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爆肝协会抽签】缝隙里的视线

据说这次的抽签主题是凉飕飕?

6号,缝隙里的视线

你们以为我会写鬼故事或者暗搓搓偷窥的利利/团团吗?

啧啧啧,太天真了

原著背景,发生在主线故事之前



“对了,上次说的经费的缺口已经补上了。”埃尔文边说,边漫不经心的抓过角落上的一沓文件往木桌上顿了顿,沉闷的响声像是要往干燥的空气里注入了活力。利威尔望着文件被敲的整齐的底部,暗自松了一口气。秋季干燥的气候似乎正通过空气像人体掠夺水分,缺水的躯体仿佛堆砌的干柴,轻微的火星也能燃起火来。那沓文件自利威尔进入办公室起就放在那儿,凹凸不平的边缘几乎在瞬间就捕获了他的注意力,它们参差不齐让人难以忍受。他不能在埃尔文讲话的时候冲上去整理文件,但也无法控制自己不去看那些微小的沟壑。

短短几分钟的对话利威尔坐立难安,他愤愤不平的将这样的不寻常归咎于天气。无论遇到什么烦心的事都可以甩给天气不是么,反正被抱怨的那个永远也说不出话来。好在现在,问题总算解决了。

“这么快?”利威尔罕见地挑了挑眉,“这次是哪个贵族?”

“不是贵族,是韩吉。昨天才拿给我的。”埃尔文重新绕道桌子的另一头,将泡好的红茶递到利威尔面前,后者不客气地接过茶杯,心满意足抿了一口,味道刚刚好。埃尔文顺势坐到利威尔的旁边,看着他喝下一大口,又看看桌上才被整理过的那沓文件,那叠纸张的边缘恰好位于视线靠下的位置,埃尔文恍然大悟。

“韩吉?为什么她会有钱?我以为那个四眼的全部家当就是实验室的瓶瓶罐罐。”

“确实让人很在意。不过她说都是正当的劳动所得,让我安心使用。”

三天前开会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调查兵团的经费出现了一点缺口,数额不大,但无从填补。原本这次下拨的经费应该是刚刚好,无奈层层关卡之后便不出意料的少了一些。在埃尔文思索着该向哪个贵族游说的时候韩吉出现了,笑嘻嘻的把钱拿给他,还说着什么这是他应得的,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既然韩吉说没有问题,埃尔文就没再追问。

 

埃尔文的视线再次扫过利威尔的时候,对方一脸欲言又止,“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明天的公开演讲能取消吗?我有不好的预感。”

“你知道这次的演讲很重要,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埃尔文。”利威尔烦躁的皱起眉头,咬了咬下嘴唇,埃尔文熟悉这个无意识的小动作,他曾在夸奖他的黑发和送给他新领巾的时候见过,利威尔在寻找措辞。然后埃尔文听到对方重重的吸进一口气再吐出去,浓重的焦虑几乎通过叹气直接蔓延至他的心里。

“我能知道是什么让你做出了这个判断吗?”

“最近来找你的时候总是感觉到一股视线……“利威尔顿了顿,”就像掉进粪坑里一样。”

“是吗,可我们最近一直都待在这里。调查兵团的本部没有外人,都是些值得信任的部下。你是不是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

“值得信任不代表就安全。应对各种暗杀偷袭我可比你有经验的多。”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

“埃尔文,我知道现在很关键。正是因为如此,你才不能有事。阴沟里的老鼠没有任何规则可言。”

“可我们也不能在没有根据的情况下取消这次的活动。”

“要等到事情发生之后才叫有根据吗?让民众明白自己的处境固然重要,但你的安危更重要。那些满脑子只有自己的猪猡完全不能指望,包括现在坐在那个王位上的老头子也一样。如果有一天要我在王和你之间选择一个活下去,我会毫不犹豫的选你。“

埃尔文怔了怔,像是听到了什么匪夷所思的话。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他说,然后看着利威尔一口喝掉剩下的红茶,再从沙发上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希望你真的知道了。”埃尔文继续看着这个矮小的身影,心跳突然变的猛烈,疑问绕过大脑,脱口而出,“如果我不再是团长了呢?”

利威尔足足反应了几秒,才弄清楚对方问的是什么,“说什么蠢话。”他头也不回的回答,埃尔文顿时觉得自己的体温下降了好几度,“我的选择永远不会变。”然后又高的有些不寻常。

 

 

公开演讲实属无奈之举,可调查兵团已无其他办法。仅仅隔着几十米高的围墙,就足以让民众觉得巨人不过是遥远的传说。但大多数人都想不明白,过去没发生的,现在没发生的,不意味着以后也不会发生。而只有切身体会过巨人的恐怖的人才会懂得,一旦怪物破墙而入,墙里的人类便会沦为待宰的家畜。

从基斯开始就收获寥寥的调查兵团被交到埃尔文手中,但还没等到他开始大刀阔斧,他们就不得不面对支持率下降、经费短缺等各种问题。和平时期的调查兵团,在很多人眼里都是赶着送死的米虫。

利威尔坐在马车里,却没停止过向外张望,他粗粗扫过两旁的民众,探寻可疑之人。

“其实你可以不用来,兵团那边需要人,米克……”

“闭嘴。”

利威尔现在就像只炸了毛的猫,埃尔文已经在脑海里想象,尾巴高高竖起,爪子扣着地面,露出尖牙利齿。他这么想着,然后伸出了手。宽大的手掌抚上利威尔的头顶,顺着柔软的黑发直到后脑的发梢。

“你在干嘛?”被摸的人仿佛受了惊吓,平时总是半眯的眼睛此刻睁得滚圆。

“……你后脑有东西……”埃尔文猛地回过神,尴尬的搜寻借口掩饰自己的失态。

“你看得见我后脑?”

“咳,你刚刚转头的时候……对了,上次提到的那些宗教狂热分子?“

“我派人查过了,看样子是个人行为。”

利威尔变得如此小心翼翼,究其根本是那股不知道从何方来的视线所致。每次只要他一靠近埃尔文,那股视线就会随之而来,仿佛黏在了身上,怎么甩都甩不掉。而当他一人独处或者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时候,就什么事也没有,这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股视线是针对埃尔文的。再加之一周前那次小型火灾——有人烧了马厩后面堆放的干草,还往墙上喷了“异教徒”。总总迹象表明,埃尔文现在不适合在人多的公开场合露面。

他必须保护好他。

 

埃尔文在台上慷慨陈词的时候利威尔就站在他的斜后方,一刻也不曾松懈过,台下的看客里还安插了调查兵团的人,附近的建筑物也派人检查过了,就这样坚持到最后,利威尔想。

几分钟之后,一个端着托盘的妇人出现在他的视野,托盘上放着水杯,而她正朝着台上走来。利威尔把她拦了下来,紧盯她的手,示意她把托盘给他就可以。

眼前的妇人满面笑容,却在利威尔接过托盘的一瞬间,似恶鬼上身。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从托盘下而出,速度极快,不眨眼就逼近了利威尔的喉咙。好在利威尔有所防备,后仰躲过了匕首,然后他迅速下蹲,右腿一个横踢就掀翻妇人。本来以为危机已过,但利威尔却觉得头皮发麻,喉咙干燥的发不出声来,冷汗从毛孔中冒出,心跳变得异常。他记得这种感觉,在手指按上母亲脖颈的时候,在彻夜等待凯尼的时候,在调头寻找法兰和伊莎贝尔的时候。

利威尔回过身,没等大脑下达指令,身体就已经朝着埃尔文跑去,然而那个人却仿佛站在遥远的天边。快一点,再快一点,利威尔告诉自己。

 

 

【那是不是利用你心知肚明,不要欺骗自己,这样完全不像你,埃尔文。】

【就算你是对的。我们都清楚自己的处境,这微不足道的性命究竟能在巨人口中存活到几时。】

【正是因为这样,别让自己留有遗憾。如果不可挽回的那天到来,你会后悔的。】

埃尔文回想起曾经和韩吉的对话,它们此时反复回响在他脑海,每一字每一句清晰无比,像是锤子重重击打他的心脏。【你会后悔的】,是的,我已经后悔了,埃尔文想。他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利威尔,那人紧闭双眼,平日里眉间的褶皱也再无踪迹可寻,埃尔文曾经笑着抚平它们,而现在他无比期望能再次看到它们。

那日的演讲没能继续下去,因为利威尔就像只被射中的鸟倒在他的怀中,而他也确实被射中了。先前偷袭的妇人只是个幌子,为的就是把利威尔引离埃尔文的身边。妇人倒下的那刻,一支离弦的箭已经从阴暗的角落射向埃尔文。利威尔已经反应了过来并跑向他,没人知道他是如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跑过了那样的距离。埃尔文就像是个傻瓜蛋,和那群看客一般,反应过来的时候利威尔已经倒下了,胸前插着那只本该扎在他身上的箭。

医生说箭射在了心脏附近,而利威尔已经昏睡了两天。

显然,如果利威尔不冲过来,那支箭也不会射中埃尔文的要害,但他明白,利威尔永远不会袖手旁观。无论多少次,无论这支箭瞄准哪里,这个黑发的小个子都会来到他身旁。

如今事情已经查明,确是那群宗教狂热分子所为。但他们的计划起于演讲前一天,也并没有任何监视行为。也就是说利威尔说过的视线来源另有其人,埃尔文思索着各种可能性,觉得有必要彻查一下。

“你这样杵着也帮不上什么忙。”韩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但埃尔文并没有回头,他的视线至始至终只在一个地方。

“发生什么了吗?”

“我是来叫你吃饭的。”

“我马上就去。”

“照顾好自己,别让他替你担心。”

 

埃尔文绕到床的另一边,在阳光即将变得刺眼之前把敞开的窗帘拉上。

“埃尔文?”虚弱的声音飘进埃尔文的耳朵,像是黑夜里燃起的烛光,微弱但足以照亮前路。

埃尔文几乎在名字还没有被念完的时候就转了过身,那双灰色的眸子正看着他,和之前无数次一样,分毫不减。

“还好吗?”

“死不了。”利威尔看着埃尔文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双手放在膝上,表情纠结,欲言又止,“你那是什么样子,一脸便秘的表情,今天是还没有拉……”

话音被突兀的截断,利威尔感觉到唇上温柔的触感,然后看到眼前放大的埃尔文的脸,对方轻柔的呼吸拂过他的脸颊。利威尔微微张开嘴,毫不羞涩的卷过对方的舌头,默契的仿佛他们已经做过百次。

 

 

此时屋外,韩吉鬼鬼祟祟地趴在门上,调整角度顺着门缝往里看。莫布里特站在她身后,满脸的无可奈何。

“分队长,”莫布里特压低声音,“我们这样不好吧?”

“废什么话,赶紧画。该死的埃尔文把视线都挡住了。”

路过的米克在韩吉身后驻足,停顿了几秒钟才出声询问。

“你在干什么?”

“给调查兵团挣经费。”

 

END


是个深井冰一般的故事,所以视线是谁的,大家猜到了吧?

评论(9)
热度(77)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