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5

5 社团不能随便进

 

自从遇到了利威尔之后,埃尔文就注销了所有相亲用的账号,不过期间倒是把自己的私人联系方式给了三笠。那次短暂的见面很快就被少年少女抛在了脑后,但阿尔敏毕竟是走技术路线的,匆匆一瞥也足够他想起埃尔文的身份——自由之翼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虽然搞不懂这种偶尔登个报的青年才俊到底为什么沦落到要相亲的地步,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阿尔敏拜托三笠和对方保持联系,他知道埃尔文曾经是个优秀的软件工程师,就算被认为是在抱大腿也无所谓,和大多数同龄人不同,阿尔敏阿诺德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

原本以为会石沉大海的请求却得到了回应,三笠着实吓了一跳,她不明白个中缘由,权且当做是前辈对有缘的后辈的照顾。三笠不懂,但埃尔文是清清楚楚的。哪来那么多照顾,这不过是来自曾经的长官的认同与感谢。

 

在韩吉的一记助攻之下,埃尔文似乎是旗开得胜,毕竟在第一印象拿了负分的情况下还能博得利威尔的一句“成交”,简直就是上辈子救了全世界。但经过了几天的“你来我往”之后,埃尔文基本摸清了对方的套路,这不是胜利的号角,分明是失败的前奏。

人缘不错但从没有花过什么心思追过什么人的史密斯先生本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方针,做好了打一场持久战的觉悟。没见过猪跑,猪肉总还是吃过了,纵使没有实战经验,也不妨碍埃尔文小算盘打的叮当响。他原本是这么计划的,先见缝插针的找对方聊天,小到吃喝玩乐大到人生理想,既要适时的和对方说上话,又不能给人造成一种“喋喋不休”不务正业的感觉,然后坚持不懈和对方说早安道晚安想办法制造点小惊喜,最后再欲擒故纵来个直钩钓鱼,一句话概括就是摸准命门要害戳戳戳。虽然追男人和追女人可能在形式上有所不同,但本质总是八九不离十,真心再加上点小技巧,煮一煮熬一熬,冰块也是要化的。最最重要的是,埃尔文的自身条件实在是没什么可挑的,高富帅的技能加成杀伤力太大。

然而对方是利威尔,仅这个名字就能把埃尔文击的粉碎。

埃尔文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然而利威尔却是以退为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埃尔文问什么便回什么,遇到有意思的话题也能聊个忘乎所以,然而他们的关系也就止于此,利威尔从来没有主动找过埃尔文。一汪湖水,扔了石子就泛水花,不扔东西就平如镜面。

“不战而屈人之兵”,埃尔文开始明白利威尔那天没有拒绝他,不代表他没有拒绝他。利威尔似乎认准了他是心血来潮经不住冷落,一场战役,只要城池不破,熬不住的总是进攻的一方。

可惜利威尔不会知道,埃尔文想,他根本不是一时兴起,这场持久战他早就做好了打一辈子的觉悟,直路走不通,只好曲线救国了。

【我们周末约一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在猜你准备什么时候行动。】埃尔文刚往沉寂了多日的“四人帮”群里扔了一句话,就得到了韩吉秒回。

【进展不顺?】

【明摆着的呀米克哈哈哈哈】

【……我还什么都没说】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们懂得】

【需要我们做什么?】

【找个有意思的地方聚一聚就好】

 

韩吉和米克早在大学时代就与埃尔文相识了,他比他们年长一届,不在一个专业也不隶属一个学生组织,照理说很难有什么交集,更别说进入挚友这个行列。但往往有时候事情发生的就是如此匪夷所思,“同类”总是能以各种方式聚集到一起。

大一的百团大战,面对操场上仿佛招聘会一般的热闹场景,埃尔文义无反顾的加入了“电影赏析”社这种光听名字就让人觉得生存不易的社团。

身高188,仪表堂堂,能言善辩的埃尔文,一不去篮球部进个zone,二不到礼仪部卖个色,三拒绝辩论队橄榄枝,简直堪称暴殄天物的典范,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沦为舍友们唾弃的对象。放着可以吸引妹子的装备不用,跑去电影赏析虚度年华,毁了舍友们各种沾光蹭福利的机会,不是对组织的背叛是什么。

但埃尔文有自己的打算,社团不过是一个挡箭牌。对于他来说,大学就是个变相的社会,处理的好是一块垫脚石,处理的不好就是堕落的开始。除去学业和必要的学生会活动,剩下的时间是笔巨大的财富,然而多数人都是挥霍一空徒留日后懊悔。他需要一个社团作为借口,挡掉所有无意义的活动应酬,而这个社团本身又不能给他带来任何额外负担。

埃尔文学的是软件工程,但这远不足以支撑他要的将来,他心知肚明自己不是能给人打工的料,也目标明确知道该牺牲些什么。

“电影赏析”社的固定活动就只有一周一次聚在一间教室里看投屏的电影,这个社团只有“赏”没有“析”,埃尔文也是偶尔参加,每次参加还都心不在焉,默默盘算着其他事情。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大二老社员隐退,前社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大旗交到他手上,嘱咐他不要负了前辈们的一片心血。全盘接收了前社长期望的埃尔文虽然没好意思直接开口吐槽社员就只剩下两个(除他以外还有一个长期失踪人口),但心里已经打算取消每周一次的活动,让这个社团名副其实的名存实亡,如果不是收到了韩吉和米克的入社申请的话。

 

韩吉学的是对金钱和女性都不太友好的生物专业,对抗各方面的压力执拗的准备一条路走到黑。而米克就是传说中放着好好的家业不继承偏要逆流而上的富二代,学了个化学专业吵着要去当调香师。埃尔文看到入社申请的时候只当是个麻烦,见到两人后发现果然是个大麻烦。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三个人可谓是臭味相投,吃了一顿饭以后就结成了统一战线。大家抱着类似的想法进了同一个社团,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战友,又何乐而不为?

一开始的社团活动三人还假装矜持一下,放的都是些有格调的小众电影,然而撑不过一个月,投影布上就出现了毫无营养的鬼片甚至还错播了足足十分钟岛国动作片,再过一个月连电影都被省去,三人直接在酒吧抱起了团。每周一次的正规民间活动被硬生生改成了无定期密党聚会。

都说大学的时候该积累人脉以备不时之需,但三个人心里明镜一般,所谓人脉,是以自身的可利用价值为砝码,大学里积累这种东西还不如交几个知心的狐朋狗友,也不枉少年一场。

酒吧相聚的习惯从大学保持到毕业,从毕业保持到遇见单身的奈尔,再从遇见单身的奈尔坚持到熟识为人父的奈尔,一路风雨无阻,实属不易。四个人在这里哭过、笑过、颓废沮丧过也歇斯底里过,好在时光荏苒,他们也还是最初那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强模样,任岁月也败下阵来。

 

【话说奈尔到底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啊】

【目测是在带孩子。】

【你哪有目测,你是用鼻子的吗】

【韩吉你主意多听你的】

【我有不好的预感……】

【多谢埃尔文学长的信赖啊哈哈哈哈,你的小可爱是干什么的】

【中学老师】

【那好办,就去游乐园吧,这周末那里还有周年庆典】


 

TBC


神特么一群中年人跑去游乐园_(:зゝ∠)_

评论(7)
热度(67)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