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Inside His Eyes

群刊内容

原著向,时间刚好是第二季结束

灵感来自于歌曲《inside her eyes》的名字

和上一篇的题材一样,关于“归来”,不过走向完全相反(笑)



1.

三笠在看到利威尔一个转身出现在食堂门口的时候,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一瞬间进入了御敌状态。三秒钟之后这个矮个子的长官视线扫到这边的时候会看到什么?如今余下的104期新兵齐刷刷围着一张餐桌,有人表情纠结,有人一脸担忧,还有人大大咧咧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而暴风中心的艾伦和让,正互相越过中间那张桌子,揪着对方的衣领,眼里都要喷出火来,全然就是随时准备动手的架势。然后会发生什么?那个矮子搞不好一拳就能把这两个家伙送进医务室,三笠如是想,让就算了,艾伦才经历过一次激战,不能再让他受重伤了。

身体总是比头脑的反应更加精准,就在利威尔的面部开始往这里偏转的刹那,三笠已经一手逮住一个后脑勺,然后同时发力,将艾伦和让面部朝下直接按到了桌面上。“嘭”的一声,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

“三笠你干什么!”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艾伦,从三笠手掌下逃脱的脑袋几乎马上就恢复了活力。

“我说你们……在搞什么。”而比三笠的回答更快的,是来自利威尔语气不善的发问。

“交流感情。”

“哦?交流感情?”利威尔直直的望向三笠,重复着她的回答。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上十公分的男人,三笠却分明感受到了强大的压迫感。

“报告兵长!那个……我们是在玩对视的游戏。因为最近的事情,大家情绪都很低落,就想着做点什么缓解一下……”

就应变能力来讲,阿尔敏显然是这群人里最出色的一个,三笠暗自松了口气。但他说的其实不对,不完全对。

自从前段时间墙外的一战,三笠对艾伦的感情就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他挡在她身前的时候,三笠竟然觉得,就算他们无法活着回去,也不再是令人恐惧的事情了。

最先看出她不对劲的是韩吉,那个平时行为诡异,总是闷头在实验室捣鼓的分队长,却出人意料的细腻。三笠并不是会和别人分享这些的人,但她更厌烦如此婆婆妈妈的自己。那个时候韩吉告诉她“直视别人的眼睛会有有趣的发现。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的眼睛,根本撑不过三秒”。          

三笠想确认一些事情,所以趁着吃晚饭前的时机,她对艾伦说“我们来比一下吧,看着对方的眼睛,先移开视线的人就算输”。

然而事情的走向变得有一些奇怪,参与进来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嚷嚷着“绝对不会输给你”,然后气势汹汹的分坐餐桌两边,各自较劲起来。可惜的是直到艾伦和让对上,三笠也没能如愿让艾伦看着自己的眼睛。

“兵长也来试试吧!”忽然地,有人这么说。

 

 

2

利威尔摸不清楚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他在晚饭前来食堂查看情况,却被一声闷响吸引去了注意力,接着就看到那群抱团的新兵。

前段时间艾伦的夺回战他们损失惨重,埃尔文作为核心甚至失去了一条胳膊,好在人是回来了,只这一点便值得庆幸。再加上那人昏睡了几天现在已经能下床活动了,因此利威尔的心情还算的上是不错。

不过眼下,利威尔已经被卷进了这群小鬼的什么“对视游戏”,刚刚萨沙不怕死的提议引来其余人的起哄,说什么“是兵长的话一定所向披靡”。事已至此再拒绝就显得小家子气了,纵使利威尔满肚子不情愿,也还是坐了下来。

对面的人从阿尔敏换成了萨沙,不过也没有什么区别,就算是三笠,也没能撑过十秒。小鬼就是小鬼,只消稍稍瞪一眼就吓掉了魂,利威尔满不在乎的想,完全忽视了就算是久经沙场的老兵,在这双三角眼的威慑下也会同样斗志全无。

就在这场无趣的游戏接近尾声的时候,出现了意料之外的挑战者——埃尔文史密斯在这周之内第一次出现在了兵团的食堂。

“团长也来试试吧!”不知道又是哪个不嫌事多的家伙煽风点火,“我们已经没人能赢兵长了。”

而他们这位刚从伤痛中恢复过来的团长竟然欣然接受了邀请,就这么优哉游哉的坐到了利威尔对面。

“啧,都这样了还不老老实实在床上躺着。”

“成天卧床也不利于恢复啊。”埃尔文笑笑,看样子是准备和利威尔来上一局了,“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兴致。”

“打发时间而已。倒是你,别以为我会对伤员放水,现在走还来得及。”

“不要小瞧我啊利威尔。”

“哈?输了不要哭鼻子。”

这场比试在阿尔敏的裁决中开始,利威尔歪歪斜斜保持着一条胳膊搭着椅背的坐法,似是根本没把对手放在眼里。他听到围观人群的窃窃私语,打赌谁能获胜。

利威尔少有像现在这样目不转睛的看过埃尔文的眼睛,夺回战之后他连着几天在床边照顾他,看到的都是一脸愁容密不透风的双眸。

而现在,利威尔望着那双眼睛,湖蓝色的虹膜,黑色的瞳孔,玻璃珠一般泛着醉人的光泽。蓝宝石,脑海里突然蹦出了这个想法。他曾在某次贵族的聚会上见过,熠熠生辉、光彩夺目的石头,现在看起来简直一模一样。埃尔文和那些毫无用处的石头,利威尔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他们都一样坚硬无比。

利威尔不知道这次作战的细节,这条伤腿让他失去了跟在埃尔文身边的机会,所以他不清楚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把自己的胳膊扔在墙外的。但他依稀能够猜到,一定是为了目的不顾一切的疯子行径,他甚至能想象到他当时全然不在乎的表情。埃尔文史密斯是这样的人,从他们相识至今丝毫没有改变。

他会觉得疼痛难忍吗?他会觉得遗憾吗?到底有没有什么事能让他动摇哪怕分毫?利威尔的好奇心像是雨后暴涨的河水,几近决堤。然后他变得非常想触碰那双眼睛、鼻子、嘴唇,以及那条空荡荡的袖管……

 

 

3

韩吉极少在开饭点到达兵团的食堂,或多或少总是要迟上一些,因为在她看来,与实验室里的宝贝们分别的每一秒都让人心痛不已。然而这一次,她少有的出现了懊恼的情绪。对八卦消息的灵敏让她在踏入食堂的那一刻就嗅到了空气中令人蠢蠢欲动的因子。定睛一看,原来是调查兵团的两个头目在公开较量,比试的内容竟是连那些满大街乱跑的小孩子都不屑于玩的东西。可惜的是,韩吉出现的时候,胜负已经见了分晓,利威尔先一步移开了视线——从埃尔文的脸上转移到了他不存在的右臂。

“哈哈哈哈哈真可惜啊利威尔,不过输给埃尔文也不是什么值得沮丧的事啦。”韩吉在围观的人散去之后迎上去拍了拍利威尔的肩膀,却只得到对方嫌弃的白眼。

以往吃饭的时间韩吉总会和埃尔文以及利威尔坐一桌,她顾不上吃相,速度总是快人一些,也就把前头落下的时间补了回来。而这一次,在她目睹了利威尔对埃尔文口不对心的体贴后,毅然决然选择远离那个是非之地,跑来和104期的新兵们坐一桌。

“韩吉分队长不和团长他们一起坐了吗?”

“那个啊……利威尔输了心情不好我还是不去凑热闹了。”哪里是心情不好,分明是心情很好,韩吉偷偷瞄了一眼坐在前排角落里的两人,只见利威尔十分顺手的挑了两片菜叶塞进埃尔文嘴里。

“对了你们为什么突然玩起这个来了?”

“最开始是三笠说要和艾伦比一下的,后来大家就都玩起来了。”

韩吉记得几天前自己对三笠说过的话,没想到真是个行动派。那个大家口中不可多得人才,终究还是十几岁的少女。

“结果怎么样?”

“让那个混蛋突然插了进来,所以就没怎么样了。”艾伦嘴里嚼着东西,口齿不清,愤愤不平。好在当事人之一的让不在这一桌,否则免不了又是一番战火。

“三笠赢了吗?”

“让在对视上三笠的一刹就缴械投降了,我原以为他能多坚持一会儿的。”阿尔敏这么说着,就像是在搞战术分析,“不过我也没资格说他,我和谁对上都输。”

“总好过萨沙,到最后总是看着对方的眼睛流口水,都已经没人乐意坐她对面了。”

 

“韩吉分队长!”饭后,三笠叫住了准备离开的韩吉。

“三笠呀,别灰心,我觉得艾伦那小子完全没开窍。”

“不是艾伦,是团长和兵长……”三笠望向一脸不解的韩吉,似乎有点犹豫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出口,“在你来之前他们已经这么看着对方有一分钟了,我以为他们……呃……还是我想多了?”

“哈哈哈哈。”聪明如韩吉,马上就理解了话里省略的部分,她笑得张扬,配上反光的眼镜片竟有几分渗人,“因为那不是喜欢啊,三笠。”

 

 

4

埃尔文没有听从利威尔的话——在晚饭后回宿舍休息,而是径直走到了办公室,并非争分夺秒赶着工作,他只是有点心神不宁,办公室肃穆的氛围恰好可以安抚内心的躁动。

没错,他心神不宁。手臂被巨人咬住的瞬间也不曾有过慌乱的埃尔文,一小时前看着利威尔的眼睛,心脏竟然忘记了以往跳动的节拍。

那是双深灰色的眼睛,是夜晚的颜色,却也是希望的颜色。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言行粗暴但情感细腻的利威尔就像他的头发和皮肤,非黑即白。但对于埃尔文而言,这个黑发灰瞳的男人拥有世上最绚丽的色彩,足以使日月星辰失色。

就在刚刚,他看着他,用光了这辈子所有的意志力,阻止自己的身体脱离头脑的掌控,越过桌子去亲吻那双眼睛。如果不是利威尔先移开视线,他们便极有可能成为明天的头版头条。

“你在发什么呆?”“罪魁祸首”此刻突然出现在眼前,让已经恍恍惚惚的埃尔文以为自己做起了白日梦。“我敲过门了。”

“不好意思,我没听到。”

“不舒服的话就回去休息啊,我吃饭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吧?”

“不,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艾伦的事情?即使如此也拜托你先看好自己的身体,如果这种时候过劳死我们也会变得很麻烦……”

“没那么严重……利威尔你刚才笑什么?”完全不打算再和对方就这个问题讨论下去的埃尔文生硬的转换了话题。

“我什么时候。”

“吃饭之前,我们对视的时候。”

“啊……我想到一些东西,就是上次见到的那种石头。那些猪猡总拿来炫耀的,蓝宝石?”

没有给出回答的埃尔文却笑弯的眼角,那些愉悦与快乐像旺盛的藤蔓,毫不掩饰的顺着眉梢爬满了整张脸。

“啧,你又在笑什么?”

埃尔文保持着这样的笑容看了看眼前那张写满了不耐烦的脸,然后俯身向前,亲吻了那双咄咄逼人的眼睛。

“我一个小时之前就想这么干了。”

“那还真是多亏我输的及时啊。这副样子连那群小鬼都会笑你的。”

“他们总有一天会明白。”

“明白什么?为什么一个年近四十的大叔会露出想要撒娇一样的表情?怎么样,要我把肩膀借给你吗?”

“那还真是感激不尽。”这么说着的埃尔文果真就把脑袋埋进利威尔的颈窝,蹭蹭再嗅嗅,意味不明。接着他用剩下的左手环过他的腰,像是抓着整个世界。

利威尔被突如其来的动作磨掉了脾气,只是哼哼了一声,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他如愿摸上他右边的肩膀,轻轻揉着,一遍又一遍。

“我回来了,利威尔。”

“欢迎回来,埃尔文。”

 

 

END


评论(17)
热度(124)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