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6

游乐园不能随便逛(上)

 

韩吉说能坚持着日复一日的给一群中二少年上课的人一定极其富有爱心和童真才选了游乐园这种地方,但埃尔文看了看周围浮夸的游乐设施,名为后悔的情绪一波又一波的涌上心头。虽说是初中老师,但怎么着也不是初中生,他该如何想象这些单纯为了刺激肾上腺激素的玩意儿起到促进两方关系友好发展的作用呢。鲜活的记忆表明,他完全不能指望利威尔因为过山车/鬼屋/跳楼机吓的扑进他的怀里。嗯,搞不好是他被吓的扑进利威尔的怀里。

利威尔接受了埃尔文集体出游的邀请,单纯因为再拒绝下去就太不近人情了。不过他果断否决了埃尔文要来接自己的提议,光是想象两个人尴尬的坐在车里绞尽脑汁想着该说些什么就让利威尔很是为难。利威尔提前五分钟到的约定的地点,老远就看见了站在游乐园入口处的“埃尔文和他的朋友们”,仿佛一排手机信号,最高的那条目测超过一米九。妈的,这就是物以类聚的现实写照吗,一个比一个高是怎么回事,这帮人是吃激素长大的吗,这个世界还有公平可言吗。

本来是四个人的,没错,就应该是四个人才对,米克愤恨的想。他和韩吉是来充当背景板的,顺便有意无意制造一下美妙的约会氛围,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莫布里特也跟来了?这样一来,他不就成了唯一一个没伴儿的,一颗闪闪发光的大功率电灯泡。这种组合该叫什么?两对情侣一条狗,还是条黄金猎犬。

莫布里特费了很大的功夫才让自己忽视掉米克灼热的视线,不知道的人说不定还真以为他们俩准备发生点什么。他不是有意要跟来的,韩吉在实验室通宵了两天,睡眠时间不超过五小时,今早好不容易补了一上午的觉,刚到中午就突然从床上诈尸,笑容诡异的收拾起东西准备出门,黑眼圈清晰可见,头发宛如鸟窝。作为一个合格的男友,即使无法阻止她外出,也应该跟在身边以防不测。

“诶诶你们那都是什么见了鬼的表情,不要把成年人得龌蹉想法带到这种美好的地方来啦。“说到底,五个人里,只有韩吉没有任何思想包袱,纯粹来玩儿一人成团。“愉快的决定了!就从过山车开始好了!“

 

经历了过山车、旋转海盗船和鬼屋之后,莫布里特率先阵亡。在目送一行人踏上那个垂直180度公转再自转的摆锤之前,一脸凄凉的拽住了利威尔,“替我照顾好韩吉。”

几分钟后,四个人从摆锤上下来。米克脸色不太好并且开始忧郁的望着天上的云彩,韩吉虽然已经脚步轻盈到几欲成仙飞去但依然嚷嚷着再战,埃尔文努力的用双腿描着直线随后望了一眼身旁的利威尔。嗯,步伐铿锵有力外加神清气爽容光焕发, 难怪莫布里特舍弃了他和米克转而拜托两小时前才认识的利威尔。明智之举,埃尔文在心底默默夸赞了一下。他记得米克曾经也是个战斗好手,没想到才过了一世就沦落成了战五渣,更没想到曾经的人类最强就算到了游乐园也还是最强。

“下一个是U型……”

“等一下韩吉。”及时阻止了韩吉的埃尔文赢得了米克一个赞赏的眼光。“之前说过的特别活动呢?”

“啊,对了对了差点就忘记了。”

所谓的游乐园五周年特别活动其实就是根据给出的提示找到其所指的游乐项目然后玩上一轮再在出口处领一个印章。

“关键是有时间限制。”韩吉举起一个手表形状的计时器。“拿到题目到提交印章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虽然说就算超时了也是有纪念奖的。”

“奖品是什么?”埃尔文实在不想抱着毛绒玩具回程。

“希望不是卡比帕。”利威尔念叨了一句。

“那是什么?”

“行了不要废话了,我们就分成两组。米克跟着我和莫布里特,你俩自行解决。”韩吉打断了那边不明所以的对话,并给出了今天第一波助攻。“埃尔文不要输给我们了哟。”

 

 

“上面写了什么?”利威尔看着埃尔文从一封粉红色的信封里抽出一张卡片。

" 'yuri on ice', 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得上网查一查。”对方把卡片递给他,眉头满是褶子。

“不必了,是一部讲花滑的动画。”

“没想到你对这个还有研究。”

“班上的学生在看,就顺便了解了一下。”

“利威尔是个好老师呢。”

“没那回事,还是赶紧想想现在该怎么办。”

“先去摩天轮。”

“答案是摩天轮?”

“不,那里能看到游乐园的全景,去找找灵感顺便确定一下位置。”

摩天轮向来都是最充满浪漫气息的项目,没有之一。广阔的视野,安静的空间,还有那个在最高处许愿的传说,无一不让这里成为单身狗的眼中钉肉中刺。

虽然目的有些许偏差——两个人上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谜底真是相当煞风景,但无论如何也算是独处了,埃尔文默默为自己点了个赞。

“说到花滑你想到什么?”

“……转圈?”硬生生把“基友”两个字吞了下去的利威尔转言道。

“嗯。只有一个小时,以目前游乐园的人数和游乐设施之间的距离来看,我们最多只能错一次。”埃尔文贴近窗户向外张望。“转圈的项目有好几个。”

“要有冰?”

“这里只有水上项目。”埃尔文顿了顿,“我觉得是咖啡杯。”他用手指戳戳窗户,然后重新望向利威尔,“旋转的方式最为接近。”

“没想到你还兼职侦探?”利威尔没有提出异议。

“福尔摩斯我还真的都看过。”

对话至此戛然而止,冗长的沉默伴随着偶然发出的机械声响,在两平米的空间内无线延展。埃尔文有很多话想说,有很多问题想问,却都不知从何开始。他知道的他,他不知道的他,他即将要知道的他。而这一次,利威尔率先打破了沉默。

“为什么呢?”他问道。

埃尔文知道这个句子省略的部分,也正是他想知道的部分。为什么呢?

为什么那么多人唯独自己记起了曾经呢?为什么那么多人唯独你不在身旁呢?

巨人之谜的最终答案埃尔文不知道,那个世界最后的结局他也不知道。相比较“还未想起”,他更倾向于“永远不会想起”,总觉得自己没有活到那个时候,或许死在了巨人嘴里,或许死在了断头台上。他双手沾满鲜血,注定不会有好的结果。然而此时此刻,埃尔文却觉得那个答案并不重要,那个他曾经活下去的动力已然一文不值。现在他最关心的,是能否再一次获得眼前这个小个子的心。利威尔曾经信任埃尔文,胜过一切世俗礼教,他蔑视王权剑指巨人,全部来自于这份信任。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剩下。这也许就是对他最大的嘲讽,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

埃尔文看向利威尔。“一见钟情。”

又是这个表情,利威尔想。陈述句,肯定的语气,他却听出了疑问的味道。正是这份执着和动摇让他无法忽视。利威尔确定自己没有见过埃尔文,但他却不能确认对方是不是也和他一样。如此这般的表情和那个晚上一样,仿佛冰面下深不见底的海水,隐藏了太多太多。埃尔文知道他的洁癖,知道他喜欢红茶,他了解他比他想的要多得多,这是一份舒适的违和感。利威尔看着那双湛蓝的眼睛,感觉自己站在冰面之上,不能凿开,也无法融化,他甚至阻止不了自己被吸引着靠近。

“回答的太快或者太慢都让答案变得很不可靠。”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会知道的。”

 

 

TBC


对不起恶搞了其他动漫,卡比帕嗯,野良神嗯,卡米亚嗯_(:зゝ∠)_

评论(2)
热度(52)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