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4

名字不能随便取(上)

 

短短两周发生了三件足以让埃尔文心情好起来的事情。

其一是利威尔。

那天和小混混们打了一架以后,不仅马可和让没再遭遇什么麻烦或者威胁,利威尔也平安无事,“应该是消停了。他不是我们班的,我找他的班主任问了一下,这几天乖的很。”

“那你呢?”

“很好。”利威尔这样告诉他,回答的干脆利落。似乎是多虑了,埃尔文松了一口气。

 

其二是米克。

米克常去的那家夜店的老板突然打来电话,问米克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到过人影了。

“希望不要发生什么才好,我们很担心他。”

“我去问问吧,不过也别担心我们昨天才联系过。”

那家夜店埃尔文陪着米克去过几次,因为米克是常客,而埃尔文的形象又比较让人印象深刻,所以老板主动找他聊过。和这家店的生意不同,店老板是个稳重踏实的人,生活阅历也很丰富,双方相谈甚欢,也就私底下留了联系方式。

确实有点奇怪,按照米克的性格,一周未露面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随后埃尔文联系了米克,对方竟然回了他四个字——浪子回头,这让正在喝咖啡的埃尔文直接喷了出来。一个风流成性的人突然说什么洗心革面的话实在让人吃不消,要不是太阳还好端端的在天上挂着,埃尔文真的会怀疑世界末日是不是就要来了。追问下去,米克也只是轻描淡写的说,灵感和纳拿巴之间他选择后者。没想到奈尔一语中的,埃尔文想,他应该会挺高兴知道米克自打自脸。

不过最近还真是不太平,一个两个都重新做人,韩吉是,米克也是。

 

其三是玛丽。

一大箱纸尿布、一个巨大的玩具熊、产后妈妈专供的营养品,还有一瓶生发剂。虽说都是些花不了什么钱的寻常物件,但也是用了心思了。是的,玛丽生了一对双胞胎,现在在家休养,埃尔文带着这一大堆慰问品去探望。作为老友的三个人约好了分开去,以免过分吵闹影响玛丽休息。介于韩吉兴奋难掩,基本上是靠莫布里特拦着才一直等到母子三人从医院回家,埃尔文排在了第二个。

“不是吧,你就给我准备了这个?”奈尔望着苏菲艰难的把那只玩具熊往自己房间里拖,直到一熊一人消失在视线里,这孩子倔强的不肯要大人帮忙。“一瓶生发剂?”奈尔重新把瓶子举到眼前,然后摇了摇,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个是很适合你现在状态的东西,怀着感激之心收下吧。”

“这是什么新型笑话吗?我倒觉得你比我更需要这个。“奈尔企图伸手去摸埃尔文的头发,被后者敏捷的躲过。

“在这件事上你就不要谦虚了,三个孩子一个大人,熬夜早起什么的肯定是免不了了,我们要有防患意识。”

“我还得感谢你的深谋远虑?”

“那倒不必,以后如果有需要,希望你能把孩子借给我当花童。”

“……”奈尔望着好友的背影,默念了三次冲动是魔鬼,才按耐住把生发剂喷到他脑袋上的冲动。

 

看到埃尔文从玄关转进客厅,玛丽起身迎了上去,一身家居服,简单盘起来的头发。可能因为生产完不久,全身透着一股安宁的气息,让人感到无比的放松,那大概是独属于母亲的气息,埃尔文想。

“我这副不修边幅的样子你不会介意吧。”

“怎么会,这样挺好。你比我想的气色要好很多。”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嘛。”

埃尔文走进了放在沙发旁边的摇篮,里面安稳的睡着两个小家伙。双眼紧闭,五官没有舒展开,皮肤也不是非常饱满,露在外头的手指会突然小幅度的抖动。看着刚刚降生毫无防备的小孩子,总能让人充满希望。

“一个男儿一个女孩儿噢。”

“真的?奈尔你上辈子是拯救了全宇宙吗?”埃尔文转脸看着笑得一脸得意的友人,玛丽则被逗得哈哈大笑。

“说起来,我们在给他们起名字,我这个拯救了全宇宙的男人大发慈悲把幸福分你一点怎么样?”

“帮忙起名字的话就可以借来作花童吗?”

“埃尔文你这个家伙,我家宝贝就是用来当花童的吗!”

“我觉得挺好的呀,可以穿好看的小衣服呐。”玛丽在一旁打趣,笑得花枝乱颤。

“玛丽你不要帮他说话,这是身为爸爸的尊严。”

“哈哈哈哈哈……还是玛丽心地好。”

埃尔文看看这边已经开始幻想花童衣服的玛丽和百般阻拦的奈尔,又看看那边茶几上放的有些乱的书,猜想应该是为起名字用作的参考。怎么说呢,之前一直因为和利威尔的关系无法像正常人那样往下发展而感到烦恼的埃尔文,此刻也融入了这样幸福的氛围,快乐像水,总是悄无声息地的渗透。

玛丽和奈尔的孩子,曾经也是三个,虽然不像现在这般有一对双胞胎,但确确实实是三个。埃尔文只见过其中两个,听奈尔说过第三个,但记忆里没有那个孩子的模样。他记得名字是……

 

“伊万和乔怎么样?”

空气有片刻的凝滞,奈尔一脸的惊讶,而玛丽的表情则复杂的多,转瞬即逝的震惊然后是困惑,最终化开成长久的哀愁,那哀愁是矛盾而隐秘的,皱起的眉头却配合了上扬的嘴角。埃尔文有点手足无措,他搞不懂自己说了什么才会让人有这样表情。但他觉得奈尔和玛丽很可能各怀心事,因为前者很快就大笑了起来。

“看来真是缘分啊,你知道吗埃尔文。玛丽也是起了这两个名字哟,还是说这两个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含义我不知道吗?”

“因为是很久以前电影里见过的名字嘛,忘了名字也忘了内容,但这两个名字是天使的名字噢。埃尔文可能也看了同样的电影吧。”玛丽转身去了厨房,似乎不想再就这个问题说下去的样子。

然而不到一分钟,她就从厨房探出了半个身子。

“亲爱的,家里的百香果没有了。”

“我晚点去买吧。”

“现在就去吧?”

“欸?埃尔文还在。”

“就是因为埃尔文还在才让你去的,之前用百香果做的饮品你还记得吗,我想让埃尔文也尝尝我的手艺。”

“哦那个呀。”奈尔闻言转头看向埃尔文,这次是一副“我家太太天下无敌”的得意表情,“玛丽新学的饮品味道很好,如果不着急走的话在这里等我一下?”

“你去吧,我今天没什么事。”

奈尔前脚从大门出去,玛丽后脚就从厨房出来,端了一杯温水。

“在他回来之前先喝水吧?”

“玛丽……”埃尔文觉得事情发展的有几分微妙,总觉奈尔是被支出去的。

“嗯?”

“有话要说吗?”

“不愧是埃尔文呢。”玛丽看看摇篮里的孩子,帮他们理了理盖在身上的小毯子,“我很早以前就认识奈尔了。”

“我知道,你们的事情已经变成传奇了。”埃尔文摸不清楚对方为什么突然开始自顾自的怀旧起来。

“不是哦,早在进入大学以前……”玛丽顿了顿,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吐出去,“早到……我见过奈尔德克本人之前。”

 

TBC

评论(4)
热度(29)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