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危险分子

一出狗血校园剧( •̀ ω •́ )


这事情的缘由说不清道不明,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利威尔挖空了脑袋追溯回去,估摸着可能某些个小事里就有了苗头,只是当时谁也没细想。不对,事到如今,细想的也只有利威尔一个人而已。

正值上课时分,利威尔假惺惺的立起桌上的书本,弓着背,右手支着脑袋,稍稍转动了些许角度,眼角余光越过一干人等,终于瞟到左后方的埃尔文。视线就这么轻轻扫过那个奋笔疾书的身影,然后泄气的回到原处。

妈的,到底是谁非要这么执着的按照身高来排座位。早知道是今天这个结果当初捏着鼻子也要把牛奶灌进嘴里,利威尔几乎是愤恨的想。

 

巨人中学有三件危险品,校长皮克西斯的酒,教导主任基斯的假发,以及……三年二班的利威尔阿克曼。

然而危险分子利威尔却在升上高三的第二个月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同班的艾尔文史密斯。一个是目中无人的混小子,一个是人见人爱的模范生,好一出剧情老套的校园剧。

 

一切的一切都起源于那个暴雨天,利威尔经过反复推敲得出了这个结论。

因为做值日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利威尔找不到柜子里的雨伞,望着窗外迟迟不见小的瓢泼大雨,他已经做好了硬着头皮冲回家的准备。啧,半小时前才嘲笑过蹭艾伦伞的三笠,不知道看到自己淋成落汤鸡的哥哥她又会做何感想。

“利威尔?还没走么。”

“啊,没找到雨伞。”

“嗯……不介意的话一起走吧,等我两分钟就好。”

埃尔文正巧从教师办公室回来,看到眉头拧成麻绳的利威尔。那个金发的大个子连笑起来都是好学生的模样,要不是走投无路利威尔只想躲得远远的。

接着他们便顺理成章的撑着一把伞,然后因为雨太大身高太悬殊埃尔文好心的搂过利威尔的肩膀,再然后利威尔被环进对方结实的臂膀,闻到了若有似无的香皂味儿,瞥见了长长的睫毛。最后,心脏漏跳了半拍,不知名的情感一发不可收拾。从此,那个只消瞪一眼就能吓破人胆的利威尔多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模范生埃尔文在他的心底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高三的升学压力迫使校方做出了让全年级学生留宿的决定,从此生活变得更加简单乏味。

利威尔向来我行我素,他从不是个喜欢惹事的主,学习成绩也没差到不堪入目,但他也绝不是个乖乖听话的学生。利威尔的危险在于巨大的反差,较小的身形和强悍的身手,粗暴的处事方式和近乎苛刻的自律。自从高一一战成名之后,上门找茬的小混混就络绎不绝,然而无一例外全部被掀翻,直接进医院的也有十之三四。学校是没办法,毕竟不是利威尔先动的手。学生们也渐渐摸清了门道,只要不奔着人地雷踩,这只黑豹子也从来不主动出击。

住宿这种事情利威尔是不能忍的,想想和一群真正意义上的“臭”男生在一个屋檐下抱团他就脑仁儿疼。然而看到宿舍分配表的时候,利威尔又犹豫了——埃尔文在他下铺。

爱情是盲目的,看吧,大文豪几百年前就已经告诫过了。

 

事实证明,除去时不时要为宿舍卫生操点心以外,利威尔的住宿生活还是过的有滋有味。因为埃尔文出奇的称利威尔心意。

这人很是有意思,总能适时满足利威尔的需要。抄个作业借本书都是小意思,顺手给带的红茶和小蛋糕也很对他的胃口,洗澡的时候给递个毛巾就更是解决了燃眉之急。

本以为日子会这样顺风顺水的利威尔在看到埃尔文书里夹的升学志愿调查表时如临大敌,他借他的书抄笔记,然后幡然醒悟,如梦初醒。利威尔显然忘记了,他的美好生活很快会随着高三的结束而画上句号,然后两人便会天各一方,老死不相往来。

 

除非,他们能进入同一所大学。

这是利威尔思索了一天的结果,他不能指望埃尔文考试落榜,那就只有自己努努力搏一搏。本来搜刮着有限的词汇思考该如何开口,没料到反而是埃尔文先提起了这个话题。

“利威尔有想过考哪所大学吗?”

“欸?太好了,我也是。”

“没关系我来教你。”

对,埃尔文再一次很称利威尔心意的搞了个两人学习小组。自此以后,悬梁刺股凿壁偷光废寝忘食昏天黑地。

 

升学考试结束的那天整个高三陷入了一种癫狂状态,撕书的撕书发射自我的发射自我,全然一副精神病院的欢乐景象,唯独利威尔还冷着那张脸。

住在宿舍的最后一晚利威尔趁洗澡的时候来了一发,反复呢喃着埃尔文的名字心里有点失落。大概结果出来之前的日子都不会太好过了。

待到隔天,宿舍里的人走了个七七八八,利威尔也还是兴致不高的收拾着东西,速度是平时的十分之一,然后埃尔文回来了,顺带反锁了门。

利威尔狐疑的抬了眼,看到来人后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又继续往袋子里装东西。

“利威尔你就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哈?”

“没有要对我说的吗?”

“毕业快乐?”

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什么药的利威尔翻了个白眼,似是连吐槽的心情都没有。

然后出乎意料的,埃尔文径直走了过来,抓住他的手,步步紧逼。

距离太近了,近到利威尔又闻到了那股若有似无的香皂味儿,他烦躁的抬起头,一双倒三角眼睛里写满了不耐烦。

“搞什么?”

“昨晚你洗澡的时候我就在隔壁哦利威尔。”

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对方在指什么的利威尔不可抑止的变得慌乱,后背热一阵儿凉一阵儿,大概是出了汗。这种时候该回什么?回些什么才能打消对方的顾虑从而维系彼此的关系?

“你在说什……”

然而话未说完,突如其来的吻便彻底摧毁了利威尔的思考能力。眼前的金发大个子极具侵略性的扫荡过利威尔舌头,空闲的左手大拇指反复摩挲着他的侧颈,直到细不可闻的呜咽声倾泻而出,埃尔文才重新拉开两人的距离,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震惊的利威尔。

“利威尔……”埃尔文变的沙哑的声音一下一下撩拨着他已经脆弱不堪的神经。“你以为那天为什么会找不到雨伞,为什么会和我分到一间宿舍,又为什么会看到我的升学志愿表?”眼前的人吐字轻快,尾音上扬,像是讨赏的孩童,而他也确实那么做了,“不做点什么犒劳一下我吗?”

 

巨人中学有三件危险品,然而利威尔却觉得和埃尔文史密斯相比,他们简直温柔的可爱。

 

END

评论(7)
热度(108)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