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9

硬生生把R18写成了PG13的我。。。。。


chuang不能随便上(下)


“好久不见啊,埃尔文……团长。”

 

一如既往没有起伏的嗓音,好像五线谱上单调的音符,空有节奏却没有旋律。一个接一个,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撞击耳膜。身体习以为常的接收着这些微小的震动,直到它们在体内幻化成疯狂的魔鬼,兵分两路,一路冲向大脑,抡起千斤重的铁锤敲击每一根神经,另一路回转直下,挥起锋利的宝剑劈向心脏。

不自然的沉默令埃尔文错失了否认的时机,或者说,他从来就没有得到过这个机会。最后那个称谓有着奇特的魔力,它极少出自利威尔的口中,而每次他这样叫他,总是掺杂了不同寻常的情绪,不可抑制的愤怒、久别重逢的兴奋、亦或者装模作样的调侃。而这一次,埃尔文听不出这其中的意味,或许是混合了太多以至分辨不清,又或许是什么也没有,但不论哪一种,都在此刻恰到好处的剥夺了他给予回应的能力。

利威尔平静的从埃尔文面前走过,坐到靠里侧的单人沙发上,抬手查看了袋子里的食物,把依然热气腾腾的生滚粥端出来,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米粥的香气弥漫开来,沁人心脾的气味为这意料之外却是蓄谋已久的一刻拉开了帷幕。

埃尔文坐在了靠墙的长沙发上,保持着身体前倾的姿势,双手搭在膝盖上,是局促不安,也是严阵以待。几乎每隔几分钟他就看一眼利威尔,然而对方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不紧不慢的喝着粥。诡异的沉默让埃尔文有一种被剥离其中的错觉,仿佛刚刚只是过于疲惫的身体和他开的一个玩笑。反复几回以后,他便将注意力放到了手指上,这是大脑妥协的信号,人们往往在被迫接受什么信息的时候兴趣才会落在毫不相关的事情上。

 

利威尔心里觉得有几分好笑,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窥探到埃尔文心底的秘密,更是被这秘密本身搅了个翻天覆地。如果埃尔文再早点回来,大概就能看到他醒来时狼狈不堪的画面。

他在埃尔文的怀抱中沉沉睡去,又在简陋的屋中醒来。这是一出结局已定的话剧,他在其中扮演一个角色,忘情投入,直到忘记了自己到底是如何站在舞台上。匆匆几十年恍如一瞬,他看见了许多人,有知道的也有不知道的,看着他们挣扎着活,再目睹他们绝望的死。

埃尔文也在其中,他们相处的时间只有短短几年,然而这几年却是掰碎了一点一点数着过的,他把那一点点牢牢地包裹起来藏在心里,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反复描绘,直到某一天自己也消失在时间的洪流之中。利威尔深知思念的滋味,它是平静河面下的暗流,是夜空中闪烁的孤星。现在,那些难解的画面终于有了答案。

 

原来如此。

 

塑料饭盒里的粥见了底,利威尔停了碗筷,直起身子,再换一个舒适的姿势——身体后靠,左手臂搭在沙发背上,面朝埃尔文的方向。这是他一贯的坐姿,从前,现在。

“不打算说点什么?”

“我……你想起来多少?”

“全部。”

“……我并不希望你想起来,那不是什么值得回忆的事情。”

“前天爱莲娜来学校的时候找过我了,我猜你并不知道?”

“是吗,她说什么了?”

“拜托我来看看你是不是还活着。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打算就此消失。我们相处的那些日子对你来说就像大便一样,按一下马桶就可以被冲走了是吗?”

“不……你生气了?”

对方没有回答,但埃尔文知道他现在很烦躁。

“对不起,利威尔。我很抱歉,虽然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了。”

“对不起什么?对不起没有跟我说实话还是对不起自作主张把我晾在一边?”

“……对不起把你卷了进来,对不起害死了你的朋友你的部下,对不起扔下你一个人……”

“这是你突然退缩的理由吗?”利威尔愣了一下,他有点惊讶的重新打量起眼前的人。

“我用了卑鄙的手段,那些冠冕堂皇的说辞……”

“行了埃尔文,别像复读机一样喋喋不休。我从前就觉得你固执又任性,没想到重新来一遍还是一样。”

“你不明白……”

“我什么都明白……”利威尔粗暴的打断他,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了什么重要的决定,“那一天,就是你死的那一天,你被一个士兵救了,还剩一口气,但是我把针剂给了阿尔敏……在我们最需要你的时候,仅仅因为我已经不想再看到……”

不想看到什么,利威尔没有再说下去,但是埃尔文清楚的知道那句话里省略掉的部分。他终于抬起头,看向利威尔,他在对方的眼睛里找到了自己的身影。这个画面太过熟悉,他记得自己曾经无数次的在这双眼睛里找到安宁和希望,找到继续前行的勇气。

“你看论私心的话,我完全不输给你,这下扯平了?”

过了好一会儿,埃尔文笑出声来,那几乎是喉咙深处发出的声音,细不可闻,却如同掉入湖中的石子,给死气沉沉的湖面注入了生机。

“怎么想都是你比较吃亏啊。”总是这样,利威尔总能轻而易举的挪开他心口的大石头。

“我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跟随你,我们都在为自己的信仰而战。如果没有你大家都得死,栅栏里待宰的牲畜,时间问题而已。” 利威尔站起身,坐到埃尔文的身旁,“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但你什么错也没有,埃尔文。”

“大概因为我是个蠢蛋。”

“啧,还算是有自知之明。”

是了,无论时间如何改变,记忆存在还是缺失,利威尔依然是利威尔,他早该明白不是吗。

埃尔文转过身去,将利威尔按入自己的怀里,亲吻他潮湿的黑发,洗发水的香气争先恐后钻入鼻腔,他想自己从来没有这样抱过他,他无数次的想要这么做,却又无数次的背过身去。怀里的人有片刻的僵硬,然后他感觉到了自己背部传来利威尔的温度。这份感情埋藏了太久太久,他觉得自己高兴的几乎要落泪。

“这可真是……好久不见。”

“不问问巨人的事或者最后怎么样了吗?”

“已经不重要了。”

 

午后的阳光透过棉纱质地的窗帘,斜斜的铺满了客厅。埃尔文轻啄利威尔的嘴唇,心里想着这柔软的不像话的双唇吐出来的字句虽然不那么动听,却是温柔的不能再温柔。这么想着便又笑出了声,引来了利威尔的不满,他黑着脸问他笑什么。埃尔文就将手从衣服的下摆中探了进去,然后调侃的回答他笑自己从未如此感谢这件睡衣。有些粗糙的手掌顺着身体的线条向上,一遍遍轻柔的抚摸着对方的肌肤,温热的触感使得利威尔到嘴的讽刺变成了意味不明的轻哼,埃尔文就笑的更深了。

这场性///////爱缓慢而深入,他们花了许多时间亲吻和爱抚对方,固执的不肯放过任何一个隐秘的角落,像是要夺回那些错过的时光,再将刻骨的思念一点一点灌注进对方的身体。埃尔文挺入的时候利威尔几乎无法自持的呻//////吟出声,眼睛里水光一片。他们就那样停顿了一会儿,等待身体适应彼此的热度和心跳,然后埃尔文慢慢的挺进/////再抽出。他们之间的连接从未如此紧密,一下一下,像是要把对方揉进自己的生命。利威尔在接连不断的快感中变得有些恍惚,全身的血液都叫嚣着涌向同一个地方,最后头脑一片空白,伴着轻微的耳鸣,只感到埃尔文俯下身子亲吻了他。

死亡没能夺走他们对彼此的执着,时间也没能将他们分离,大概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拆散他们,埃尔文想,时间还有很多。

 

TBC


评论(8)
热度(59)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