刻的了解了一遍自己的无能吗

兵:真亏能看的下去啊

【……两位能不能不要再用这种方法秀恩爱了】

团:抱歉啊不能...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20(完结)

捧花不能随便接

 

韩吉佐耶从来就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基本上在她看来,一切原理真理原则都是要经得起检验的,而所有规则规矩世俗都是可以被践踏的,包括婚礼。当然得包括婚礼,那毕竟也是她用来体验人生的试验田。

“……韩吉,莫布里特同意了吗?”

“他说听我的,你们俩协助我就行。”

“就某方面而言,他才是我们之中最牛逼的。”

 

所以,婚礼布置简直惊喜到惊吓的程度。

“埃尔文,我有点担心会给参加婚礼的人留下心理阴影。”

“没关系米克,来的都是熟人,既然是熟人,这点心理建设还是应该有的。”

一处风景甚好的花园由埃尔文亲自推荐,长长的红毯从半圆形草编拱门笔直延伸到...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9

硬生生把R18写成了PG13的我。。。。。


chuang不能随便上(下)


“好久不见啊,埃尔文……团长。”


一如既往没有起伏的嗓音,好像五线谱上单调的音符,空有节奏却没有旋律。一个接一个,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撞击耳膜。身体习以为常的接收着这些微小的震动,直到它们在体内幻化成疯狂的魔鬼,兵分两路,一路冲向大脑,抡起千斤重的铁锤敲击每一根神经,另一路回转直下,挥起锋利的宝剑劈向心脏。

不自然的沉默令埃尔文错失了否认的时机,或者说,他从来就没有得到过这个机会。最后那个称谓有着奇特的魔力,它极少出自利威尔的口中,而每次他这样叫他,总是掺杂了不同寻常的情绪,不可抑制的愤怒、久...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8

小部分内容分级,大概R15+


chuang不能随便上(上)


和对付青春期的小鬼一样,话要慢慢说,道理也要慢慢讲,凡事不能操之过急,循序渐进总是没错的,当然对方如果顽固不化抵抗到底,暴力手段也不是不可以,至于那二三十公分的身高差距根本不构成威胁,问题在于如何动手才能在在伤害最小化的情况下达到目的。给予必要的疼痛又不能真的造成伤害,可以的话也不想对那张脸下手,毕竟破坏美色也是罪过。想来想去似乎只有把对方绑在凳子上实施挠脚心的酷刑,但是眼下,利威尔在按了不下十次门铃后烦躁的想,首要任务是如何见到本人。

不在家或者避而不见,无论哪一种都足以消耗掉利威尔的耐心。

【为了表彰优...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7

谎话不能随便说


自那次和利威尔的短暂见面之后,埃尔文突然间就沉寂了下去,倒不是说完全没了音讯,只是没有再像原来一样发些有的没有的,好吃的店铺好玩的地方好看的书和电影,还有路上遇见的野猫家中飞进的小虫子和难得一见的双黄蛋,他们仅有的两次联系多了几分走过场的味道。也许只是成人间欲擒故纵的把戏,利威尔厌烦的想,先乱了阵脚的那一方便输了几分。利威尔讨厌这种把戏,他是有话就会直说的人,猜心的游戏多余又无趣。但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些心烦意乱,弄不清楚的地方太多,既对埃尔文,也对自己。

埃尔文史密斯究竟是什么呢,利威尔想。员工面前的兢兢业业的老板,大爷大妈嘴里的钻石王老五,好友眼中的工作狂...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6

礼物不能随便送


深秋入冬,太阳的直射点已经越过赤道朝向另一个半球,轮转的四季总是带着些许感伤落寞。不过景总是用来映情的,幸福的时候萧瑟的寒冬也是充满希望的,苦闷的时候春意盎然也不过是他人的狂欢,反而滋养了内心的孤寂。

埃尔文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这副惨淡的样子倒是和凌晨时分的落寞相互照应。乱糟糟几乎失去了光泽的金发,肉眼可见的黑眼圈,还有下巴上争先恐后冒了头的胡须。已经好几天没法好好睡觉了,睡眠不足甚至影响到了白天的工作,身为一个万年工作狂,罕见的出现了发呆打盹的情况。最后佩特拉实在看不下去,气冲冲的把自己的老板给撵回了家,强硬的对他说“什么时候能把觉睡好了什么时候再回来工作吧...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5

无冲突不小说,让我们抗起史密斯的虐戏大旗。

以及,本文奈尔的设定和原著有些出入。


名字不能随便取(下)


“早到我见过奈尔德克本人之前。”

一般在亲眼见到本人之前就先知道这个人会是因为什么?听说,或者是看到了照片。那么又为什么会以这两种方式提前见到呢?鉴于奈尔并没有登过电视报纸一类的大众媒体,埃尔文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情景是相亲。说到相亲,就还有一种可能性。而这种可能性,现在正是埃尔文极力想要丢弃的,却如同盛大的乌云严严实实遮挡住城市上空,密谋一场狂风暴雨。

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是玛丽呢?她甚至连巨人都没有见过不是吗?还是说发生了什么自己还没有记起?埃尔文感觉手...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4

名字不能随便取(上)


短短两周发生了三件足以让埃尔文心情好起来的事情。

其一是利威尔。

那天和小混混们打了一架以后,不仅马可和让没再遭遇什么麻烦或者威胁,利威尔也平安无事,“应该是消停了。他不是我们班的,我找他的班主任问了一下,这几天乖的很。”

“那你呢?”

“很好。”利威尔这样告诉他,回答的干脆利落。似乎是多虑了,埃尔文松了一口气。


其二是米克。

米克常去的那家夜店的老板突然打来电话,问米克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到过人影了。

“希望不要发生什么才好,我们很担心他。”

“我去问问吧,不过也别担心我们昨天才联系过。”

那家夜...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3

架不能随便打


作为初中老师,利威尔对“中二”这个词的理解程度要比一般人深刻的多。成为数学老师只是阴差阳错,而被任命为班主任接管了全校最让人头疼的班级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大概只能让人用“命中注定”或是“天分”一类的词去形容了。他用了不到两个月把那个令众多教师都避之不及的班级管教的服服帖帖,不是迫于权威压力,学生们是真的心服口服。法兰向他讨教心得的时候利威尔却说不出个所以然,他是真的没细想过这个问题,也并非用了什么特殊的收买人心的办法。因此为人粗暴又神经质的利威尔到底是如何成为最受欢迎的老师,这点始终是学校的难解谜团之一。

其实哪是什么谜团,大人们绞尽脑汁想不明...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2

婚不能随便结


“玛丽的预产期快到了,这应该是今年最后一次和你们在这喝酒了。”

“啧啧啧,哪家的酒金黄色还飘着果肉啊?”

“哈哈韩吉你就别逼他了。”

“妻奴。”

“话不要说的那么早。米克你还是老样子的话纳拿巴会生气的。”

“我从内而外的专一。”

“关键是人家是不是也这么认为。”

“我觉得奈尔说的对,米克你得收敛一些了。”

“但我不能失去创作灵感。”

关于创作灵感这种抽象主义的内容,埃尔文不是很能理解,毕竟这不在他的领域之内。但可以用肉眼看到的是,米克十年如一日的热流连于声色场所。倒不是迷恋毫无原则的一夜情,只是喜欢和天南海北各种人打交道,尤其是女性。据说是为了...

emmm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说的很在理。考虑到是公共平台而且受众年龄不可控的问题,一直以来写文都还算小心。
即使是作为一个读者并不众多的作者,也会在“作品完整性(出现暴力情se情节)”和“可能对年纪小的读者造成影响”之间犹豫不定。
就一个成年了许多年,也经历过一些事的人来说,对于公开平台上文字所具有的影响力的畏惧和担忧,绝不是矫揉造作或者杯弓蛇影。(不我不是在给自己不开车找理由_(:з」∠)_

老墨鱼:

       今天刷空间看到了两条挂文的图,让我狠狠的胆寒了一次。


  我的确不了解整件事的细枝末节...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1

前女友不能随便见


埃尔文最近心情大好,大概是应了那句老话,“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自己这么一往情深煞费苦心总算是小有回报。自从三笠的事情以后利威尔对自己的态度明显好转,至少一直以来一些不太正面的印象应该是洗掉了。上次苏菲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虽然按照利威尔的话说,主要是害怕小孩子食物中毒,再顺便看看他有没有横尸厨房才勉为其难过来帮忙的。

【但是你们看利威尔已经开始在意我的死活了。】

【……】

【……】

【……】

听埃尔文汇报完进度的好友们十分默契的陷入了“相识十年才发现队友是个抖M”的沉思,以及“他真的不觉得这话就是借口吗”的疑惑中。

【奈尔替我谢谢苏菲,我看中了...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0

孩子不能随便带


“苏菲要听埃尔文叔叔的话,不要给叔叔添麻烦哟。爸爸和妈妈下午就来接你。”

“苏菲最喜欢埃尔文了,不会添麻烦的。”

“要叫叔叔。”

“不要,苏菲长大了要嫁给埃尔文的。”

“不行,爸爸我绝对不允许。”

奈尔德克边心疼地瞧着自己刚上小学的女儿,边转过脸就向埃尔文投去哀怨的眼神。接收到来自好友的不满,埃尔文陪着笑脸呵呵了两声,再次感叹现在的小孩作业还是太少。

“那么就拜托你了,埃尔文。”玛丽看着这三人眉来眼去,不停践踏自己的笑点,只想着赶紧远离战场,再这么憋下去大概会出人命。


送走了奈尔夫妇的埃尔文把未满6岁的苏菲迎进屋里,小姑娘抱着几乎...

【团兵】土拨鼠的玫瑰

食用说明:

1.童话风,写着写着自己都要笑出来。

2.不接受一切科学上的质疑。

3.最后有个介绍图,虽然很少,不过还是流量注意。


土拨鼠利威尔有一大片花园,里面种满了红色的玫瑰。这片惊人的玫瑰园是利威尔的叔叔凯尼阿克曼的遗物,凯尼是一只黑尾土拨鼠,当然利威尔也是,他们的尾巴尖儿是黑色的。

作为从草原搬家过来的移民,玫瑰对他们有特殊的吸引力。殷红色的花瓣层层叠叠,笔直的花茎和覆盖着绒毛的叶片,就连那些尖尖的小刺都充满了魅力。凯尼收集玫瑰种子,然后孜孜不倦的把它们种在花园,再细心照料。娇嫩的玫瑰长出嫩芽,结出花骨朵儿,最后开满了整个花园。红色的一大片,光是看着心情就会好起来。

凯尼...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9

蛋糕不能随便送


除了从米克那得知了利威尔的工作地点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这个好消息意外,埃尔文还附赠得到了另外两个“大礼包”。其一是米克不仅有撩妹专用人格,还神不知鬼不觉得修炼了一张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已经很久没联系得埃莲娜隔天就给他发了条信息,说自己下个月回国小住,想见他一面,当然,单纯出于老朋友的问候。埃尔文觉得见个面完全没有问题,他行事一向光明磊落,两人早就断的干干净净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就他对埃莲娜的了解,说是“单纯的”老朋友叙旧着实很值得怀疑,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不得不防。其二,米克在送面包的事情上不但言出必行,而且变本加厉。就在他提供了利威尔消息的第五天,突袭...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8

原则不能随便打破


早些年网上流传了一个关于社交距离判断双方关系的说法,一般社交活动的礼貌距离是120-360厘米,熟人朋友之间的距离是45-120厘米,而存在于夫妻或者情人之间的距离则在45厘米以下。

45厘米,利威尔郁闷的想,埃尔文史密斯显然已经越过了这个界限,而更让人郁闷的是,对于越界这件事,利威尔没有感到丝毫的不快和难以忍受。


上周的游乐园之旅以极其戏剧化的方式发展了下去。埃尔文接到米克的电话以后就带着满头雾水的利威尔出发前往中心广场。那是个有些许异域风情的小广场,中间圆形的喷泉池被游客自发的当成了许愿池,里面躺满了各色各样的硬币,通常这里总是聚集着...

【团兵】危险分子

一出狗血校园剧( •̀ ω •́ )


这事情的缘由说不清道不明,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利威尔挖空了脑袋追溯回去,估摸着可能某些个小事里就有了苗头,只是当时谁也没细想。不对,事到如今,细想的也只有利威尔一个人而已。

正值上课时分,利威尔假惺惺的立起桌上的书本,弓着背,右手支着脑袋,稍稍转动了些许角度,眼角余光越过一干人等,终于瞟到左后方的埃尔文。视线就这么轻轻扫过那个奋笔疾书的身影,然后泄气的回到原处。

妈的,到底是谁非要这么执着的按照身高来排座位。早知道是今天这个结果当初捏着鼻子也要把牛奶灌进嘴里,利威尔几乎是愤恨的想。...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7

游乐园不能随便逛(下)


说到游乐园的传统残酷项目,埃尔文一定会选咖啡杯。对,既不是过山车那种将吓人贯彻的表里如一的设施,也不是高速转轮这种看起来就让人很想吐的玩意儿,而是咖啡杯,外表友善实则笑里藏刀的祸害。不在高空也不在水上,占地不大造型还充满童趣,波浪形的底盘和茶杯形的座位,还有可爱的不要不要的色彩。然而只有尝试过的人才知道咖啡杯所带来的另类晕眩感,胃里翻江倒海是包括埃尔文在内的一部分人双脚终于得以踩到踏实的地面时所共有的感受。

人畜无害的外在,暗流涌动内里,简直和顽劣的孩童有的一比。和成年人善于伪装不同。孩子之间的交流是没有了道德约束与自我控制的赤裸裸的坦诚,喜欢便一拥...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6

游乐园不能随便逛(上)


韩吉说能坚持着日复一日的给一群中二少年上课的人一定极其富有爱心和童真才选了游乐园这种地方,但埃尔文看了看周围浮夸的游乐设施,名为后悔的情绪一波又一波的涌上心头。虽说是初中老师,但怎么着也不是初中生,他该如何想象这些单纯为了刺激肾上腺激素的玩意儿起到促进两方关系友好发展的作用呢。鲜活的记忆表明,他完全不能指望利威尔因为过山车/鬼屋/跳楼机吓的扑进他的怀里。嗯,搞不好是他被吓的扑进利威尔的怀里。

利威尔接受了埃尔文集体出游的邀请,单纯因为再拒绝下去就太不近人情了。不过他果断否决了埃尔文要来接自己的提议,光是想象两个人尴尬的坐在车里绞尽脑汁想着该说些什么就...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5

5 社团不能随便进


自从遇到了利威尔之后,埃尔文就注销了所有相亲用的账号,不过期间倒是把自己的私人联系方式给了三笠。那次短暂的见面很快就被少年少女抛在了脑后,但阿尔敏毕竟是走技术路线的,匆匆一瞥也足够他想起埃尔文的身份——自由之翼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虽然搞不懂这种偶尔登个报的青年才俊到底为什么沦落到要相亲的地步,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阿尔敏拜托三笠和对方保持联系,他知道埃尔文曾经是个优秀的软件工程师,就算被认为是在抱大腿也无所谓,和大多数同龄人不同,阿尔敏阿诺德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

原本以为会石沉大海的请求却得到了回应,三笠着实吓了一跳,她不明白个中缘由,权且当做是前辈对...

【_(:зゝ∠)_】点文&小结

变成了“不加标签不行加了也不知道行不行”系列_(:з」∠)_心疼寄几两秒钟|ω・)
↓↓↓↓

一眨眼竟然已经三分之二个月没更过文了,心里很是不安;又一看,发觉也有200fo了,想起支持过自己的小伙伴们,甚为感谢,遂写个点文。顺道,再小小的总结一下。

主要目的嘛,就是上来吱一声_(:зゝ∠)_,我还活着。

导师的课题年底结题,两篇论文、一堆数据还有在等待测结果的样品。很久没有好好放过假了,周末也是说没就没。长期战斗,身心俱疲。有空的时候基本也成了废人一个,只想着混吃等死虚度时光_(:зゝ∠)_。

还在连载的那篇名字超级长的不会坑,毕竟主线和结局已经拟好了,但是还差点火候,便迟迟没有更新。...

【分析】小议阿克曼这一家子

很早之前就想写的,说是阿克曼其实只分析了三个人

误读/过度解读可能有

以下纯属个人观点


先说说阿克曼的家族概况。由凯尼和老爷子临终对话可以得知,阿克曼家族曾经类似于王的左膀右臂,但到凯尼为止基本啥也没剩下。

从阿克曼有分支(三笠属于分家)可以推测,当时随王进入墙内的阿克曼人数不会太少,但武力值爆表的这一族人在墙内的迫害中竟然被逼到几乎绝后。如果当年两者是公然对抗,那么结果不外乎两种,始祖巨人被控制,或者阿克曼被灭族。但实际上,阿克曼的祖先为了保全后代,单方面受到极刑,并且对子孙守口如瓶,重要的信息完全没有流传下来。

但是祖先的牺牲换来了后代的平安无事吗?显然没有,凯尼是在爷爷临终...

【团兵爆肝协会抽签】缝隙里的视线

据说这次的抽签主题是凉飕飕?

6号,缝隙里的视线

你们以为我会写鬼故事或者暗搓搓偷窥的利利/团团吗?

啧啧啧,太天真了

原著背景,发生在主线故事之前


“对了,上次说的经费的缺口已经补上了。”埃尔文边说,边漫不经心的抓过角落上的一沓文件往木桌上顿了顿,沉闷的响声像是要往干燥的空气里注入了活力。利威尔望着文件被敲的整齐的底部,暗自松了一口气。秋季干燥的气候似乎正通过空气像人体掠夺水分,缺水的躯体仿佛堆砌的干柴,轻微的火星也能燃起火来。那沓文件自利威尔进入办公室起就放在那儿,凹凸不平的边缘几乎在瞬间就捕获了他的注意力,它们参差不齐让人难以忍受。他不能在埃尔文讲话的时候冲上去整理文件...

【团兵】Inside His Eyes

群刊内容

原著向,时间刚好是第二季结束

灵感来自于歌曲《inside her eyes》的名字

和上一篇的题材一样,关于“归来”,不过走向完全相反(笑)


1.

三笠在看到利威尔一个转身出现在食堂门口的时候,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一瞬间进入了御敌状态。三秒钟之后这个矮个子的长官视线扫到这边的时候会看到什么?如今余下的104期新兵齐刷刷围着一张餐桌,有人表情纠结,有人一脸担忧,还有人大大咧咧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而暴风中心的艾伦和让,正互相越过中间那张桌子,揪着对方的衣领,眼里都要喷出火来,全然就是随时准备动手的架势。然后会发生什么?那个矮子搞不好一拳就能把这两个家伙送进医务室,三笠如...

【团兵】A Hero Comes Home

食用说明

1. 原著向

2. 不甜,不甜,不甜,重要的事说三遍,虐不虐看个人。

3. 灵感及题目来自于歌曲《A Hero Comes Home》(in-film version),

   全程《权利的游戏》插曲《Blood of My Blood》和《The Rains of  Castamere》循环播放


1.

在巨人之谜解开后的第3年,艾尔迪亚和马莱的战争全面爆发。彼时,岛上的巨人已被完全清理干净。马莱人从水路发起的进攻皆为艾伦和阿尔敏化身的巨人所挡,但大量的现代兵器以及数量庞大的巨人在作...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