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原著向】自由之翼(1)

食用说明

紧接着无悔的选择之后的脑洞。我翻了一下,兵长被拐进调查兵团是844年,超大巨人入侵是845年,就漫画开篇来看那个时候基斯团长还没退下来,也没看到利威尔的身影。团长说过探索新的路线花了4年时间,所以推测团兵的迅速崛起应该是发生在844之后的一到两年之间,时间跨度有点大但其实没太多东西,主要就是两个人交心的故事。


一 阴天

晚饭是面包和胡萝卜配的汤汁,一切都好像和昨晚一样。没有任何装饰的驻扎地内部,三两成群席地而坐的士兵。硬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太安静了。即使食物的咀嚼声伴着细碎的谈话声一直没有中断过,但还是太安静了。

利威尔停下手里的汤勺,抬头看了看。是了,平时负责制造噪音的人一个都不在,法兰和伊莎贝尔。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或者说,再也不用担心他们会怎么样了。残破不堪的骸骨躺在了无人烟的墙外,就算是巨人,现在也构不成威胁。他看着巨大的怪物在蒸汽中慢慢消失,两个人在那之中若隐若现,逐渐远离。无需回到不见天日的地下街,也不用再面对那些无脑的怪物,伴日月星辰而眠,从此便是永恒的自由。

利威尔搅了搅碗里的汤汁,算不上浓稠的液体泛着波纹。荒谬无比,这是此时此刻他脑海里仅剩的词语。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让人来不及反应。几个小时前法兰还在喋喋不休他们的行动计划,几天前伊莎贝尔吵着要和两人住在一间宿舍,一周前他们三人围着餐桌讨论吃面包到底需不需要切开。那两个人比谁都渴望自由,为了地上的居住权他们孤注一掷。自己足够强大,他对此深信不疑,可笑的是到头来这双手却没能抓住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是他选择了离开,是他背弃了他们,然而事到如今活下来的却只有他一个人。这是惩罚吗?愤怒地激战过后大脑才开始重新审视现状,利威尔没由来的觉得身体里某个部位空的让人难以忍受。


“别担心啦,我们明天回程的时候会把他们带回去,你的两个同伴,还有其他人,带他们回家。”扎着马尾戴着眼镜的人,昨天也是这样,笑的一脸灿烂的自来熟,就好像这不是壁外调查,只是老友间的聚会。利威尔盯了她几秒,他记得她,韩吉佐耶。

“阿拉~我是叫韩吉,还记得吗?昨晚跟你讨教战斗技巧结果被残忍的拒绝了啊。听说你单枪匹马解决了6个,还是7个?真不愧是埃尔文看上的人啊,利威尔~”

“顺带一提,作为埃尔文的挚友,他的事情我知道很多啦。”

“挚友?我以为他的挚友是跟在身边的那个大个子。”本想给眼前这个唠唠叨叨的人一点打击,然而对方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你说米克吗,他姑且算是埃尔文的跟班吧。我们虽然不是同期,但对小家伙们的爱是一样的喔~”

“我并不爱那些无脑的巨人,韩吉。米克也不是跟班。”正在疑惑“小家伙”是什么的利威尔冷不丁的得到了答案。那个他曾经想要亲手杀死的男人现在正朝这边走来,口中说着丝毫没有温度的话语。“我很抱歉,利威尔,关于你的同伴。但我希望你能调整好心态,在战场上,任何分心都会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

“你觉得我会因为这个而成为巨人的饲料?”小个子的男人对这样的说法嗤之以鼻。

“不是你,是你的队友。明天你会被安排到韩吉的班里。”

像是无心的一句话,几乎激怒了利威尔,他很想反驳什么,却又发觉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孤身一人坐在这里,就是做好的证明。

“真的吗,埃尔文。我们会相处的好到让你嫉妒的哟哈哈~话说回来你的手怎么回事?”

韩吉的问话让利威尔不由得心里一震,这时他才回想起来,自己试图杀掉调查兵团分队长这件事,如果被报到上面,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处罚。

“这个吗?之前不小心摸到刀刃了,没什么大碍。”几乎认定了对方会秉公办事的利威尔听到了这样回答。他侧过头看着对方已经裹上了纱布的左手,微微皱了眉。

“那还真是不小心啊,难道是久违的紧张?如果因为这个影响到战斗被巨人吃掉的话,你说不定会上报纸的头条啊。不过这么一想还真的有点激动,毕竟很多人一辈子都占不到头条啊哈哈哈……”

“不要这么诅咒我,我还想多活些时候。以及利威尔,集中精神,随时保持警惕。”

依旧是听不出情感的话语,这算是好心的提醒,还是有意的暗示,他对这个男人一无所知。随着对方远去,利威尔望向埃尔文离开的方向,不自觉地抿了抿嘴唇。

 


第二天他们起的很早,天微亮队伍就出发了。根据韩吉的说法,巨人只在白天到处活动,而天空刚开始泛白的时候,光线不是很足,他们的机动性比较差。对于人类来说,视野一旦清晰,就可以开始行动,所以这个时候返程,能减少不必要的战斗和伤亡。

回程的路几乎可以说顺利的不可思议,天空始终灰蒙蒙的,没有什么阳光,但是也没有阻人视线的雨水或者大风。队伍遇到过数次游荡的巨人,但由于长距离索敌阵型起了作用,折损的人数两只手就能数的过来。途中,他们在昨天突遇巨人袭击的地方停了下来,将那些牺牲的战友,那些残破不堪的尸体一一用布袋裹起,再装上马车。

利威尔没有带回法兰和伊莎贝尔,他把他们埋在了最近的一棵树下,撒上了几朵野花。

韩吉一反常态表情沉重地问他“真的不用带回去吗”,利威尔也只是摇了摇头,看不出有什么表情,轻声道了句“不需要”。他不是会流连于形式的人,人们总是刻意给尸体安置住所,向死去的灵魂祷告,将思念寄放于冰冷的墓碑,仿佛那样做他们就有了归处。然而这也许并没有意义,在鲜活的生命化为乌有的顷刻间,这些人唯一的归处就只有生者的回忆。而回忆,根本无需安置,它们如影随形,犹如鬼魅。

 

一番周折之后,调查兵团回到了墙内。队伍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旁观的人们围足足了两三层,靠后的人像是看什么珍稀动物似地踮起脚向前张望。利威尔骑在马上,在队伍中间,目光游离。

“看到后面的马车了吗,走的时候是空着的。”

“哎,又死了多少人?不过看着比上次要少。”

“真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做这种事,白白送死。”

虽然声音不大,但利威尔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他蓦然的觉得有些同情。现在归来的这些士兵们,单手握拳用力敲击自己胸膛的战士们,掷地有声要为人类献上心脏的勇士们,却并未被自己的人民期待过。这群渴望自由的人追求的东西不但没有被理解,反而遭到了唾弃。突然间,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目光一瞬间聚焦,穿过了十数个背影,牢牢锁定了走在队伍前方的人。

金色的头发在阴沉的天气里失去了少许光泽,但是直挺挺的背脊却丝毫没有动摇,斗篷上自由之翼的标志此时越发清晰,仿佛下一秒这个人就真的能够展翅飞翔。这就是自己决定要追随的人,利威尔想。但此时他并不能确定,这样的选择究竟是迫于无奈还是迎难而上。

 


“在做总结之前,我想先向这次牺牲的战友献上无比的敬意。他们英勇无畏,直至生命最后一刻,坚守誓言,献上了自己的心脏,人类将永远记住并感谢他们的奉献!”

事实是你们以死换来的希望,在那些猪猡眼里还不如几袋大米,此刻基斯团长在台上的讲话却让利威尔在心里狠狠的讽刺了一番。

“从结果来看,这次的壁外调查达到了预期的设想。长距离索敌阵型减少了相当大的伤亡比率,虽然有待进一步的优化,但这毫无疑问是一大飞跃。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以后的调查中,新阵型将给我们带来更多的优势。”

“最后,我们将正式欢迎一位新团员,利威尔。虽然不是训练兵出身,但这次壁外调查他充分的证明了自己。从今天起,他将正式编入埃尔文的小队。以上。”

像是听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一般,利威尔足足愣了五秒钟才做出反应——恶狠狠地瞪向朝他走来的男人。

“你没有上报我们的事情。”

“如果我说了,就得再写一份书面报告。这不是什么值得增加工作量的事情。”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我得还你一份人情?”利威尔感到莫名的烦躁,他是唯一活下来的人,不但没有受罚反而成了英雄。而眼前的这个人目光淡然,根本不知道在谋划些什么。

“我觉得你大概对我有所误解,利威尔。虽然我没有一五一十的向基斯团长汇报你们的事情,但还没有结束。罗沃夫的供词里提到了你们。”


TBC




评论(15)
热度(84)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