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0

孩子不能随便带

 

“苏菲要听埃尔文叔叔的话,不要给叔叔添麻烦哟。爸爸和妈妈下午就来接你。”

“苏菲最喜欢埃尔文了,不会添麻烦的。”

“要叫叔叔。”

“不要,苏菲长大了要嫁给埃尔文的。”

“不行,爸爸我绝对不允许。”

奈尔德克边心疼地瞧着自己刚上小学的女儿,边转过脸就向埃尔文投去哀怨的眼神。接收到来自好友的不满,埃尔文陪着笑脸呵呵了两声,再次感叹现在的小孩作业还是太少。

“那么就拜托你了,埃尔文。”玛丽看着这三人眉来眼去,不停践踏自己的笑点,只想着赶紧远离战场,再这么憋下去大概会出人命。

 

送走了奈尔夫妇的埃尔文把未满6岁的苏菲迎进屋里,小姑娘抱着几乎形影不离的小熊蹦蹦跳跳跑进客厅,一屁股坐上沙发然后开了电视,一副到自己家的自然模样。埃尔文不知怎得想象了一下自己叫奈尔岳父的景象,只觉得天打五雷轰,后背阴风不断,连带着鸡皮疙瘩随风而起。画面太美好,光想着就让人消受不起。

“埃尔文去忙吧我不会烦你的。”苏菲坐在沙发上摇着腿,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小熊陪着我就可以了。”

“那叔叔等下过来陪你玩。”埃尔文把家里的零食饮料一股脑的放在了茶几上,他上午有个视频会议,时间不会长,中午之前就能结束。

 

四人小团体里的奈尔是最后一个加入的,和韩吉米克他们不同,奈尔是在埃尔文和ZF打交道的时候认识的。两人一见如故,硬生生把场面上的你来我往谈成了老友相会。但这人最传奇的地方不在于如何喝高了拉着埃尔文在街上唱歌,而是和妻子玛丽的罗曼蒂克史。

奈尔和玛丽相识于大学,玛丽一见钟情然后穷追猛打,奈尔连表面上的欲擒故纵都没有就直接缴械投降,感情一路平稳最后毫无悬念的步入婚姻殿堂,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的三观不合抛妻弃子智斗小三分道扬镳统统没有。奈尔25岁前的经历基本上就是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求学的时候好好学习心无旁骛,大学毕业不仅拿到了学位证还拿下了结婚证,婚后吃着公粮养着家,风平浪静好不自在。然而25岁之后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嚷着人没有梦想就是条咸鱼然后辞职做了摄影师,更加神奇的是玛丽竟然举双手支持,连犹豫都没有。依照奈尔的描述,纠结了那么长时间以为说出口的时候会掀起滔天大浪,结果眼前的人笑脸盈盈温柔似水,说着老公我支持你。反倒是奈尔吓了个六神无主,小说电视剧里不都该骂渣男不负责任之类的吗,怎么到自己这就不按套路出牌了呢。好在奈尔还是争气,不到三年就有了自己的工作室,次年苏菲便出生了。

玛丽的壮举让四人帮里的其余几人佩服的五体投地,毕竟丈夫不仅扔掉了铁饭碗,还放飞自我前途未卜,这种时候能做到不打不骂并且接过养家糊口大旗的女汉子实在稀有。当然更多的人是觉得这家男主人脑子烧了还波及了女主人。

现实是,埃尔文关上电脑一声叹气,脑子里燃烧着熊熊大火的两口子不仅女儿会打酱油,连二胎也快出生了。如果利威尔能陪着我一起烧脑子,就算烧成灰了我也愿意,孤家寡人埃尔文如是想。

 

“埃尔文我饿了……”听到客厅里小家伙叫唤的埃尔文看了眼手机,十一点还差十分钟,可以出去吃,也可以叫个外卖。

“苏菲想吃什么?”

“想吃埃尔文做的饭。”

“可是我做的饭不好吃呐。我们出去吃吧?吃什么都可以哦。”

“可是我想吃埃尔文做的饭。”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

一边在心里痛斥现在的电视剧祸国殃孩,一边盘算到底是该给电视台寄封血泪俱下的投诉信还是该先建议奈尔改变教育方针,埃尔文觉着还是应该再抢救一下。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就对上小姑娘眼泪汪汪的脸,皱着眉头撇着嘴。小孩子委屈巴巴的样子总是让人很没辙,即使是前调查兵团的老大也束手无策。

调料是很久之前买的,好在还能用。但是材料就只有生菜、鸡蛋、番茄和包装好的牛排。两个人的话应该也够了,当然埃尔文这么想的时候完全没有把失败成本算进去。

 

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毁了三个鸡蛋两个番茄,牛排也糊了。所以说,网上总吐槽现在的女人进不得厨房云云,事实证明男人战斗起来也是毁天灭地的。但埃尔文毕竟是埃尔文,深谙曲线救国之道。

【喂利威尔吗?】

【对,我想问你番茄炒蛋是不是有什么诀窍。】

【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总之我按照菜谱的步骤就是不太行。】

十分钟之后,就算是利威尔也没能救得了“按照菜谱来不太行”的史密斯先生,埃尔文听到话筒那边沉默了几秒,然后声音低沉的吐出“你家在哪”。

嗯,不仅能救国,还能随手解救大龄单身人士。

 

“你在带孩子?”

“是奈尔家的小公主,他陪着太太做产检去了。“

听到玄关那边的动静,暂时以牛奶泡麦片充饥的苏菲停下手里的勺子,不断的向大门的方向张望,直到埃尔文和利威尔出现在视线中。

“埃尔文埃尔文”

听到苏菲直呼其名时利威尔吓了一跳。

“她不肯叫我叔叔。”埃尔文苦笑到。“苏菲,这位是利威尔叔叔。”

小姑娘抓过小熊玩偶,怯生生的看着利威尔,利威尔倒是没什么表示,只是朝她点点头,随后直奔厨房。埃尔文听到那里传来乒乒砰砰的响声,然后利威尔探出身子,扔下一句“得去趟菜市场”。

 

埃尔文想跟利威尔一起去菜市场,但是又不能把苏菲一个人放在家里,便苦口婆心的说服利威尔带着苏菲一起去。结果最后是利威尔牵着苏菲,埃尔文跟在一边拎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生就孩子缘好,利威尔明明还是那张看谁都不爽的脸,但小姑娘已经“利威尔哥哥”的叫上了。

“苏菲,你得叫利威尔叔叔。”埃尔文在一旁纠正道,他可不想这么莫名其妙的隔了辈分。

“比起这个,我倒是更想知道她为什么不肯叫你叔叔?”

“因为埃尔文有金头发和蓝眼睛,王子都是这样,苏菲长大了想嫁给王子。”小姑娘抢在前头回答。

“苏菲你要记住,等你长大了,这边这个家伙就会变成一个秃顶的老男人,你不能嫁个一个秃顶的老男人。”利威尔说的波澜不惊。

“那秃顶的老男人能恳求你的收留吗?”埃尔文接的四平八稳。

 

拎着满满一袋子食材的三个人回了家,时间已经超过十二点半。利威尔禁止两人进厨房,包揽了从洗菜到下锅的全部工作。对于埃尔文想帮忙的提议直接驳回,原因是时间耽误了太多小孩子会饿坏。所以在利威尔的心里,两个人的战斗力还不如一个人来的猛,又不是砍后脖子是吧?利威尔太武断了。但不出半小时,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就统统上了桌,被打脸之余埃尔文也深刻的意识到了,自己的好先生之路算是就这么夭折。

午饭过后利威尔也没闲着,自己拿了拖把,又给埃尔文和苏菲一人分配了一块抹布,搞起了大扫除。

“你平时都不收拾屋子的吗?”热情已经完全被调动起来的利威尔一脸嫌弃的问房子的主人。

“不怎么收拾,不过有帮忙的阿姨定期会来。”

“上次是什么时候?”

“一天前刚来过。”

“我建议你换一个人。”

“按你的标准我换谁都没用。”

 

奈尔和玛丽来接女儿的时候苏菲正被举着擦玻璃。埃尔文互相介绍过后几个人便熟络了起来。、

“这么一看还有点像是一家三口。”此情此景,玛丽十分自然的说了一句,再投给埃尔文一个“我明白"的眼神。女人的直接实在可怕,埃尔文不禁感叹。

过了一会儿,奈尔听到女儿终于开始叫埃尔文叔叔时欣喜的不行,两秒之后却又被”利威尔哥哥“折磨的痛不欲生。另一边玛丽笑盈盈的欣赏着女儿的画作,但不知怎么的突然呆楞了一下,依旧挂在脸上的笑容像被冻住一样僵硬无比。

“玛丽?”坐在对面的利威尔出声询问,引来了另外两个人的侧目。

“没什么,就是觉得苏菲画的真棒。”

“是埃尔文叔叔和苏菲一起画的!”

“什么时候?”利威尔看向埃尔文。

“就在你做饭的时候。”埃尔文随手拿过了那些画纸,递给利威尔。

太阳,花朵,房子,小动物……笔触稚嫩,非常孩子气的作品。紧接着他的目光定格在了一个奇怪的图案上,看着像两片朝向相反的花瓣,一蓝一白。“这是什么?抽象作品?”

“一对翅膀。”曾经是自由的象征,埃尔文想,如今却是禁锢我的枷锁。

 

TBC

评论(4)
热度(55)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