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3

架不能随便打

 

作为初中老师,利威尔对“中二”这个词的理解程度要比一般人深刻的多。成为数学老师只是阴差阳错,而被任命为班主任接管了全校最让人头疼的班级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大概只能让人用“命中注定”或是“天分”一类的词去形容了。他用了不到两个月把那个令众多教师都避之不及的班级管教的服服帖帖,不是迫于权威压力,学生们是真的心服口服。法兰向他讨教心得的时候利威尔却说不出个所以然,他是真的没细想过这个问题,也并非用了什么特殊的收买人心的办法。因此为人粗暴又神经质的利威尔到底是如何成为最受欢迎的老师,这点始终是学校的难解谜团之一。

其实哪是什么谜团,大人们绞尽脑汁想不明白的问题,在学生们这儿却是清清楚楚。利威尔是能够真诚对待他们的老师,所谓真诚,是容不得半点杂质的,但凡想着收拢人心教育方法一类的,已经是动机不纯。

他们的这位班主任虽然脾气不好,但实力没话说。男孩子们热衷体育运动,什么跑步跳远足球篮球的,没一个人是利威尔的对手,绕是再觉得自己牛逼哄哄的混小子也不得不甘拜下风。而女孩子们擅长的手工家政,这个班主任也统统不在话下,更别说正经的课业学习了。利威尔行的是不言之教,和学生们一起学习一起玩乐,奖励的方式有点别扭、处罚起来也相当隐晦,比起老师,他可能更接近于兄长。利威尔粗暴但是坦率,神经质但是温柔,这些早在学生心目中达成了共识。

而利威尔虽然嘴上总是抱怨“臭小鬼麻烦死了”,但实际上还是喜欢这份工作的。因为少年少女们眼中褪散不去的光彩,那些因为希望和执着而熠熠生辉的颜色,在成人世界已经很看见了。

当然,问题也是多到数不清,例如眼下。

 

利威尔和一群小混混站在漆黑的角落里,靠里侧的垃圾桶散发出很不友好的气味,外侧不远处暖黄色的灯光似乎将里外隔成了两个世界。他直挺挺的站着,下巴里收,眼睛朝上翻,直勾勾的瞪着对面的一伙人,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猛兽。他的身后护着两个学生,让和马可。对面的人已经躺倒了两个,剩下三个警惕的维持着攻击的姿势,其中一人手里握着刀,十几公分的水果刀。

他倒是不怕那种东西,水果刀是单侧刀刃,想要正面刺入人体需要一定的力量,而那个发力的时间足够利威尔采取行动了。但是万一敌人一起上并且瞄准的是他身后的两个学生就不好办了,两个人都受了点伤,移动不方便,得想个办法。

正在利威尔思考对策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就突然打破了这一触即发的局面。

他向外侧望去,埃尔文站在暖黄色的光里,影子无限拉长。休闲的牛仔裤搭配了棉质的衬衫,深色的毛衣背心套在身上,平时梳的一丝不苟的金发此时凌乱的散在头顶。利威尔有点恍惚,总觉在哪里见过,这副不修边幅的样子。

下一秒,在众人尚未回神之际,埃尔文疾步往右边走了十来米,朝着转弯的路口,伸直手臂用力挥了两遍,然后大吼,“我找到他们了,在这边!”

阴影里的人影动了起来,发出悉悉索索的讲话声,然后拿刀的人骂了一声,架起地上的两个人朝着反方向离开。

随后,利威尔瞧见埃尔文折了回来,走进阴影里,走到他的跟前。

“你叫了谁?”他抬眼瞅着这个大个子。

“没有人,虚张声势罢了。”

本来很想夸赞一下这个男人随机应变的能力,突然又发现这人说谎话不打草稿还演技逼真,顿时让利威尔失了兴致,最后只从鼻子里哼出了声。

“你们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埃尔文的视线越过利威尔,看到后面两个完全不在状况内的少年。

“说来话长,先找个地方给他们处理一下伤口。”

 

“那些人是谁?”

“一群恃强凌弱的垃圾而已。”

“嗯……我觉得你也应该小心。”

“哈?你不会觉得我还解决不了几个小混混吧?”

“不是武力上的,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还自带神算子的技能。”

“第六感这种东西有的时候强过一切理论分析。总之我先去找衣服和被子。”

半小时之前,几个混混被唬走了以后,埃尔文把利威尔和那两个学生直接带回家了。他们检查了马可和让的伤口,没有伤到筋骨,虽然数量不少但都是皮外伤。两个少年不愿意回家让父母担心,就由利威尔以心理辅导为借口留宿在埃尔文家里。至于为什么不是在自己的班主任家里过夜,除了房间不够大外,主要是利威尔的坚持。“我不能让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和三笠在同一个屋檐底下待上一晚。”这个一提到妹妹就一副老母鸡护崽儿架势的小个子几乎可以用气势汹汹来形容了,埃尔文注意到他说这话的时候瞥了一眼让。“我懂了我会照顾好他们的。”他顺势拍了拍利威尔的肩膀。

最初被卷入这场欺凌的只有马可,温顺乖巧逆来顺受,但忍让从不会让外强中干的狂妄之徒收手,他们只会变本加厉。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晚上吗?我在找的学生就是马可。”

埃尔文瞧了瞧厨房外面,客厅里那个正在喝着热汤的孩子,相貌平平,脸颊上的雀斑倒是能让人一眼就记住。

“他那天放学以后被威胁了几句拿走了钱,没敢马上回家。后来让因为打抱不平也被记恨上了。今天的事情是让联系到我的,他发了信息说马可可能要挨揍,我赶了过去,但没想到那个混小子竟然叫了几个小混混过来。我把两边的人拉开然后揍了他。”

“所以躺在地上的有一个是你的学生?”埃尔文睁大了眼,有些吃惊。

“在学校的时候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家长也只觉得是小孩子打架根本不重视。”利威尔走到旁边的操作台,晃了晃茶壶又走了回来,给两人分别倒了杯红茶,“我觉得他需要的不是教育,而是教训。”

埃尔文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一点都没变,他想,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但利威尔还是利威尔。

“你是个好老师。”

“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利威尔朝他投去不满的眼神,他不知道对方在笑什么,就好像他刚干了件极其愚蠢的事。

“我说真的,你的学生很信任你。”

利威尔不可置否的哼了一声。

“为了表彰优秀教师,我家密码是你的生日,欢迎随时过来。”埃尔文喝了一口热茶,浓淡刚好。他一个月前把密码换掉了,现在派上了用场。

“告诉我这个干什么?”

“防患于未然,以后你可以直接把学生带过来了。”

“……”

“对了,有一件是我想问问你。如果可能的话,你会愿意到国外生活吗?”

“为什么?”

“呃……换个环境之类的。”

“……”利威尔皱着眉头沉默了几秒,“我的家在这里。”他如此回答埃尔文。

是啊,埃尔文想,真是问了个蠢问题,他凭什么要让利威尔为自己的任性买单呢。

 

TBC


评论(4)
热度(43)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