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2

婚不能随便结

 

“玛丽的预产期快到了,这应该是今年最后一次和你们在这喝酒了。”

“啧啧啧,哪家的酒金黄色还飘着果肉啊?”

“哈哈韩吉你就别逼他了。”

“妻奴。”

“话不要说的那么早。米克你还是老样子的话纳拿巴会生气的。”

“我从内而外的专一。”

“关键是人家是不是也这么认为。”

“我觉得奈尔说的对,米克你得收敛一些了。”

“但我不能失去创作灵感。”

关于创作灵感这种抽象主义的内容,埃尔文不是很能理解,毕竟这不在他的领域之内。但可以用肉眼看到的是,米克十年如一日的热流连于声色场所。倒不是迷恋毫无原则的一夜情,只是喜欢和天南海北各种人打交道,尤其是女性。据说是为了刺激创作欲,因为香水这种东西归根结底是用在人身上的。将某一种人的气质经历以味道的形式表达出来,就是米克所谓的创作。“即使是看上去相似的人,内在也是千差万别。我充其量是一个倾听者,然后用味道描述感觉。”米克这么解释他丰富的过分的生活,遭到其他人毫不留情的吐槽,什么“行走的生殖器”,“衣冠禽兽”。但不能否认的是,米克做的很出色,敏锐的嗅觉、精准的分析能力和丰富的想象力。“让人没法挑剔的才能”,即使是吐槽吐的最欢快的韩吉也如此评价道。

“我本来以为很快就能买到以纳拿巴为灵感的香水。你的灵感呢?”

“又不是产奶。”米克不满的抗议。

“对了,通知你们一声。我要结婚了。”唯一的女性喝着啤酒,说的漫不经心。

时间似乎凝滞了几秒,这句话像个爆炸的原子弹,一朵蘑菇云后寸草不生。

“噗咳咳咳!”奈尔被刚灌下的一大口橙汁呛得剧烈咳嗽起来,引来隔壁桌人的侧目,“不是吧韩吉?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莫布里特还好吗?”米克几分调笑的问。

“开心的整晚没睡现在还在补觉。”

埃尔文看向韩吉,这个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洒脱和豪放,他本想问问,但最终还是住了口,“恭喜。”埃尔文朝韩吉举杯。

 

不婚主义者,比一部分坐等从单身狗进化到单身鳖的人群更少见。他们不是不恋爱,只是不结婚。爱则合,不爱则分。这种相当自我的交往原则可谓是将自由贯彻到了极致,什么世俗规则人生道理统统都是狗屁。一纸证明而已,维系的了的关系不用强制也可以维系,维系不了的关系就算有个红本本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如果交往双方都持这种论调则万事大吉,但偏偏莫布里特是个凡夫俗子,只想要个红本本,走普罗大众走过的路。

韩吉和莫布里特是研究生时期认识的,女方展现了惊人的科研天赋和旺盛精力,男方也心甘情愿做个副手,两人倒是领先社会率先实现了男女平等。毕业以后同居,其乐融融,羡煞旁人。有人不婚是因为恐惧,有人不婚是害怕担责。但韩吉不一样,她乐于给出承诺,也并非逃避生儿育女。用她的话来说,只是讨厌被一张破纸束缚住而已。她虽然总是嘲笑莫布里特的迂腐,但终归是把他放在心上的。

“为什么更多的女性更希望有那张证书呢?因为在那段关系里她们是更容易受到社会偏见并且损耗一方,因此就更缺乏安全感,而法律恰好可以给她们提供保障。但是我,你知道的。”韩吉笑嘻嘻没个正形儿,埃尔文知道,主流价值观啦、常规思维啦这些对她统统没用。“我无所谓什么青春流逝十月怀胎。更重要的是我相信莫布里特,这种相信是无条件的。”

“那你为什么突然又改变了主意?”聚会结束以后埃尔文决定把刚刚没说出口的话问出来。

“你可能不会相信。我做了一个梦……太真实了,埃尔文。”

“是……什么样的梦?”

“爆炸,莫布里特把我扔进了井里。等我从里面出来,已经谁都不在了。”

埃尔文琢磨着韩吉的话,他不确定韩吉说的和巨人有没有关联,至少在他已经有的记忆里,莫布里特并没有死去。但是他希望它们是有关联的,这样他或许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向韩吉倾诉,那些已经开始折磨他的过去和晦暗不明的将来。

“醒来之后我才发现,一直以来我都太自以为是了。如果结不结婚都可以,那为什么不满足他的心愿呢?”

“莫布里特并不会勉强你。”

“对,但如果有一天……你发现,竟然没有什么东西 可以证明你们的关系。”

 

事实上,埃尔文的麻烦远不止一纸证明。那天偶遇以后爱莲娜的话便不断的冲撞着埃尔文的大脑。

一直以来他都想的过于简单,找到利威尔然后想办法在一起,或者如果过程中利威尔想起了什么,还能省去不少功夫。但是他却奇迹般的忽略了两人的性别,不被法律认可,不被主流社会接受。自己身边宽容的环境让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这其实是个无法忽视的问题,大家都觉得理所应当,他便也从没放在心上过。

究其根本,埃尔文是不在乎公众眼光的。如果有一天事情公开,也许短期内会对公司业务有一些影响,但就长远利益而言根本无足挂齿。他多年来不食人间烟火的精英形象会因此多了许多人情味,越来越多被开放环境影响的人会站在他这边,他们会称赞他的真实、勇气和专情。现实就是这样,普通人屈服于规则,而强大的人改写规则。但是,利威尔又将面临什么样的处境呢?教师的身份不同于其他,上有家长下有青春期的孩子,稍有不慎便会引起轩然大波。

少有踌躇不前的埃尔文这次实实在在遇上了难题。

微凉的晚风让他想起了第一次遇到利威尔的情景,他吃着关东煮漫不经心。然后闯了红灯,而利威尔则闯进了他的生活。他闯了进来,让埃尔文坚信所有的一切都不是镜花水月而已。

现在,埃尔文满腹心事,路线杂乱无章。几分钟之后他看到阴暗的角落里有动静,视野并不清晰,但可以肯定是两伙人。其中一个身材矮小的家伙直直地立在中间,身后有另外两个人,而他面前的地上已经躺倒了两个。不好的预感顺着血液遍布全身,埃尔文觉得自己知道那边站着的是谁,不需要理由不需要证据,心跳告诉他一定是他。

“利威尔?”浑厚的声音强硬的插入剑拔弩张的氛围。“是利威尔吗?”

 

TBC


评论(3)
热度(41)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