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7

谎话不能随便说

 

自那次和利威尔的短暂见面之后,埃尔文突然间就沉寂了下去,倒不是说完全没了音讯,只是没有再像原来一样发些有的没有的,好吃的店铺好玩的地方好看的书和电影,还有路上遇见的野猫家中飞进的小虫子和难得一见的双黄蛋,他们仅有的两次联系多了几分走过场的味道。也许只是成人间欲擒故纵的把戏,利威尔厌烦的想,先乱了阵脚的那一方便输了几分。利威尔讨厌这种把戏,他是有话就会直说的人,猜心的游戏多余又无趣。但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些心烦意乱,弄不清楚的地方太多,既对埃尔文,也对自己。

埃尔文史密斯究竟是什么呢,利威尔想。员工面前的兢兢业业的老板,大爷大妈嘴里的钻石王老五,好友眼中的工作狂单身狗计划通。但他却始终是利威尔心里的一个谜,高大英俊聪慧的人偶,看得见听得到摸得着幻影。他既感觉不到埃尔文的心跳,也抓不到他的实形。他对他看似无所不知,实际上是一无所知。虽然这人把能说的不能说的统统告诉了利威尔,把能看的以及很可能在不远的将来把不能看的也如数放在利威尔面前,但他就是觉得缺了什么。不仅缺了,还缺的是最关键的那个。这个关键,可以解释路口转角的失而复得,可以解释摩天轮上的欲言又止,还可以解释老旧居民楼下的破釜沉舟。这个关键,或许是拼图上缺失的几块,不偏不倚恰好能阻碍人窥得画面全貌,又或许是一根线,串起所有的人和事。

 

“对我这个老头子来说,老师只要人品好又教的好就可以了,但是家长不一样。无论事实是什么,利威尔你至少要给出一套说辞。”

前几天校长皮克西斯说的话总是在脑海里打着转,这个秃了顶又嗜酒的老校长虽然总爱变着法子整的大家团团转,但对学生老师的爱护是不容置疑的。

那晚出手教训了几个小混混连带着隔壁班的问题学生之后,事情就脱了轨。流言刚传进他耳朵里的时候他没有丝毫放在心上,直到这个被搁置的问题变成了烫手的山芋。让和马可在目睹了利威尔走进校长办公室以后甚至气势汹汹的闯了进去,把那天发生的事情和他们的猜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而皮克西斯不置可否,没有证据就无法指认,他现在只要一个处理办法。

既然要利威尔出面给出说法,那么这说法就只有两种。承认是不行的,除非他现在就想提前回家养老,但否认,利威尔犹豫了。这犹豫迫使他没有当面向皮克西斯解释,这犹豫甚至像是变相的承认,他不能往前踏一步,又无法心安理得的后退,只得站在原地干着急。

于是,利威尔终于开始正视这个问题。他想怎么样呢?他可以怎么样呢?

埃尔文是突然间就闯进了他的生活,没有征兆、没有预告。然后以一种不寻常的方式将他缠绕住。利威尔不知道这不寻常的因,但尝到了这不寻常的果。这个才认识了半年的家伙总是出乎意料的了解自己,他的喜好习惯甚至是行为模式,以至于利威尔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曾经和这个人同居过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出了一场车祸导致记忆全无,又或者埃尔文其实是从平行宇宙穿越而来。他想埃尔文未必是有意隐瞒,因为那更像是一种无从说起。换作以前,换作其他人,他大概就要采取一些暴力手段了,但是现在他却对这样的埃尔文束手无策。这样的束手无策里包含了一点逆来顺受和一些惺惺相惜,那里面是否也包含了爱意呢,利威尔不太清楚。他曾经也有过交往对象,但在发觉这会对他和三笠的生活造成影响之后就果断的放弃了。现在,轮到埃尔文了,这个男人和利威尔本该平静的生活被放在了天平的两端,那么究竟该期待着它偏向哪边呢。

 

“……他们关系很好……对,发生这种事真的是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两个声音交替出现在上方楼梯转角处,利威尔停下了脚步。放学以后的走廊空旷又安静,这让他可以清晰的分辨这两种声音。其中一个是皮克西斯,偶尔答应两句,另一个是女性的声音,似乎也是认识的人,却又想不起来是谁。

“我已经和那个学生谈过了,毕竟要走法律途径的话对大家都不好。”

“是的呢,在和埃尔文结婚之前听到这些真的让人心情不好。”

一些敏感的字眼横冲直撞的挤进了利威尔的脑袋,记忆里一张精致的脸庞伴随着锐利的视线逐渐浮现,而和这画面一同出现的的,还有自己无端放大了的心跳声。

他刚刚听到了“结婚”,谁要结婚,埃尔文吗?所以这是一出未婚妻不满未婚夫传出同性绯闻找到了学校的戏码?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是埃尔文让她过来的吗?只是在演戏吗?但是那个人会用这种方式来解决吗?还是这其实是他这些天反应淡漠的原因?玩腻了追逐游戏所以决定重新回到以前的生活了?

利威尔没能听到那个对话接下来的部分,也没能听到爱莲娜走近的脚步声。他有一瞬间的震惊然后是困惑,转而变成不自知的愤怒。这愤怒有点师出无名的意味,因为他根本无权干涉那个人的决定,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这怒火究竟源自对方的擅作主张还是没有余地的背叛。

 

“利威尔?……我正打算去找你。”

 

利威尔跟着爱莲娜坐进了附近的咖啡店,开始的几分钟里,两个人一阵沉默,各怀心事的喝着杯子里的饮料,红茶的味道有些发苦,利威尔闷闷的想。

“我这次从国外回来,是想和埃尔文结婚。”

利威尔听着,视线却没从面前的红茶上移开。茶水的温度通过陶瓷杯子传到手心,却不知怎么的冰冷彻骨。

“本来是这么打算的,如果没有你的话。”

利威尔因为这话抬了眼,有一种被戏弄了的感觉,散去几分的怒气又聚拢了起来。

“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可以和一个不爱我的人结婚,但不能和一个爱着别人的人结婚。所以刚刚只是在演戏。”

“……”

“当初分手是我提出来的,因为觉得他那个人太没有生活气息了。怎么说呢,凡事都做的尽善尽美,一副模范男友的样子,却总是少了些人情味儿。我想他是不够爱我的,所以我始终看不到他的另一面。但是在国外的几年我想通了,就算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情,一起生活还是可以的。结果呢,就遇到了你。”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逛超市兴奋的像个孩子,我们独处的那几分钟他都在说你的事情,像在炫耀什么宝贝似的,相当烦人。”

“……是他让你来找我的吗?”

“不是。他拜托我帮他个忙,我就想着顺便来见见你。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他那个样子,小心翼翼又犹豫不决。他那个人,自负又任性,永远只想着怎么前进。”

“这点我同意。”

“哈哈……”爱莲娜表情有些凝重,眼神也从利威尔身上移开,她呆呆的望着窗外,视线没有落点。“我希望你能做点什么,他的状态很不好。我不知道具体原因,但他似乎连面对你的勇气都没有了。“

“埃尔文是爱着你的,那你呢利威尔?”

 

有人说当你无法做出选择的时候就去扔硬币,因为当硬币被抛出去的那一刻你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了。利威尔觉得这个说法大概是对的,他苦恼了几天的事情,其实在听到爱莲娜说要和埃尔文结婚的时候就有了答案。

“……原因……我会让他全部说出来的。”

 

TBC


沉迷于翔阳小天使无法自拔

评论(7)
热度(38)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