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8

小部分内容分级,大概R15+


chuang不能随便上(上)

 

和对付青春期的小鬼一样,话要慢慢说,道理也要慢慢讲,凡事不能操之过急,循序渐进总是没错的,当然对方如果顽固不化抵抗到底,暴力手段也不是不可以,至于那二三十公分的身高差距根本不构成威胁,问题在于如何动手才能在在伤害最小化的情况下达到目的。给予必要的疼痛又不能真的造成伤害,可以的话也不想对那张脸下手,毕竟破坏美色也是罪过。想来想去似乎只有把对方绑在凳子上实施挠脚心的酷刑,但是眼下,利威尔在按了不下十次门铃后烦躁的想,首要任务是如何见到本人。

不在家或者避而不见,无论哪一种都足以消耗掉利威尔的耐心。

【为了表彰优秀教师,我家密码是你的生日,欢迎随时过来。】

啧,没想到竟然在这种时候派上了用场。

手心有些微微出汗,身体也不自然的僵硬起来,不过输入几位数字而已,远不至于如此,擅闯民宅的罪名也不足以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但是万一密码不对该怎么办呢。

就像钱包里放恋人的照片,手机解锁码是彼此初见的日期,把自家门的密码设置成和某个人相关的数字已然是一种邀请和承认,那是一种迫切的想要将两人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期待。相反的,如果用利威尔的生日打不开眼前这扇门,大概就意味着他将从此退出埃尔文的世界。

再进一步说,即使他打开了这扇门,用这种方式强硬闯入会迎来怎样的局面也是一个未知。

大脑总能在不对的场合不对的时机超速运转,一个劲的给你添乱。

好在,门啪一声的开了,退路已无。

利威尔正了正身形,无论如何气势上不能输了。他推开大门穿过玄关,熟悉的景象扑面而来。客厅的灯关着,落地窗的窗帘也没有拉开,房间里一片昏暗,隐约可见茶几上放着敞开盖的桶装方便面,沙发上的靠背歪歪斜斜的摆放着,屋里甚至有一股若隐若现的烟味。

“埃尔文?”

没有回应,空空如也的屋子似乎在嘲笑利威尔刚刚的胡思乱想。

 

埃尔文是被米克给架着回到家的,作为当事人的米克甚至还来不及反应挂在自己身上的这个人怎么就喝到神志不清了。

三四个小时之前米克跑去埃尔文的办公室把他拖出来喝酒。

“纳拿巴今天接受我的求婚了,本来想找个好日子把其他两个人叫出来再宣布的,但是我实在忍不住了。”

听到这个消息埃尔文先是愣愣然后一个手臂甩到他的肩膀上嚷嚷“真有你的”,接着桌面上的酒就没再断过。虽然觉得对方有点不对劲,但还处在兴奋之中的米克完全没有多想,权当老友是替自己高兴。并且秉承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原则十分自然的就提到了利威尔。

“你和那个小不点怎么样了?”

这话一出口,空气几乎是马上就冻结了。

“嗯……大概是分手了?嘛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我们也从来没在一起过……”

不妙,就算兴奋如米克也听出了事情的不对头,以他对埃尔文的了解,需要借酒消愁的事情这么多年就没出现过。现在的当务之急变成了送他回家,至于之后怎么办还得要从长计议。

“你出门的时候没关灯?”米克望着房子里透出的灯光疑惑的看向埃尔文,然而这个醉鬼嗯嗯啊啊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一股脑的冲向门边就开始输密码,前后输了有六次门才打开,期间还引来了保安的手电筒,要不是两人平时和保安关系不错,指不定就被当成可疑人员请去派出所喝茶。

米克扶着埃尔文往屋里走,玄关那里一双摆放的整整齐齐的鞋子引起了他的注意,男式、鞋号偏小并且一尘不染,米克顿时觉得有点头大,他想自己很可能知道这双鞋的主人是谁,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埃尔文,你把利威尔叫过来了吗?”

听到利威尔的名字,埃尔文终于给出了些许反应,然而这反应也只是歪过头盯着米克看,蓝色的眼睛一闪一闪宛若一个智障。米克忍住把人就地扔下的冲动,仁至义尽的将埃尔文往客厅扯。好在利威尔的即使出现提前结束了他的痛苦。应该是听到了这边不寻常的动静,这个小个子男人救世主一般出现在米克面前,脸上是满满的疑惑不解。

“这人喝高了,交给你了。”

 

埃尔文往嘴里灌着酒的时候忽然就想到了学生时代读过的一首诗。字句已经忘记了,只记得从日月星辰写到了八街九陌,如果不是题目叫相思,还以为看的是什么游记。没想到时隔多年,自己才终于明白了那字里行间的哀愁苦楚。日月星辰八街九陌处处是你,处处是你却处处无你。

所以当利威尔突然出现的时候,埃尔文几乎就以为是自己思念过度产生了幻觉,直到几经周折被搬到床上,眼前的人才变得清晰了些。他就快说服自己放弃了,放弃这段关系然后把平静的生活还给对方。然而利威尔这么一出现,怕是要前功尽弃了,不单尽弃,还是变本加厉。

 

利威尔把埃尔文弄上床,再给三笠打了个电话,让她去阿尔敏家里借宿一晚,明早自己去学校。并且再三强调不准去艾伦家,不然他就打断那个臭小子的腿。

利威尔怒气冲冲的坐到床边,眼瞅着这个已经迷迷糊糊了却还是不肯闭眼睡觉的家伙。埃尔文伸过手牢牢攥住利威尔的衣角,视线一刻也不肯从他身上移开。他开口轻唤利威尔的名字,却换来对方一声粗暴的“闭嘴”。

准备好的台词一句没用上,想问的问题一个没问到,还被迫留下来照顾一个醉鬼,利威尔自暴自弃的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有事情瞒着我,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觉得了。本来以为总有一天你会主动告诉我,还真是个混蛋呐埃尔……”

 

摸着良心告诉我你已经够年龄了

 

埃尔文做了一个好梦,没有责任义务,没有血肉飞溅,他抱着利威尔仿佛要到天荒地老。

起床的时候已经快到正午,头脑昏昏沉沉,四肢也不太听使唤。然而什么也比不上躺在身边的利威尔带给他的冲击大。

原来不是梦。

确切的记忆只停留在他和米克喝酒的场景上,随后的一切便雾里云里。散乱的衣物在向他暗示一件事,当然也有可能只是两个人脱光睡了一觉而已。随后眼角余光里利威尔身上不太好看的痕迹便彻底击碎了他的侥幸心理。

完蛋了,这次是实实在在的做了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


埃尔文的恐惧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很快另一件事就让他手忙脚乱了起来——利威尔发烧了。不是高烧,体温还不到38度,但是却昏睡不醒一直持续到了下午。中途被埃尔文弄醒过一次,却是有些神志不清的样子,喝了点水就又躺下了。

出门去买食物和退烧药的埃尔文想,如果利威尔仍是无法起床吃饭吃药的话,他就得请医生到家里来了。

幸运的是,回来的时候利威尔不但醒来了,而且还洗了个澡。头发湿漉漉的,身上穿着埃尔文的睡衣,宽大的衣服长及大腿,袖子被卷了起来,领口露出来的部分有刺目的红。利威尔从浴室出来,目光撞上刚到家的埃尔文,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先把头发擦干吧?病情加重就不好了。”

埃尔文走到沙发边上,利威尔没有动。

“呃……我去买了药和吃的。”

埃尔文把东西全部放在茶几上,利威尔仍然没有动。

“利威尔?”他心惊胆战的唤了一声。

半响,对方终于开了口。

“好久不见啊,埃尔文……”

“……其实也没……”

“团长……”

 

TBC


评论(17)
热度(56)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