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很多事》番外2

2.佩特拉

 

佩特拉向往着平静安宁的生活,那不是大喜大悲过后的看破红尘,也不是自暴自弃式的随波逐流。她只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从骨子里就热爱那种近乎千篇一律的生活。在暖阳的亲吻中醒来,在星晨的爱抚中睡去。和同事一起抱怨连绵几日的细碎小雨,或是遇上狂风骤雨变得狼狈不堪,就连上下班被拥挤的人群带的东倒西歪都是种乐趣。许多许多常人觉得无聊乏味的事情在佩特拉眼中都溢满着一种难以言表的幸福,仿佛活着本身就是件值得狂欢的事情。

这实在是种奇特的能力,并且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弥足珍贵。因为在人生最开始的时候,这更像是不思进取的态度几乎是种罪恶。

她容易满足,几乎和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背道而驰。

当然了,安贫乐道虽然不会让你掉入欲望的深渊,却也同样不会给你带来世俗意义上的成功。

所以,本质上来讲,佩特拉和她的老板埃尔文是两类人。

佩特拉进入埃尔文的公司纯属巧合。

就好像某某明星在访谈节目里说,当年自己是陪同学参加电影学院考试却反被录取了一样,佩特拉也是如此。她从没想进什么大企业,或给谁当秘书,更别提当时处在上升期的公司和那个一看就事业心满级的老板。

或许埃尔文重用她也正是因为这点,她没有野心,从不卷入内部斗争,所有的注意力和精力都放在了工作本身。她的老板很喜欢她,虽然他还不知道她已经在拟辞职信了。佩特拉并非不喜欢这份工作,只是她更想攒够了钱就到小城市去买房定居。

事实上,她还挺喜欢给她的老板当秘书,嗯……大多数时候。

 

“抱歉让你加班到这个点,不介意的话,一起去吃个晚饭吧?刚好我朋友也在,就在附近的那个火锅店。”埃尔文对他的秘书如是说。

加班本身不是重点,谁还没有个上班上到七点钟的时候?关键这个点实在不值得大老板亲自跑出来请吃饭,搞得她好像平时都没卯足劲儿一样,好吧,她确实也还没到火力全开的程度。

等等,他刚才是不是说了还有什么朋友。

“没关系BOSS,也不是很晚,我自己能行。”

“来吧别客气,我也想顺便答谢你,就之前介绍网站给我还帮我注册的事。”

……哦,原来是女朋友啊。

 

佩特拉不知道自己的老板具体经历了什么,但过去半年里她多少也算是领教了几分,那个永远稳如泰山的工作狂难得一见的将疲惫和难过写在了脸上,甚至见到她的时候一脸哭丧的表情(当然她不会知道埃尔文哭丧着脸是因为记起了以前的事情)。大概是个才貌兼备的美人,佩特拉一直沉浸在对对方是个如何如何的女性的想象中,直到她见到的是个男人。

当她跟着埃尔文穿过弥漫在火锅店里的乳白色雾气来到那个人身边的时候,佩特拉一下就乱了手脚。所以说她的老板真的用她的身份证约到了一个男人?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就在佩特拉还在心里默默吐槽的时候,埃尔文把手贴放在男人的后背上,自顾自介绍了起来。

“利威尔,这是佩特拉,我的秘书。”

靠坐在长椅上的男人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斜侧过身子淡淡的望着她点了点头,“利威尔”,他说,然后往里面挪了一个座位。

平淡的语调包裹着独特的嗓音,顺道将所有的情感,那些厌恶与欢喜,统统披上厚重的外衣。佩特拉无法从没有起伏的声音中寻觅到什么,然而她仍然觉得自己在看到那张脸的时候心脏漏跳了一拍。不,不是什么一见钟情。她就是……就是想抱着对方大哭一场。意识到这个疯狂念头的时候,佩特拉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试图以此摆脱自己脑子里正上演的感人剧情。

说起来这种见面真的充满了迷之尴尬,佩特拉有点同情对面那个叫利威尔的男人,自己坐在火锅店等下班的男友结果对方却叫来了女秘书。她的老板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又该怎么做才能像一个断电的电灯泡发不出光来。

 

好在涮过了整整一碟肥牛之后三人之间的气氛出乎意料的融洽。大概火锅就是有这个好处,大家往一个锅里扔生菜,再抓着筷子捞个没完,毫无美感的吃相,伴着呼哧呼哧的声响,仿佛一切不适时宜都能在锅里煮个稀烂,再吞入腹中。

埃尔文念叨了很多,先是对利威尔招供了半年前自己到处相亲还借了佩特拉身份证的事,又一脸得意的和佩特拉说起他和利威尔命运的邂逅。佩特拉先是有几分拘谨,后来胆子放开了,在利威尔的带头下,当着面吐槽起自己的老板。

气氛变得轻松起来,利威尔虽然看上去有点吓人,但其实十分好相处。佩特拉透过白茫茫的热气,借助放菜捞菜地时机悄悄地打量起他。

脸比正常地女性都小巧上几分,但配上同样“小巧”的身高却让比例看上去刚刚好。额头到眉骨略宽的距离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上一些,紧随其后倒的三角的眼睛却又给人带来了一种微妙的压迫感。眉头虽说没有直白的打着皱褶,但佩特拉觉得它也同样不是全然放松的状态,配合着沉默时就紧紧闭合的唇线。应该是个很警觉的人,却不知为什么始终没有发现佩特拉探寻的视线,也许是自己藏的很自然,这么想着,她就又大胆了一些。

“利威尔先生很爱干净呢。”佩特拉看着反复被擦的桌面和随时更换的盘子碗碟,犹豫的问出口。

“我有洁癖。”对方坦率的承认让她吃了一惊,也许因为洁癖在男性中不太常见。

“你喜欢萝卜?”利威尔把溜进漏勺里煮的烂烂的白萝卜倒进佩特拉的碗里。

她确实很喜欢,白萝卜很容易吸收汤汁的味道,软烂的口感也很合佩特拉的心意。她盯着躺在碗里变了稍许颜色的萝卜,突然觉得心里堵得难受。就好像刚刚努力吃饭聊天都是一场徒劳,是暴风雨前长久的酝酿,那种想要抱着利威尔大哭一场的感觉卷土重来,难以招架。她喝了啤酒,往调料里加了更多的辣酱,试图驱赶这莫名其妙的情绪和冲动,但没有用。辛辣的味道和醉人的酒精正把她往更加不可控制的方向拉扯。她的灵魂和肉体正在逐渐分离,肉体试图通过感官的刺激夺得对灵魂的控制权,而灵魂却摇摇欲坠,徒留手中的一缕温热。

佩特拉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很糟糕,这莫名其妙的失控让他们三个人聚餐变得很奇怪。就好像相恋多年的男友突然告诉自己他是个同性恋,她坐在这里看着已经成双成对的两人悲伤的不能自已。

正如前面所说,她是个容易满足的人,因此很少有大喜大悲的的时候。然而她现在却濒临崩溃的边缘,连原因都不知道。

眼泪已经浸润了眼球,聪慧如佩特拉,她必须改变掩饰的方式。随后,她吃了更多的辣酱,假装自己一副享受美食又被辣到的模样,然后喝了更多的啤酒,装成醉醺醺的样子。这招奏效了,眼泪滚了下来却没人被吓到,她的老板主动提出结束晚饭然后送她回家。她其实还想和对面那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多吃一会儿,但没办法,再这么下去她可能真的会抱上去痛哭。

 

埃尔文和利威尔把她送到了楼下,没沾酒的老板开的车,而陪她喝了酒的利威尔又陪着她坐在后座,这让佩特拉十分感动。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是利威尔送她到电梯口的,她的老板只是坐在车里等着。

电梯到达一楼时那声清脆的声响让佩特拉心中泛起了小小的失落,她转过身想去说再见,却看见利威尔朝她伸出了手。

“很高兴认识你,埃尔文说的没错,你是个好姑娘。”

经过一路颠簸才收敛的那些情感,又一次叫嚣着冲了出来,而这一次佩特拉再也没法控制它们。她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她抽噎着,费了很大的劲才挤出完整的句子。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佩特拉抓住那只手,温暖的触感顺着手心直达心脏,让她又一阵泛酸。

“会的。”

“利威尔先生,请你,你们……一定要幸福。”

“会的。”

利威尔用剩下的那只手拍了拍佩特拉肩膀靠后的位置,身体微微前倾,一个在半途中戛然而止的拥抱,让佩特拉闻到了对方身上若有似无的香皂味。接着,那双手又稍稍用力,引着佩特拉进入电梯。

佩特拉望着那双淡漠的黑眼睛消失在闭合的电梯门后面,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怎么样?”埃尔文看着坐进副驾驶的利威尔问到。

“她又哭了。”

“真没想到会这样,明明没有记忆。不过也许她不会辞职了。”埃尔文自嘲道。

利威尔轻轻叹了一口气,把手放到了搭在变速杆上的埃尔文的手上,对方转过头面向他问,“怎么了?”

“她祝我们幸福。”

埃尔文愣了一下,反手托起利威尔的手,放到自己的唇边亲吻,然后手指穿过手指扣住它们。

“我们会的。”

 

END

评论(6)
热度(42)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