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8

原则不能随便打破

 

早些年网上流传了一个关于社交距离判断双方关系的说法,一般社交活动的礼貌距离是120-360厘米,熟人朋友之间的距离是45-120厘米,而存在于夫妻或者情人之间的距离则在45厘米以下。

45厘米,利威尔郁闷的想,埃尔文史密斯显然已经越过了这个界限,而更让人郁闷的是,对于越界这件事,利威尔没有感到丝毫的不快和难以忍受。

 

上周的游乐园之旅以极其戏剧化的方式发展了下去。埃尔文接到米克的电话以后就带着满头雾水的利威尔出发前往中心广场。那是个有些许异域风情的小广场,中间圆形的喷泉池被游客自发的当成了许愿池,里面躺满了各色各样的硬币,通常这里总是聚集着喜欢拍照的女孩儿们以及成双成对的情侣。两人所处的位置离广场不远,几分钟之后就和鬼鬼祟祟藏在小卖部后面的米克碰了头。

“你这是……遇到前女友被追杀了么。”

“别说笑了埃尔文,只是女神的光辉太过耀眼我还没有完全适应。”

利维尔显然没弄明白米克这话到底几分真几分假,只是下意识的随着埃尔文的目光一并看了过去。许愿池边上站着两个女孩儿,一个黑色长发微胖,一个金色短发高挑。

”水池边上那两个?”

“知我者,埃尔文也。”

“得了吧,除了她们也没有其他姑娘了。”

“总之,老规矩。”

利威尔望着扔下手机然后渐行渐远的米克,一头雾水,“他这是要干什么?”

“学生时代遗留技能,你先看着。”

米克离开两人后,先是在许愿池前转悠了一下,再走到那俩姑娘跟前,利威尔不知道他对着那个短发的女孩儿说了什么,只见到三言两语以后女孩儿就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递给米克。紧接着,被握在埃尔文手中的米克的手机响了起来。埃尔文冲利威尔使了个眼色,等了几秒才按下接听键,然后直接选择了公放,把手机摆到两人中间。

“喂埃尔文?是我,米克。”

“我手机丢了……对,借了别人的。”

“我现在在中央广场的许愿池。你们呢?”

“那不远,我就在这里等吧。”

电话那头的米克仿佛中了邪一般自说自话,埃尔文则是忍笑忍的快内伤的模样。利威尔看着他挂了电话,越发不明白这两人唱的是哪出。

埃尔文收起手机解释道,“用这种方式自然而然的认识女孩子然后拿到电话号码。”

“所以你们上学的时候一直用这种操作拐骗无知少女?”利威尔一脸知人知面不知心的震惊表情。

“不敢不敢,只是有效的搭讪方式而已。我们等一会儿再过去,戏还是得演的合乎逻辑。”

利威尔嫌弃的瞥了一眼身边的大个子,心想有这种演技难怪当初能厚着脸皮碰我的瓷。

那边米克似乎是和女孩子们聊开了,只见两个姑娘笑得很是开心。尽管埃尔文非常乐于吐槽米克这种一撩妹就仿佛开启了第二人格的性格,但该帮的忙一样不能落下,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就领着利威尔往那边走。待看清人模样后埃尔文吓了一跳,那个短发高个子的女孩儿是纳拿巴,米克曾经的副手。

“这是埃尔文和利威尔。”米克的声音把埃尔文从片刻的恍惚中拉了回来。

“这是……”

“刚借我电话的救命恩人,纳拿巴和乔。”

“三个男生一起来的吗?真少见呢,感情一定很好吧。”长发女生笑得花枝乱颤,然后电光火石之间,米克读出了这个“感情很好”下的另一番意味。现在的女孩子,外表看上去文文静静羞羞答答,天知道脑袋里到底开拓了多大面积的幸福花园。

“唉,说到感情好,我大概也就是个背景板的分量。”至此,米克向群演二人使了个眼色【不能让她们误会】,并贡献了当天的第二波助攻——埃尔文十分自然的把手搭到了利威尔的肩上。

“不,背景板不会发光,你要更亮一些。”女孩子们被这话逗乐了,埃尔文则赶在利威尔发作之前对他耳语了一句“对不起忍耐一下”。

“你们一唱一和的让我很怀疑这是不是都事先安排好了。”利威尔压低声音,然后黑着脸朝埃尔文翻了个白眼。

“别误会,充其量是难兄难弟的默契。”

“身高接近,发色相似,你们其实是亲兄弟吧?”

“说笑了利威尔。”看着已经走开的米克和纳拿巴,埃尔文相当识趣的把手放了下来,独留利威尔继续黑脸。

利威尔心里郁闷,并非因为埃尔文突然拉近距离让他难以忍受,而是本应该难以忍受的距离他竟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或者,他错估了自己接受距离?

 

“怎么了利威尔?”同一个办公室的法兰大大咧咧的揽住利威尔的肩膀用力拍了拍,顺带递了一杯热红茶过去,“脸色不太好啊。”

“……没什么。”被这么一拍灵魂归了位的利威尔身体一僵,很明显依旧的不习惯别人过于亲昵的举动,想到这点,利威尔又郁闷了几分。

 

和身心都不太清爽的利威尔相比,米克这些日子倒是一帆风顺。他拿到纳拿巴的电话以后加了对方好友,然后各种翻找发现对方在一所中学对面经营面包店,而这家面包店离埃尔文工作的地方不远。他踩好点算好时间找好借口跑到面包店自导自演了一出喜闻乐见的偶遇戏码,然后以“面包味道好价格便宜”为由隔三差五过来骚扰一下。并且在某一天学生放学的点,十分碰巧的看到了利威尔从对面的中学走出来。为了确认对方到底是偶然从对面出来还是根本就在那里工作,米克还很费心的考察了几天。而后答案呼之欲出,利威尔就是对面中学的老师。

当天晚上,盘算着埃尔文这次又欠下自己一个特大人情的米克拨通了老友的电话。

【喂米克,我在家。但是我不想再吃面包了所以你别过来了。】

【我还什么都没说。】

【你不用说了,自从你找到纳拿巴以后我就每天都活在面包的统治之下。】

【关于利威尔的你听不听】

【……听】

【那面包你还要不要?】

【……要】所以说弱点这种东西一旦被公之于众,那谁都有可能是你的敌人。

【利威尔就在你公司附近的那所中学。】

米克说的中学在埃尔文上下班的必经之路上,那么长时间以来,他们却始终没有过交集。【没想到就在这么近的地方。】总觉的心情有点复杂。

【埃尔文,你对他是不是过于执着了,不太像你……和埃莲娜分手的时候你也没一副非谁不可的样子。】

【也许吧,命运本身就没道理可讲。】

【……怎么,你这不单只抛弃了性向连信仰也抛弃了吗?】

【还说我,你不也一样,纳拿巴不是你一贯的选择对象吧。】

【嗯……确实不太合乎常理。不走脑子也不走肾,那大概就是走心了吧。】

【以我对你的了解,话可别说的太早。】

【原来你是这么看我的,好歹我也是个专一的人。】

【你对专一这个词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一次只爱一个人难道不是专一吗,忽视现实条件而拘泥于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才是不负责任。】

【怎么说呢,也有命中注定这种吧。】

【看不出来你还迷信这个。】

为了避免后面的讨论变成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的的争论,两人的对话点到为止。

 

不得不承认,埃尔文是认同米克的。为了避免将一时的错误拖延成一世的错误,人必须在开始和结束之间杀伐决断,但大多数的人不是害怕开始就是畏惧结束。而米克却一直在反复尝试,坚定不移。所谓的走脑子还是走肾不过是他选择标准,才华和美貌总要取其一。确定目标,然后交往尝试,最后给出能否共度一生的结论,如此往复。

但结果怎么样呢,埃尔文好笑的想,即使纳拿巴没有火辣的身材,米克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即使他自诩感情只能随缘,却也还是紧紧拽着利威尔指上的红线不肯撒手。

 

TBC

评论(8)
热度(57)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