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分析】小议阿克曼这一家子

很早之前就想写的,说是阿克曼其实只分析了三个人

误读/过度解读可能有

以下纯属个人观点


先说说阿克曼的家族概况。由凯尼和老爷子临终对话可以得知,阿克曼家族曾经类似于王的左膀右臂,但到凯尼为止基本啥也没剩下。

从阿克曼有分支(三笠属于分家)可以推测,当时随王进入墙内的阿克曼人数不会太少,但武力值爆表的这一族人在墙内的迫害中竟然被逼到几乎绝后。如果当年两者是公然对抗,那么结果不外乎两种,始祖巨人被控制,或者阿克曼被灭族。但实际上,阿克曼的祖先为了保全后代,单方面受到极刑,并且对子孙守口如瓶,重要的信息完全没有流传下来。

但是祖先的牺牲换来了后代的平安无事吗?显然没有,凯尼是在爷爷临终前才找到妹妹的,而搬离王都的分家做生意也受到妨碍,说明王政并没有放过他们,监视和迫害一直都在持续。

仔细想想这其实是有点矛盾的,一边反对王的政策,一边又自我牺牲保全子孙。因为阿克曼的祖先大可默许王的行为以换取子孙荣华富贵。个人推测,阿克曼反对王是因为确实觉得王的做法不妥而无法熟视无睹,有点类似于古时死谏的意味,最后结果不被采纳,而后只求保全后代。

 

总而言之,到这里为止,阿克曼的特性可见一斑。他们择主而事如同择木而栖,而这种忠心耿耿的“祖传基因”也体现在了原作的三只阿克曼身上,下面我分人梳理一下三人与各自“主君”关系形成的契机,以及他们的执着之物究竟是什么。

 

1.凯尼

凯尼是三个阿克曼中出场最晚、笔墨最少的,但涵盖的信息量和人物特征丝毫未受影响。

前期(与乌利相遇之前)是个崇尚武力的人。武力其实是个相当简单粗暴的东西,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只要你能打,就能使对方屈服,从而达到你的目的。即使对方心里依旧硬气,身体也是随你处置。弱肉强食的法则是,不是正义的一方是胜利的,而是胜利的一方是正义的。

之后凯尼就去单挑了乌利,结果秒跪,跪了之后还呈口舌之快。在凯尼的认知里,这个时候他是必死无疑的,就算不死也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但是乌利干了什么呢,他跪下来请求凯尼的原谅。此时凯尼就基本懵逼了,因为在他的世界里,强者永远不会向弱者屈膝。

以此为转折点,凯尼从心理上又跪了一次。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力量上的绝对控制者会放弃使用自己的力量选择在他看来非常软弱的方式。乌利将凯尼带到了另一个世界,这里不止有力量,而凯尼跟随他,为了弄清楚那里到底有什么,乌利生性如此,亦或者是无人匹敌的人才会如此。

 

凯尼在乌利离开后继续服务于兰斯家族只是为了夺取始祖巨人,继而完成他对力量的追求吗?

私以为不是,因为他从罗德口中知道,即使他拥有始祖巨人,他也无法继承那些记忆和思想。他可以变成巨人,但他仍旧无法触碰到乌利的思想,看不到他曾经看到的东西。既然如此,一切就没有意义了,所以凯尼放弃了。最后他把针剂交给利威尔,告诉他人必沉醉于某事才能活下去,其实也是在说自己,遇见乌利以前他沉迷于暴力,而之后他执着于乌利,然而这两者在此时此刻皆荡然无存。

 

2.三笠

三笠是阿克曼中唯一的女性,不仅前后转变非常明显(前期少女后期爷们儿),而且情感表达更为直接,具体体现在她凡事以艾伦为优先考虑上。乍一看她和其他两人有些不同,因为三笠明确执着于“家人”,且相较于“追随者”,她更接近于“保护着”。

但为什么她反复念叨的“家人”的对象只有艾伦一个呢?可以作为家人的,不仅有艾伦的父母还有相依为命的阿尔敏,更有后来出生入死的战友。但三笠从始至终,感性的、不冷静的、激烈的、偏执的一面统统只给了艾伦。

艾伦出现的时候,恰好是三笠最孤独无助的时候,先是父母被杀,后是自己被绑。我们所熟悉的强悍的“三爷”在遇到艾伦之前只是个手足无措的少女罢了,她不仅软弱无力,而且容易放弃。甚至在艾伦为了救她而深陷危险之时,她都没有能够立刻冲上去施以援手。她恐惧、逃避,直到艾伦冲她大喊“战斗啊!”,如同蝴蝶挣扎着破茧而出,三笠的潜能爆发了。而和她的战斗力一起出现的,是对这个残酷的世界的正视。

弱肉强食就是现实,优胜劣汰就是现实,尔虞我诈就是现实,三笠曾经屈从于它,如今凌驾于它。艾伦于她而言,是她与这个世界的关系的转折点,是三笠决心抗争的象征,这就是所谓“家人”背后的意义。

 

3.利威尔

最后来说说兵长,之所以放到最后是因为这个顺序是按照身高排的,嗯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利威尔转变的莫名其妙,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冲击力,但其实这个问题要站在当事人的角度去看。

利威尔安于地下街的生活,处于为生存而生存的状态。虽然是个混混,但基本是个正直的混混,没有劫富济贫,但也不至于杀人放火。行事低调,组织规模小且属于你不惹我我就不会动你的类型。利威尔的个性从地下街时期就能够体现,虽然力量强大、身处的环境糟糕,但克制而自律。

漫画里,三人组会接下盗取文件的任务主要是因为法兰和伊莎贝尔想到地上去,而利威尔对此反应相当冷淡,一可能由于他深知和贵族打交道风险太大,二可能因为他其实就是个没啥抱负的混混。

遇到埃尔文以后,利威尔的想法基本是这样的:被按到脏水里想杀了埃尔文→墙外风景不错想杀了埃尔文→雨太大想杀了埃尔文→同伴死了要杀死埃尔文。利威尔对文件的关注度还不如对埃尔文的高,他一直是想直接杀掉他,直到那晚三人看星星看月亮的时候听从了法兰的建议,才决心一切以文件优先。最后那场大雨,虽然危险但却是个机会,利威尔其实并没有选错,他相信自己可以独自完成任务,也相信法兰和伊莎贝尔和其他有经验的人在一起比较安全,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直白的说,利威尔前期就是个利己主义者(这里的“己”指利威尔所认可的“自己人”,就韩吉询问利威尔斩杀巨人技巧时他拒绝回答可以看出),而兵长却是个承载了战友生命乃至人类希望的位置。转折点就是埃尔文质问利威尔的话,他充当了一个指路人的角色,一语点醒梦中人。

埃尔文否认利威尔认为“是自己的自大害死了同伴”,并质问利威尔“也被蒙蔽了双眼吗”,并非为他脱罪,而是道出法兰和伊莎贝尔不幸遭遇的根本原因,同时将利威尔从那个只看到自己的狭小的世界中拽了出来。

打个比方,你的国家被侵略,而富裕的你只求在乱世中自保。某天街边的流浪汉抢走了你最爱的钱包,你准备找到他并报复回去。而突然出现了一个金发碧眼大胸长腿的人告诉你,症结不在于满大街的流浪汉,而是整个战火纷飞的国家。你幡然醒悟,决定捐出所有财产。

而埃尔文就是这个人。只不过在那个时候,巨人还未入侵,只是一个大多数人都不曾重视的隐患。这个危机非常隐晦,利威尔看不到,但埃尔文看到,并且也让利威尔看到了。如果说利威尔后来为自由而战,那么必然是埃尔文让他意识到“自由”这件事。

至于利威尔执着的到底是什么,私以为还是埃尔文。

我曾经分析过84话,这里不再重复。这一话虽然让人伤心,但基本就是埃尔文和利威尔之间特殊关系的铁证。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可以对比一下韩吉和利威尔就埃尔文生死这件事的态度。韩吉和埃尔文的共事时间更长,他们之间同样是无比信任的。作为埃尔文目标(解放人类)的追随者,韩吉是选择让他复生的,但利威尔却相反,这是因为,他不仅是那个理想的追随者,更是埃尔文的追随者。

 


简单形容一下,你可能经历过,在某个年龄,你的老师父母长辈朋友的某些话让你突然就开了窍。或是某些突然发生的事,几乎重塑了你的三观。

而“主君”对阿克曼而言,就是这个人或者这件事。

 

以上。

 


评论(15)
热度(141)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