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20(完结)

捧花不能随便接

 

韩吉佐耶从来就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基本上在她看来,一切原理真理原则都是要经得起检验的,而所有规则规矩世俗都是可以被践踏的,包括婚礼。当然得包括婚礼,那毕竟也是她用来体验人生的试验田。

“……韩吉,莫布里特同意了吗?”

“他说听我的,你们俩协助我就行。”

“就某方面而言,他才是我们之中最牛逼的。”

 

所以,婚礼布置简直惊喜到惊吓的程度。

“埃尔文,我有点担心会给参加婚礼的人留下心理阴影。”

“没关系米克,来的都是熟人,既然是熟人,这点心理建设还是应该有的。”

一处风景甚好的花园由埃尔文亲自推荐,长长的红毯从半圆形草编拱门笔直延伸到中央的小舞台,那里放了一张类似讲台的半人多高的桌子,占地面积很小,台面上挤满了鲜花。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婚礼宣誓的地方,但已经把下半辈子交付给科学的坚定的唯物主义接班人——莫布里特和韩吉,总不能像基督徒那样找个神父来证婚。因此,天才韩吉不单把研究所的老板忽悠过来当了证婚人,还在那张桌子的后面一左一右放了两个等身纸板人像——达尔文和克里克。一位是演化生物学的鼻祖,另一位是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者之一(他们总不能把还好好活着的另一位弄成人像),“让他们见证我俩的婚礼是无上光荣”,韩吉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两眼放光。埃尔文本来想让莫布里特劝劝她,毕竟那个场景光想想就很诡异,然而莫布里特对这个提议举了双手赞成。这让埃尔文和米克深刻的认识到老祖宗那句“鱼找鱼,虾找虾,乌龟配王八”绝对是有坚实的现实基础的。

除了两个人像,在红毯两边,供来宾入座的椅子的外围,放了一圈长桌,桌上满目琳琅的……自助餐,以及充当盘子的……大号培养皿。”因为没有像样的餐桌所以希望盘子同时像碗一样稳妥,碰巧发现培养皿的形状深得我心,真是被贴心的自己感动到了“同样是韩吉的原话,但被问到为什么不直接放餐桌或者把用餐场地转到室内时,韩吉巧妙地转移了话题。后来还是莫布里特说出了真相,“韩吉一直想试试用培养皿野餐的感觉。”最后,因为担心韩吉真的把实验室的培养皿偷渡出来的米克毛站出来搞定了这事儿。

满脑子用“人这辈子就这么一次”来说服自己只要乖乖帮忙就好的的埃尔文和米克,则是完全低估了“对韩吉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句话。

 

婚礼当天,当身着伴娘装的埃尔文和米克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利威尔呆愣了足足半分钟。淡紫色的抹胸收腰短裙搭配休闲的运动板鞋,浓重的眼线、淡紫色的眼影和烈焰红唇,脸颊上还有清晰可见的胡渣的痕迹。在韩吉惊天地泣鬼神的爆笑之后,利威尔淡淡的开了口。

“……还不赖。”

“对吧对吧?我就说效果一定很好哈哈哈,毕竟也是金发大胸啊哈哈哈哈哈哈……”笑的眼泪都出来的韩吉很快就被拉过来帮忙化妆的佩特拉一顿数落。

“她是怎么让你们屈服的?”

“韩吉找了纳拿巴,两人一拍即合。米克拒绝不了纳拿巴的你知道。”

“那你呢?”

“处于对好友的同情。”

“哦?我怎么觉得这背后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如果有,那你也一定是受益人。”

“所以真的有?”利威尔一瞬间警惕了起来,然而埃尔文却不置可否。

 

伴郎伴娘要让最好的朋友来当。

【你看除了莫布里特你们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我希望婚礼的时候你们能够站在我身边而不是仅仅坐在观众席上。】平稳的语调、严肃的神情、深情的话语,这三样中的任何一样都极少出现在韩吉身上,所以当它们同时出现的时候,埃尔文和米克自然点头了。然而直到试穿礼服的前一刻,这两人都天真的以为自己是去给莫布里特当伴郎的。等到弄明白的时候,他们才反应过来原来那句话的意思是【我想看你们穿女装站在前面一个都不能少】。准备开溜的米克非常碰巧的遇到了在这附近逛街的纳拿巴,然后这样那样的就套上了那条淡紫色的裙子。埃尔文就难对付的多,但再难对付的人只要能戳中软肋就不是问题,比如用利威尔作切入点。所以几分钟后埃尔文毫无悬念的套上了另一条裙子。

 

为了防止婚礼正式开始时引起骚乱,埃尔文和米克提前在草地上转悠,接受各个来宾的注目礼,捂嘴笑,和要求合影。

 

不得不承认,利威尔想,氛围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当现场想起《neverstop》的时候,当韩吉一身白纱出现在那个拱门下的时候,时间都变的不真实了起来。

作为这些人(来宾里超过一半都是利威尔曾经认识或是见过的人)中唯二的幸存者,又作为幸存者里唯一拥有记忆的那个,眼前这幅画面实在过于离奇。他和韩吉,他们活到了故事的最后,跨过旧友新人的尸骨,那么多年从不敢奢望安稳平静的生活。他还记得那次调查兵团几乎全灭的战争以后,韩吉晚上摸进他的房间,带了两瓶酒,恬不知耻的笑着对他说【我知道你肯定没睡】。究竟是没睡还是压根睡不着,他们两人心知肚明。【你看我失去了副手,你也没了上司,没办法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只好相亲相爱了】,利威尔觉得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举起酒瓶重重的撞了过去,叮咚声陡然撞碎了黑夜里熬人的寂静,【别做梦了臭四眼,你还是和你那些光着屁股的小可爱们相爱去吧】。

这么多年过去,韩吉站在那里,红毯的尽头就是他们曾经无比渴望却从未得到过的生活,平静、自由,她爱着且爱着她的人在那里向她招手。这条路远比当年那口枯井到地面的距离要长,但再没有什么能阻碍她走过去抓住他的手。

莫布里特的目光一直牢牢地粘在韩吉身上,利威尔觉得新郎似乎要哭了。

 

“韩吉 佐耶,你是否愿意这位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莫布里特 巴纳,你是否愿意这位女子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利威尔看着作为伴娘的埃尔文把戒指交给韩吉,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目光与埃尔文相撞,他正巧也看着他,湛蓝的眼睛里只落下他一人的倒影。利威尔觉得自己太阳穴的那根血管突突直跳,踩着心脏的节奏。

 

托韩吉的福,仪式之后的现场乱作一团。利威尔看看一边被人群围着拍大合照,笑容惨淡的埃尔文和米克,又看看另一边甩着捧花极其欢脱的韩吉,转身走到自助餐的桌子那儿。正咬着一个颜色鲜亮的甜甜圈的佩特拉递给他另一个。

“这是最后一个了,味道很特别。”

这是两人第二次见面,佩特拉很喜欢利威尔,那是一种仰慕和尊敬,虽然她不明白原因,但却毫不掩饰这种喜欢。

“谢谢。”

然而甜甜圈还没到手,就进了韩吉的嘴——韩吉握住佩特拉的手腕,直接递到嘴边咬了一口。利威尔望着韩吉的脸,脑内思考了一下在婚礼上揍新娘会引发什么后果,可惜他连付之于行动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对方给拽到了刚刚婚礼宣誓的那个地方。

“喂……”

“过来参加集体活动。”

所谓的集体活动,利威尔看了一下,就是站在一群姑娘的旁边等着韩吉抛捧花。韩吉笑嘻嘻的放开利威尔的手,走到人群前方,转身背对大家,然后装腔作势开始倒数:

“三”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独独就他一个男人要傻愣愣站在一群激动的姑娘旁边等着抢那捧花。

“二”

开溜要趁早,至于甜甜圈的仇可以等到婚礼结束。

“利威尔!”

韩吉突然转身喊利威尔的名字,后者下意识地回头去看她,然后一坨白乎乎的东西从天而降,利威尔自然而然的抬手接了下来,就这样那束捧花安静的躺在了利威尔的怀里。

人群顿时炸开了锅,罪魁祸首更是笑得前倒后仰。

只用了几秒钟,利威尔就黑了脸,他也许等不到婚礼结束了。就在他准备行动的时候,埃尔文突然出现在了他面前,随着一起突然出现的还有从仪式结束就没了动静的背景音乐。《the rose》轻柔的钢琴声逐渐浇熄了躁动的人群,极具特色的女声缓缓道来:

 

I say love it is a flower

and you its only seed

It's the heart afraid of breaking

that never learns to dance

It's the dream afraid of waking

that never takes the chance

It's the one who won't be taken

who cannot seem to give

And the soul afraid of dying

that never learns to live.

 

利威尔抬头看向对方,埃尔文的表情非常不自然,利威尔觉得他在紧张。空气中不安的分子促使一个略微疯狂的念头在利威尔脑海里逐渐成形,他也许知道对方为什么紧张,因为他也开始止不住的心跳加速,那或许是某种期望,漂泊了几百年的光阴才得以落地生根。

 

When the night has been too lonely

and the road has been to long

And you think that love is only

for the lucky and the strong

Just remember in the winter

far beneath the bitter snows

Lies the seed that with the sun's love

in the spring becomes the rose.

 

埃尔文单膝跪在了他面前,伸手往他那个抹胸里摸了一把,然后掏出一个用布包着的银色戒指,举到利威尔面前。

“利威尔,我知道这有点突然,但是我不想再等了。我早就该这么做的,在很久很久以前。我错过了许多事,但是我却比任何人都要幸运,因为我又一次的,遇见了你。即使以后我们要面对一些非难,我也希望你能够在我身边。我想我真的非常爱你……非常,非常的……”

“所以,和我结婚好吗,利威尔?”

虽然事后韩吉吐槽埃尔文的求婚词像个灵异事件,但利威尔当然听懂了,每一个字每一句话他都听的清清楚楚,那是独属于他们两人的痛苦和欢愉。

恍惚间利威尔想起了一些事情,那是他们还在调查兵团时候的事情。长期没有喜讯的调查兵团十分难得的迎来一对新人,两人就在兵团里相知相爱。婚礼是在那双银蓝相交的翅膀下完成的,埃尔文为他们主持了整个仪式。那个时候埃尔文开玩笑似的对利威尔说这辈子是不太可能了,但要是有下辈子利威尔可以请他作证婚人,如果他需要的话。利威尔回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许下了愿望。

是的,利威尔终于想起来他曾经许下了一个愿望。

现在,利威尔有些发愣的看着埃尔文,这个家伙穿着一身滑稽的衣服,以一种令人尴尬的方式拿出戒指,还说了一堆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向他求婚,但他却说不出任何调笑他的话。利威尔觉得自己的喉咙干涩,眼部发酸而且温热的吓人。

虽然拖的有点久,但愿望就快实现了。

 

“你有没有考虑过我拒绝的可能性。”利威尔这么说着,同时把左手伸向了埃尔文。

埃尔文看起来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他站起来,将戒指套在利威尔的中指上。

“那我就只好下命令了,士兵长。”

 

END

 

 

 

 

【后记】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这篇明明只有20章却写了一年的东西终于完结了,真是长舒一口气。

《很多事》最初的灵感来自薛之谦的《我好像在哪见过你》,题目的结构模仿自弗雷德里克·巴克曼的《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顺便安利一下这本小说),本意是想写一只生活在和平年代并且幸福成长起来的团长,知道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总之,就是想看一个忏悔的团长,和一个拒绝接受道歉的兵长,利利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都全盘接受了老团的故事。

本篇四条情感线,分别就是干部组的四对,但除团兵以外的三对完全是用来推动剧情的,韩吉和米克对另一半的改变是为了给埃尔文心理上造成压力,而玛丽和爱莲娜完全就是功能性角色,为了让团兵两人的关系水到渠成。

由于贪心的想要埋下伏笔,然而自己水平又不够,导致大纲不停的修改,时间就一拖再拖,虽然主要原因还是懒。

总的来说,虽然回头看发现里面的许多描写其实都让我不太满意,但是又因为如最初所愿写了这样一个完整的故事而感到开心不已,也算是可喜可贺。

最后,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鞠躬

评论(32)
热度(75)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