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原著向】自由之翼(4)

有小伙伴问更新的时间我就顺便说一下,实际写作进度要快三到四章,但是为了确保逻辑和剧情没有大的问题所以我返修严重(毕竟第一篇团兵我也是拼了),没有固定更新时间,理论上间隔不会超过一周,下一次应该就是下周末了(因为下周事情有点多)。另外如果发现有什么bug请一定跟我说≡ω≡


本章,埃尔文▪撩汉小能手•史密斯 出没



四风景


那个被埃尔文称为“即使动用特权也值得来一趟”的地方在高墙的最上方,驻屯兵团的地盘。两个人没有穿军队制服,在费了一番口舌证明自己是调查兵团的分队长之后,埃尔文又费了一番口舌解释为什么在这种几乎全世界都已经进入梦乡的凌晨时刻,两个调查兵团的人要来爬墙。

“烂的像狗屎一样的理由,真亏的那人会相信啊。”

“也有可能是被我说烦了。”

“所以呢?你到底要我看什么。”

“别着急,再往东边走走。”

高墙之上确实有着墙里看不到的风景,和上次壁外调查看到的景色也不太一样。那是只有站在高处才能领略的风景,像是栖身在光明与黑暗的交界处,去留只在一念之间。但现在除了挂在天上的月亮和星星,放眼望去就只有靠在高墙外侧呼呼大睡的巨人,和远处什么都看不太清楚的茫茫夜色。而且,墙顶的风比下面的大,吹的人一阵透心凉。

“我现在有点想把你推下去然后回去睡觉。”

“这话已经没什么说服力了,如果你真的想要杀我,我早就已经不在人世了。坐下吧,要等一等,还不知道我们运气如何。”

说完,埃尔文席地而坐,然后向还站着的利威尔招了招手。

“你的报告写好了?”

“那个啊,只是随口编的谎话。”

“演技不错。”

“谢谢夸奖。”

 

 

“我知道你在烦些什么,但这没有意义。”

“哦?你还能变身成我肚子里的蛔虫?”

“说不定呢?”

“那我只好多吃点饭让你跟着大便出来了。”

“哈哈……那我是该庆幸自己没有变身能力了。”埃尔文看起来是真的被逗笑,晃了晃之前顺便在路过的酒馆买的清酒,递了一瓶给利威尔,然后抓着另外一瓶向着利威尔的靠了一下,酒瓶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接着他猛地灌下了一大口,不似之前贵族聚会间的小酌浅饮,而是非常豪爽的喝法。这才像话,利威尔跟着也喝了一口。

“假设真的文件在我这里,并且你们如愿杀了我,也不见得就能优哉游哉的生活了,和罗沃夫那样的贵族打上交道总是很麻烦。那时候你的敌人就不会像巨人那样在你面前晃荡了,或许你对自己的力量很有自信,但那两个人就很难说了。”

“你在安慰我?”

“算是吧。没有人能预见未来,任何一个决定都可能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讲到这里,他停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才继续道,“你不知道吧,我很小的时候因为失言害死了自己的父亲。”

“……”

“自责和愧疚会让你沉溺于过去,然后你会失去的更多。人一次只能做一个决定,与其说是要做出正确的选择,不如说是问心无愧的选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选择一个人离开是因为在那种情况下团队存活率更高。”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把我带到这里为我脱罪?”摸不清对方意图的利威尔此时有点恼火。

“我想要说,你的同伴死的是否有价值,取决于你今后的行动,利威尔。为什么选择留在调查兵团?暗杀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决心要离开我也拦不住你。为了什么?复仇,还是自由?”

“那种东西是什么都无所谓吧,事实就是我留下了。埃尔文,我比较关心的是,你凭什么认定我会带来胜利,凭什么相信我,毕竟前不久,我可是真真切切的想要杀死你啊。”并非逃避话题,这确实是利威尔目前最想知道的问题。面对曾经想要杀死自己的男人,埃尔文史密斯不仅轻易的就原谅了,而且不惜作假证让他留在调查宾团,还一个人自顾自抱了莫名其妙的期待,只是强大的战斗力真的值得做到这一步吗?

 

“上次在地下街抓捕你们三人并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更早之前,我偶然看到你几秒之内就解决了一个大块头。”

“啊,我大概知道。那个时候确实感到了人群里有股视线,看不清脸,但是盯的我浑身不舒服。”

“那之后我就在地下街打听你,你知道的,在地下街没什么是钱办不到的。”

“啧,简直就像跟踪狂一样啊,你把钱都用在这种地方,别说情妇了,连老婆都讨不到半个吧。”

“这么说我可是会伤心的……之后我就赌了一把,赌罗沃夫会委托你们,赌你们会接受委托。运气实在是不错。”

“你的作战能力比我想的还要出色。立体机动装置在对付巨人方面是其他武器无法超越的,但弱点也显而易见,人在半空中难以改变姿势和方向,一旦反应稍慢或者速度不够就会被逮个正着。这一点,即使是训练兵出身也很难克服。然而你却不一样,虽然没有接受过正规训练,但是平衡感、身体反应、速度和力量都出类拔萃。以及最重要的一点,利威尔。”埃尔文顿了顿,“不管你有没有意识到,我们是同一种人,你和我是一样的。”

他转过头看向利威尔,依旧是没有波澜的眼睛,不过这一次利威尔感受到了里面蕴藏着的情感。他不清楚这个男人曾经经历过什么,但这句话就好像一个魔咒,道出了深刻的孤独,仿佛一个人在密不透风的房间里呆了很长时间,在那些静静流淌过的岁月里,唯有听着自己的心跳声度过一天又一天。而现在,那片安静的湖蓝色下有什么开始隐隐跳动,像是流浪了太久的旅人找到了归宿,真挚而热烈、欣喜又心安。

“……除了都是男人这点我实在看不出我们哪里一样了。”出乎意料的答案让利威尔乱了手脚,原以为会是冠冕堂皇的理由,没想到是这种更倾向于直觉的答案。

“别急着否认嘛。相识以来,我感受到过你的很多情绪,愤怒、担忧、悲伤,以及焦躁。但唯独没有恐惧,即使第一次独自一人面对几头怪物,你也没有过害怕。”

 “恐惧能让人们本能的远离危险。但是你,或者说我们,却会受目的驱使以身犯险。”

“你的意思是我们会像脑子里塞了大便一样往危险的地方跑,这不就跟急着送死的蠢货一样。我讨厌白白送死,无论是自己还是别人。”

“不,死亡近在咫尺的时候,恐惧会让人失去行动力和判断力,但不包括我们。调查兵团以蓝白相交的双翼为标志,却仍然无法飞翔。虽然已经迈出了高墙,但像大多数人一样,它依然在逃避。我们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我们的敌人真的是巨人吗,这几十米高的围墙,究竟是保护伞还是牢笼。利威尔,已经醒了的你,又要怎么装睡呢?”


没有马上作出回应,利威尔抬头看了看天空,和那天一样星辰密布。他被说的无法反驳,一直以来的疑惑和犹豫已经被逐渐化解,心里的那块空缺被慢慢填补了起来。利威尔知道,这是终点,也是起点。

“那么史密斯分队长,你想让我做什么?”

“一个合格的调查兵,然后是人类最强,成为一个符号、一个象征,吹响人类反击战的号角。成为调查兵团的羽翼,成为人类的希望。当其他人和你并肩作战,你会是信仰和力量。”

“嘁,英雄吗?说的真好听啊,如果办不到的话你该怎么办啊?”

“你可以做到,我这样确信着。”

“真敢说啊,那你呢?要做什么,不会想着在一旁看好戏吧。”

“我没法成为英雄,充其量会是个刽子手。有一句话不是叫‘高处不胜寒’吗,我会和你一起,两个人还能取取暖,万一掉下去一个还能剩下一个。”

“如果只是干掉那群恶心的怪物的话,倒也不是什么问题。”

埃尔文笑笑,似是还有话想说但就此禁了声。几乎脱口而出的追问被利威尔硬生生吞了回去,如果埃尔文觉得此刻不说为好,那他就不再问,反正他总是有他的道理。正这么想着,埃尔文就朝利威尔方向伸去了酒瓶,这一次利威尔很给面子的回碰了一下。

 

 

 

“喂,鬼扯了那么多。要我看的东西到底在哪?”

“快了,在你能看到的最远的地方,不要移开眼睛。”

利威尔往远处望去,微亮的天空此时渐渐显露生机。接着,有什么从地平线慢慢抬了头,耀眼的金色突然像四周迸发,大地霎时间被照亮,伴随阳光一起喷薄而出的,还有醉人的暖意。是日出,埃尔文神神秘秘要自己看的是日出。这是利威尔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如此壮观的景色,地下街连阳光都少见更不用说日出,壁外调查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时机。像是能驱赶一切阴霾的希望之光,此刻不遗余力照亮了利威尔心底每一个角落。

“我们运气不错。这风景怎么样?”

“还不赖。”……非常漂亮,小个子的男人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

 


TBC

评论(9)
热度(62)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