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3


3 号码不能随便给


埃尔文停下手中正在纸上胡乱画着圈的笔,深深叹了一口气,放松身体靠上椅背,整个人瘫软的斜在那里,一副听天由命、看破红尘的可怜模样。佩特拉进来送文件的时候,被自家老板的样子吓了个不轻。在她的印象中,埃尔文的面部肌肉只对两种动作手到擒来,风轻云淡的笑,或者保持原有的样子不卑不亢。有人匿名给他送花的时候,他笑的坦然。有人满怀恶意诋毁他的时候,他笑的洒脱。就算是在公司遇到危机的时候,他也不过是表情严肃,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而此刻,这个无论发生什么事都雷打不动的人,却让她联想到了那个横扫网络的“北京瘫”。

佩特拉放下手里的东西,回想了一遍最近的事,似乎并没有哪件值得上唉声叹气的,硬要说的话,只可能是红颜难遇知己难求了。佩特拉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向眼前的人表达一下人道主义关怀。

“Boss,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

埃尔文听到这话,明显的楞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佩特拉,脸上是显而易见的纠结。

“我看上去……很明显吗?”

“恕我直言,看上去像是失恋了。”

 

如果说有什么是比失恋更惨的话,那就是连“失”的机会都没有。埃尔文现在处境微妙,一边是失而复得的喜悦,一边是举步维艰的尴尬。

拿到利威尔手机号码的时候他简直欣喜若狂,若狂到想奔回酒吧给韩吉一个大大的拥抱。自己找了那么久,竟然以这种方式再次见到他。以至于事后埃尔文甚至对着手机就脑补出了自己和对方幸福美满的后半生。然而现实如同一盆冰水,浇了他个满满当当。

某本交友宝典里语重心长的告诉广大读者,第一印象非常重要,它直接决定了日后两人是否会相处下去以及以什么样的方式相处。按照这个逻辑,埃尔文已经亲手扔掉了这一世他和利威尔的缘分。

昨天晚上,在他看清利威尔的脸后,不仅腿脚发软被对方扶了稳,还纠缠不休的不放人走,死缠烂打强行要到了手机号。现在想来,没有被打到重伤进医院还真是匪夷所思。现在的问题在于,要如何弥补开局的失利。

 

从落日黄昏一直到月夜星空,埃尔文一直在关注着隔壁的动静。嗯,情圣米克住在那里。虽然已经发了消息说有要是相求,但按照那人的脾性,午夜之前回来就算给足面子了。

十点之前,隔壁房子的灯终于亮了起来,埃尔文几乎是夺门而出。

“难怪你一回来就对着手机傻笑,我还以为你去吃的是什么新型毒品。”

“不开玩笑了,米克。我现在心急如焚。”

“埃尔文,我觉得韩吉是对的。”

“什么?”

“当年的万人迷怎么就落魄到如此境地。”

米克听了埃尔文的烦恼,昨天他吃完关东煮以后,回程差点被撞,但也因此对那个人一见钟情。情急之下虽然要到了联系方式,但表现相当失态,极有可能给对方留下了类似于变态的印象,至于到底如何失态又是怎么个变态法,埃尔文没说。总之现在的问题就是该用什么正当理由约对方见面再续前缘。

听到这些话从埃尔文嘴里说出来,米克简直要落泪。当年那个搭讪女生如鱼得水的埃尔文学长,竟然变得如此笨拙。

“这不重要,你现在的经验比我丰富,有没有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

“首先,就你说的情况来看,我严重怀疑这个号码不是本人的。”

 

 

利威尔前天遇到一个变态。不,也许用衣冠禽兽来形容更为合适,毕竟那人长得还是一表人才。

那天晚上他从学生家里出来,赶着回家,电瓶车开的有点急,转弯的时候也没有减速。哪知道有个傻大个儿不看红绿灯闷着头往前走,利威尔刹车刹的也算及时,在那人跟前停了下来,但保险起见,他还是靠近看了一下情况。然而那个人看到他的时候一脸苍白,嘴唇都失去了几分血色,接着身体就有往下的趋势,好在利威尔反应快,抓了个正着。看到这幅景象,利威尔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都没撞到就被吓成这样真是白瞎了那么大个子。然而紧接着就发生了让他措手不及的状况。眼前的人用另一只手牢牢抓住他的胳膊,声音似有几分颤抖的说“我叫埃尔文,你叫什么?住在什么地方?手机号码是多少?”

被一连串的问题问蒙了的利威尔艰难的反应过来,原来是个碰瓷的,怎么现在碰瓷的都长的这么帅,是为了要让人放松警惕然后趁虚而入吗,真是人不可貌相。本来想干脆的走人,结果对方凭借着体格优势极其霸道的挡在了车前,一副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走的架势。利威尔赶着回家,又被他弄的烦了,便报了名字和手机号。

不过,名字虽然是真的,但手机号却是凯尼的。

 

凯尼是利威尔的舅舅,母亲库谢尔的亲哥哥,他高中以前的监护人兼养育者。利威尔记事以来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据凯尼说那个风流成性的男人在他母亲怀孕期间出了轨,两人离婚之后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利威尔五岁的时候库谢尔病逝,他便被托付给了母亲唯一的哥哥。

凯尼基本就是“糟糕的大人”的典型,玩世不恭又吊儿郎当,为人粗鲁还没有什么正当职业。但是,也是这样一个口口声声说着“小鬼最麻烦”的人,尽心尽力将利威尔拉扯长大。直到初中利威尔还是和凯尼住在一起的,但他在家的时间却和利威尔的年龄成反比。这种情况持续到利威尔初中暑假,凯尼留下一封信,写着什么“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 便彻底从这个家消失。不过人虽然消失了,但生活费还是会按时寄过来。利威尔曾经脑补过凯尼离开的原因,还不知不觉补出了一部可歌可泣的家庭伦理剧,什么被人追债怕连累家人之类的。事后知道这个老家伙不过是看上了黑道老大的公子,屁颠屁颠追过去陪人闯天涯走四方的时候,深恶痛绝的自我反省了一番。

利威尔的生活风平浪静直到大学毕业,然而就在毕业那年,他接过凯尼的衣钵,照顾起当时只有七岁的三笠。三笠是他的远亲,父母意外双亡,留下独女。利威尔并非慈善事业爱好者,刚工作也没什么钱,只是当他看到这个被当成皮球一样在亲戚之间来回踢的妹妹的时候,突然就觉得不能不管。昨晚那么着急也是因为夜深了只有三笠一个人在家。

仔细想来,阿卡曼家的情况简直能写一部小说,还是剧情狗血内容老套的那种。然而这些俗不可耐的故事就这么真真切切发生在自己身上,这得上辈子造了多少孽才落得这般田地,利威尔总是自嘲的想。

 

利威尔干脆的把锅甩给了凯尼,一是能让那个叫埃尔文的知难而退,二是依照凯尼的黑帮做派,恐吓威胁,铁定能给对方带来一次富有教育意义的谈话。果然变态还是要由变态来收拾。

然而当利威尔打开手机的时候,却深深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一山更比一山高。

【冒昧打扰,我是埃尔文史密斯,就是那天差点被你撞到的那个人。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我感到非常抱歉,无论是不看红灯还是事后的失态,都是我的责任。因此,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正式向你道歉的机会。】

【可以的话,我想请你吃顿饭以表歉意。】

【要是不可以的,我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无论如何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哦,原来不是碰瓷,是性骚扰。有那么三秒钟,利威尔头盖骨里的所有细胞组织纷纷表示这活没法儿干了。不太明白他是怎么从凯尼那里拿到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对方目的不纯并且很可能善于心计。与其等着被骚扰,不如见上一面把话说开,万不得已还可以弥补一下前晚没送出去的拳头。

【我知道了,地方你挑。】


TBC

评论(11)
热度(113)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