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原著向】自由之翼(5)

您的好友【埃尔文•计划通•史密斯】上线



五 陷阱


利威尔找到埃尔文的时候他正在兵团的训练场边和米克讲着什么,看两人之间的距离,利威尔估计那不是什么能光明正大谈论的事。虽然埃尔文并没有避讳的举动,但利威尔依旧没有靠近,只是抱臂倚靠在不远的栏杆上。过了一会儿,瞄到米克准备离开,他才走了过去。这时米克也朝着利威尔的方向走了过来,但奇怪的是并没有擦肩而过,他挡在了利威尔的面前一臂远,然后向前倾下身子,在他右耳旁边停了下来,嗅了嗅鼻子。就在利威尔从惊讶中回过神,思考着该作如何反应的时候,米克又重新拉远了两人的距离,回过头对着埃尔文说了句“我猜你是对的”,便拍拍利威尔的肩膀走掉了。

 “别担心,他没有恶意。”

“他得再矮上20公分你这话才有说服力。刚才那是在干什么?”

“他大概是想验证一下我的说法,米克的嗅觉异于常人。”

“你跟他说了什么?”

“‘利威尔可以信任,不用顾虑。’”

“所以说他在怀疑我?”

“只是对之前的事情有点心有余悸。”

“确实值得怀疑。”这一点不可置否,即使是利威尔也看的出来米克比起“战友”和“部下”倒更像是心腹,无论是出现在地下街还是壁外调查时一起来找利威尔,对曾经袭击过埃尔文的人保持警惕无可厚非。不如说,这算是个好习惯。

“那么你来找我是有别的事情?”

“我和他见过面了,我猜就是你之前说过的陌生人。”

 


埃尔文在马车上说的话利威尔其实并没有往心里去,原因很简单,他那个时候正在气头上,唯一想干的事就是让对面的大个子闭嘴。直到之后的某一天晚上,他铺开被子准备睡觉的时候,从被子里掉出来一个信封,他才回想起埃尔文那个时候的话。

信封上没有写收件人,利威尔小心翼翼的打开然后取出里面的信纸。

【事关埃尔文史密斯,就你一个人,明晚罗德街小酒馆见。】

纸上只写了这句话,没有署名也没有具体时间。处于谨慎,利威尔又里里外外重新检查了一遍信封,然而什么痕迹也没有。

他不明白这封信是如何出现的,也不清楚埃尔文知不知道这件事。他本想当做恶作剧直接把信扔掉,但上面指名道姓了他的分队长,实在让人难以忽视。思量再三,利威尔决定先不告诉埃尔文,只身前往。这封信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宿舍,也就是说递信的人完全知道自己的情况,那就很难说那家伙会不会正在监视着他。如果是敌人,至少要先摸清对方的底细才能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隔天太阳一落山,利威尔就如约来到了纸上写的酒馆,虽然上面没有写酒馆的名字,但罗德街就只有一个酒馆而已。有些年头的店面开在街边的位置,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木质的招牌歪歪斜斜却使得酒馆更好辨认。利威尔先是在酒馆对面看了一会儿,没发现可疑的人,才往店里走。刚刚入夜,这个时间来喝酒的人并不算多,他扫视了一下,都是结伴而来,还没有哪张桌子只坐了一个客人。为了方便观察,他挑了一张靠里靠窗的位置,然后面向门坐着。

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酒馆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声音也越来越吵杂,但自己这一桌依然就只有他一个人。他现在已经非常不耐烦了,阴沉着一张脸,不要说是目标人物了,连偶有几个想过来搬凳子的人都被吓了回去。可能真的就是恶作剧,自己这么紧张兮兮赶过来简直活脱脱的傻瓜,暗自骂了一句的利威尔起身准备离开。就在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年轻女性,一身中性打扮干净利落,但在酒馆这样的环境里,也显得十分突兀。她环顾了一周,看到利威尔后径直朝他走来。

“信封是你塞的?”利威尔决定率先发问,他打量着眼前的人,确定并不是调查兵团的士兵。

“不是,委托了兵团里的朋友。他大概以为是封情书。”

“所以你特地把我找过来究竟为了什么?”

“希望你能监视埃尔文史密斯,相应的酬劳不会让你失望。”

“哈?那你怎么会认为他现在没有跟我一起过来?”

“我们的人一直在这家酒馆二楼盯着,现在店里也有眼线。确定你是一个人前来,我才现身的。”

“谁派你来的?为什么要监视埃尔文?”

“这个恕我不能多说,只希望你能在下次壁外调查之前一直监视他,然后定期向我们汇报。除了付给你金币,我们会尽快安排人事调动,让你离开调查兵团。”

“离开调查兵团?”

“你是被埃尔文史密斯胁迫才加入调查兵团的吧?去那种地方就和送死一样。我的主人可以把你安排进宪兵团。”

“啧,让我和一群快要烂掉的臭虫同吃同住还不如去墙外看巨人的屁股。连委托人是谁都不知道的工作哪个蠢货会接啊,你的主人脑袋里是装着大便吗?还有你们未免也太小看埃尔文了,那个家伙可不是那么简单。”觉得再说下去也是浪费时间的利威尔决定结束谈话,在离开之时他隐约听到对方回了一句“会考虑看看”。

开什么玩笑,回去的路上利威尔愤愤的想。上一次接到这种莫名其妙的委托是为了干掉埃尔文,为此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次又来了想要监视他的人,就算没有决定要跟随这个人,他也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事情就是这样,你这次又得罪了什么人?”

“我不能肯定,但应该就在上次我带你去参加聚会的那几个贵族里。”

“什么意思,你已经预料到了是吗?”

“其实上次带你去参加那个聚会,除了为争取支持以外,还有一个原因。那些人里面有背叛者。”

“……”

“我们边走边说。”埃尔文拍拍利威尔的后背,带着他往宿舍方向走。“罗沃夫是怎么知道我手里的文件呢?这件事我没有和谁提起过,只在收集到证据之后的那次聚会里说过。那个时候你见过的那些贵族们都在。因为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所以说罗沃夫倒台以后调查兵团没有了最大的阻碍这件事是大家都期盼的。但是没多久罗沃夫就得到了消息,那只能证明里面有人走漏了风声。”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对你推崇备至,但你反应漠然。我猜想帮助了罗沃夫的人多少都会知道我胁迫你入团和你曾经想要暗杀我的事情,如果这个人想继续些什么的话,那你就会是个突破口。”

“我说你啊,成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啊,总是在考虑这些事吗?”

“这也是没办法的吧?”

“埃尔文,总是像这样想太多的话,头会秃的。”

“……还真是毫不留情啊。如果真的变成那样的话,你会嫌弃我吗?”

“嘁,别拿我和那些只会看脸的家伙比。”明明想报复一下对方没有早点告诉自己这些事情,这下却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埃尔文这话问的实在暧昧,利威尔只得赶紧转移话题。“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会接下监视你的委托?”

“你会吗?”

“不会。”

“太好了,接下来就只有再等对方进一步的行动了。”

“……”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埃尔文所料想的那样进行。几天后的中午,他正在办公室翻看资料的时候,韩吉匆匆忙忙找到了他,连门都没顾得上敲,上气不接下气地对他说:“埃尔文!利威尔被宪兵团带走了。”

 

 


TBC


__φ(..;)改的有点烦,但是网速好慢更加烦。。。

评论(14)
热度(49)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