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2

这篇网撒的有点大,总之慢慢来。。。



2. 人不能随便撞

 

韩吉知道了埃尔文借佩特拉的身份证在婚恋网站上寻觅男友的事情。这并不奇怪,一是上司的私事尤其是感情方面总是下属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二是韩吉消息向来灵通,她要是有心想打听点什么,佩特拉不出五句就会被套的全盘托出。

因此,两天前韩吉打电话来问候他的时候,他几乎可以说是波澜不惊。埃尔文完全不介意这点,说不定知道的人越多,他离目的就越近。

“没想到你为了结婚已经到了抛弃性取向的地步了。当年那个万人迷小王子呢,真是让人心痛不已啊。”

“这不叫抛弃性取向,韩吉。不过是一个自我发现的过程罢了,也能给更多人机会不是?”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埃尔文学长,脸皮厚起来也是所向披靡。”

“你也知道我是你学长,好歹有点学妹的自觉?”

“就是看在你曾经是我学长的份上,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的。周六晚上老地方?”

 

朋友有三种,帮不上忙还捣乱的、帮不上忙但加油鼓气的,以及能帮得上忙的。米克是第三种,奈尔如果成不了第三种也会是第二种,而韩吉,属于在第一种和第三种之间随意切换的。打个比方,假如某天埃尔文要参加一个重要会议但不幸弄脏了白衬衫,那么韩吉一定会在旁边嘻嘻哈哈幸灾乐祸一番,但是傻乐完了之后也一定会想办法给他找件替换的来。

 

不过眼下,当埃尔文看着面前清一色黑发黑瞳身高不超过170的男男女女后,十分头疼的觉得,韩吉这次大概是给他找了件印花白T恤。

 

韩吉口中的老地方指的是江边的一个小酒吧,和市中心有些距离,光顾的人也不太多,从学生时代起就成为米克、韩吉和埃尔文的校外据点,当然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认识奈尔。从前来这里是因为这个小酒吧看上去逼格高但收费不高。现在来这里百分之二十是习惯,百分之八十是情怀。人在踏出校园以后脑子就容易变成破麻袋,一边走一边漏,等到哪天里面的东西掉完了,也就是时候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舍弃掉学生的身份后,最容易从破洞里掉出来的,是梦想。而这个酒吧,大抵就是为了补那个洞而存在的。他们三个人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性子,为了想做的事情能豁出命的那种。现在想来,或许百年前就已经注定了。

 

“我以为你会更感兴趣一点?”

“我现在比较担心我们会不会被扫黄。”

“说真的埃尔文,你是不是在找什么人?”

“米克……”

有那么一瞬间埃尔文很想一五一十的把事情都吐个干净,关于那些糟心的片段和他们中间缺失的那个人。但作为完全没有受到过去记忆干扰的人该怎么去理解他的困扰呢,又或者他们是否会因为这些原本已经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再度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呢。

“?”

“我想去对面的便利店买关东煮,你要不要?”

 

埃尔文捧着一碗关东煮,还没走出便利店的门,就用竹签戳着吃了起来。他在店门口停住了脚,想着还是吃完了再回酒吧去吧。初夏的夜晚还是有着丝丝凉意,他却觉得这样的温度让人分外清醒。

 


所有的事情都得从一个月前说起。

 

埃尔文去接机的时候发现航班误了点,百般无聊便晃进了机场里的小书店,随手翻看起一本无人问津的历史书。起初他是被它奇特的封面吸引去了注意力——三道高墙围起来的城邦和一些光溜溜的人形怪物,然后再像看任何一本用来打发时间的书刊,随意翻上几页。

但事情却因此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他开始产生幻觉,像是电影片段,没头没尾,却真实的让人害怕。那些破碎的画面不由分说闯入他的生活,断断续续出现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他看到身长几米的怪物张着血盆大口将人吞入腹中,看到穿着奇怪装备的人在半空中穿梭,最后他竟看到韩吉和米克。

寻求心理医生帮助但无果的埃尔文开始慢慢接受这个事实,他重新审视了自己的处境,如果这些并非白日做梦,如果他们真的发生过。

行动力总是高人一等的埃尔文开始查找搜集关于那段历史的资料。可惜的是,年代久远又地处偏僻的小岛,学术界也只是挖到些断壁残垣,和很多未解之谜一样,线索太少,只有没完没了的推测。如果这真的是自己百年前的记忆,那它们到底为什么会卷土重来呢,为什么独独发生在自己身上呢?埃尔文觉得自己像是在摆弄一块没有图纸的拼图,一片又一片,似是要把他吞没。

直到两周前,他的眼前出现了那个长着黑头发的矮小身影。然而埃尔文却没能想起有关那个人的事情,他只知道他们总是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以及一起对抗那个操蛋的世界。但那些细节,他们如何相遇相知,又如何彼此守护他一概不知。甚至于那个人的长相和声音,都仿佛老旧笔记中的书页,被硬生生的撕扯掉。

 

守株待兔从不是他的风格,但已知的信息少的可怜也是事实。思来想去,埃尔文决定试试“相亲”这种短时间内可以接触并筛选大量人群的方式。但那个人或许不在这个城市这个国家,或许根本没有在相亲,又或许已经结婚生子,甚至,他也许根本就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所剩不多的理智在嘲笑埃尔文的冲动和愚蠢,但他就是无法放弃,既然曾经的好友和部下都接二连三的出现在自己身边,那么那个人为什么不呢?

 

埃尔文想念起一个迄今为止素未谋面的人。他想念他,深入骨髓。

 


或许我该自己发起一个交友见面会,这样效率更高些?塞下最后一个丸子的埃尔文迈开腿,一边计划新方案,一边朝着马路对面走去。

然而满腹心事的埃尔文并没有注意到已经转红的交通灯,直到身旁刺耳的刹车声敲打起耳膜。他转过脸去,看到骑着电瓶车的人也被吓的不轻,那人匆匆架好了车,靠近查看他的情况。

身材矮小的黑发男人抬起头来,那张小巧的脸在暖黄色的路灯下显得分外柔和,似乎连眉间的褶皱也被温柔的抚平,倒三角的眼睛依旧透着股不耐烦,一如顽固不化的石头,百年来不曾改变过。

【我是为了杀你才在这里的】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

【我就相信你吧,埃尔文】

淡漠低沉的声音像是一首歌谣,交织重叠,在埃尔文的脑海里回荡。随即而来的耳鸣和失神又让他腿脚发软,好在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了他。

“喂,你没事吧?”

 

 

TBC


我要是写埃尔文被车撞洗然后故事结束会不会被人揍。。。

评论(18)
热度(104)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