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A Hero Comes Home

食用说明

1. 原著向

2. 不甜,不甜,不甜,重要的事说三遍,虐不虐看个人。

3. 灵感及题目来自于歌曲《A Hero Comes Home》(in-film version),

   全程《权利的游戏》插曲《Blood of My Blood》和《The Rains of  Castamere》循环播放


 

1.

在巨人之谜解开后的第3年,艾尔迪亚和马莱的战争全面爆发。彼时,岛上的巨人已被完全清理干净。马莱人从水路发起的进攻皆为艾伦和阿尔敏化身的巨人所挡,但大量的现代兵器以及数量庞大的巨人在作战伊始为马莱博得了优势。然而,兽之巨人的战死以及逐渐掌握始祖巨人之力的艾伦耶格尔却为艾尔迪亚带来了转机。不久后,马莱的战况与日剧下,被迫签下停战协议。以永不侵犯帕拉迪岛和割让部分领土结束战争。

三座高墙已形同虚设,墙上的城门常年敞开着,为了鼓励民众,王政府做出了表率,在玛丽之壁外建立新的宫殿。由此,越来越多的人从那道小小的门里走出去,在更加广阔的土地上建立家园。自由与和平终于不再是纸上的寥寥数语,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2.

人类的据点开始向墙外延伸,那片曾经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的土地,转瞬间从地域化身为天堂,如同涂满蜜糖的面包,透亮的黄色泛着诱人的光泽。蚂蚁成群结队将其占为己有再啃食殆尽,贪婪的模样倒和巨人有几分相似。

利威尔站在高墙之上,看着越来越多的人从牢笼中走出去,却说不上有多高兴。

艾尔迪亚人不再是猎物,他们控制了始祖巨人,夺回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土地。那些几年前还躲在墙内瑟瑟发抖的保守派,前不久在议会上强硬的仿佛换了一批人,吵嚷着不该接受停战协议。“既然已经握有始祖巨人,就应该把他们曾经对我们做的事情还回去”是利威尔最近听的最多的句子。“圈在猪窝的懦夫当然想要报复,因为战争一旦开始,猪猡就只会躲进泥里吓得失禁”,利威尔毫不客气的反击,看着那群外强中干的人一脸吃瘪的表情,心里满是厌恶。

自保和伤害的界限总是模糊不清,饱受欺凌的弱小和目中无人的暴虐中间也只差了一个始祖巨人。利威尔不知道也没法再知道,如今构建在断壁残垣之上岌岌可危的和平与自由到底能持续到几时,又是否是当初那群献上了自己心脏的笨蛋所期望的那一种。

【无论持有何种理由,憎恨或者渴望,说到底人都在为欲望而战。差别只在于,这种欲望,就竟是一己私欲,还是多数人的诉求。所以我总觉得,说不定巨人本身就是人的欲望。既然是欲望,就难有终结的时候。】你总是对的,埃尔文,事到如今你也还是对的。而我的欲望,不过是再见见你,利威尔沮丧的想,这大概比消灭所有巨人更荒唐、更贪婪。

 

3

对于有些人来说,战争的结束意味着全新的开始,不用忍饥挨饿也不用担惊受怕,明天再不会遥遥无期。时间将温柔的治愈那些血淋淋的伤口,失去的大概会以另一种形式再度回到身边。阳光拨开厚重的云层,从万丈之上倾泻而下,而他们,将以虔诚的姿态拥抱崭新的开始。

但是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平和的生活只能算另一种噩梦的开始,当他们再不用思考该如何活下去,那些盘踞在角落里的,曾经无暇顾及的林林总总,便会倾巢而出,让此后生活的色调变的暧昧不清。身体在阳光下得到安宁,灵魂却躲在黑暗里抽泣。

“利威尔你是哪一种?”韩吉撞着他的胳膊,笑的一脸人畜无害,“准备好迎接新生活了吗哈哈哈哈~”

利威尔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这只奇行种,似是陷入了沉思。他活了下来,得以从那场旷日持久的残酷战争里苟延残喘,却不知道今后该如何活下去。

与兽之巨人的那场战斗中,他差一点死去。解决了那只长毛怪物的利威尔筋疲力尽,几乎动弹不得。突如其来的敌人让他无暇防备,关键时刻,三笠冲了出来为他挡了一下,然后年轻的躯体在他眼前下坠凋零,和无数个鲜血淋漓的曾经别无二致。之后利威尔就在床上躺了两周,清醒过来时战局已经发生了扭转。韩吉告诉他,艾伦因为三笠的死意外掌握了始祖巨人的力量,反击之战已然打响,胜利的天平终于向他们倾斜。

【没有关系,我的时间不多了,很快就会见到她。】利威尔去找艾伦的时候他这么说,【兵长你是我最尊敬的人, 你要活下去,替我们看看最后的胜利。】

 

“别傻了韩吉,收起你那张便秘的脸,我们不属于任何一种。”

利威尔之所以还好好地活着,并非渴望,只是因为没有资格死去。

 

4.

调查兵团早在埃尔文牺牲的那天便经历了一次换血,以团长为首,与巨人为敌的战士们被永远埋葬在了无知的昨天。那个将蓝白双翼作为标志,视自由高于一切的兵团与过去的连接仅剩下韩吉、利威尔和104期余下的士兵。

而在停战协议签署的一个星期以后,调查兵团便彻底与过去作别。第14任团长韩吉被调到研究部门,专心从事她热爱的科学研究;利威尔兵长拒绝了进入王权中央的机会,被授予训练兵团团长的职务;104期唯一还活着的让基尔希斯也进入宪兵团高层。

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英雄们有了理想的去处,追求梦想的新人们接过燃烧的希望 之火本是皆大欢喜的事。可是让却在只有三人的升职聚餐上大哭了一场,他以清醒时绝对不敢的姿势死死拽着利威尔不撒手,说兵长你看我还是去了宪兵团,踩着他们的尸骨去过丰衣足食的太平日子。身体已经不太好的韩吉用力拍着他,调笑的说当年的小鬼也长大了啊可是怎么变得像个老头子一样,然后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利威尔依旧是那张冷漠的脸,看着一边哭一边笑的两个人,沉默不语。在让快要喝的不省人事之前重重的揉了揉他的脑袋,“既然知道,就给我好好的活下去,连着他们的份,用力活着。”

这会是他们希望的,这会是埃尔文希望的。

 

5

士兵长这个职位在调查兵团延续了下去,由现在综合实力最强的人接任,不单指战斗力,还囊括了统筹领导能力,做着和以前利威尔大同小异的工作。兵长也许可以有很多,但人类最强却始终只有一个。这个名号已经成为了利威尔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无论他走到哪里,纵使死亡也无法将它剥离。

韩吉去研究部门是她的心愿,让去宪兵团任职也合情合理,可利威尔已经没有再往高处爬的理由,权力本就不是他追逐的目标,他因为某个人离开地下街过上与死神搭伙的日子。他为人类的自由而战,但却并非效忠于此。至始自终,利威尔的目光仅仅追随一人。

 

希斯塔利亚女王将原来调查兵团的军营分成了两部分迁到了其他地方,利威尔所熟识的那座建筑则变成了纪念馆,训练场改造成了墓园。密密麻麻的一大片,所有人都在那里,那些他熟悉的和未曾谋面的人们,安静的躺在那里,聆听新世界美妙的歌声,却被禁锢着发不出声音。

利威尔路过墓园,但从未进去过,木栅栏包围的门上挂着金属雕刻的自由之翼,下面写着“致英雄”。这是“曾经的”调查兵团的专属地,出于人们对英雄的渴望,更出于女王的私心。

所有的人都拥有一块墓碑,上面记着名字,参军日期,战果,和死亡时间。年轻的名字被刻在墓碑上,如同将荣耀熔进骸骨。但埃尔文除了墓碑外,还有一座雕像。立在墓园中央,站在石雕马旁,穿戴立体机动,披着斗篷,向前迈着步子,神情坚毅。利威尔总是绕着几百米的墓园栅栏一圈圈的走,就像是绕着埃尔文一圈圈的看,那个男人已经被写入教科书。第13任团长和他的调查兵团,带领人类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并为此献上自己宝贵的心脏,至死不渝。

埃尔文史密斯像活着一样死去,利威尔阿克曼却如死去一般活着。

 

6

利威尔搬进了训练兵团的宿舍,不是一直以来团长住的地方,而是一处由集体宿舍改造的房间。利威尔固执的拒绝了女王陛下为他准备的小别墅,态度强硬的要求搬到这间年代久远的旧宿舍,如同听不进后辈建议的古怪老头。

宿舍里只粗略的放置了床铺,书桌和柜子,这些都是从原调查兵团驻地的团长室里搬来的,埃尔文之后再没有人用过。老家具色泽暗淡,散发出陈腐的味道。

身边的人无法理解利威尔的做法,戎马一身、战功赫赫的英雄到头来却蜗居在训练兵团的老旧宿舍。每逢此时,利威尔都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回答“不过是间房子而已”。

不过是间房子而已,心在的地方,才能称之为归处。

唯有韩吉知道,那间宿舍是埃尔文训练兵时期住的地方。

他们在残酷的岁月里拥抱取暖,却在和平的年代流离失所。

 

7

利威尔不是训练兵出身,但他有他的方式。曾经埃尔文信任他,将士兵的训练内容全权托付,如今希斯塔利亚做了同样的事情。兵长的训练更有效,女王陛下这样对他说,叫的还是“兵长”。

有效的训练方式往往意味着更为严格苛刻的训练过程,习惯疼痛习惯混乱,才能在真正绝望的环境中游刃有余寻找生机。调查兵团的士兵坚持了下来,甚至没有一句怨言,因为他们明白,不在利威尔的训练中拼命,就会在某次与巨人的战斗里送命。但是训练兵团的新兵们不明白,即使此刻他们不拼尽全力,可见的时间里也不会再有生命危险。

“不过是再派不上什么用场的英雄。”

“调查兵团里的训练都这么惨吗我才不想去。"

"为什么现在还有学立体机动啊,巨人不是已经站在我们这边了吗?“

那些嘻嘻哈哈的年轻人那么说着,为人类献出心脏终究沦为了过时的把戏。

利威尔曾经是战场上最锋利的宝剑,可是和平年代谁还再需要一把已经生了锈的利器,它甚至成不了摆设。对于利威尔而言,埃尔文是夜空的北极星,没能照亮整个黑夜,却为不堪堕落的灵魂指明方向。他曾目不转睛的望着那颗星星,纵使前途暗淡无光也未迷失过方向。然而现在,在白昼降临之后,利威尔却变得手足无措。

 

8

时间带走了很多东西,伤痛、仇恨、健康,唯令思念历久弥新,融入骨血。利威尔开始翻看埃尔文留下来的物件,那些占满了整个书柜的书籍,还有桌子抽提里零零碎碎的小纸片。他对密密麻麻的文字没有兴趣,但是泛黄的页面边缘总能找见他的批注,刚劲有力的字体,见字如面。

利威尔粗粗看过书里的内容,然后逐字逐句阅读那些五花八门的批注,有感想,有总结,有质疑,还有频繁出现的,自己的名字。

【利威尔的训练方式应该得到推广】

【没想到利威尔喜欢的红茶还有不同种类,但我觉得它们都是一个味道】

【果然,巨人的真面目是人类,有点担心利威尔】

【真想和利威尔一起去看看啊】

利威尔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呼吸开始急促,手心里的湿滑感慢慢加重,平静了的太久的心脏又敲打出鼓点般的节奏,一下一下让人难以承受。似是站在冬去春来的节点,一边是葱郁的生机勃勃,一边是融雪的肝肠寸断。

利威尔放下厚重的书本,跌跌撞撞坐回床上,随手扯过枕头用力抱住。他微微发着抖,把脸埋进柔软的布料,用力吸着气,眼睛里陌生的灼热感才逐渐得到缓解。他想起很久以前埃尔文停在自己脸旁的手,想起他欲言又止的犹豫,想起他眼角眉梢的忍耐。

埃尔文还在的时候,利威尔从不知道他在书里写了些什么,埃尔文不在的时候,他希望自己从未知道他写过些什么。

 

9

韩吉先一步住进了调查兵团的训练场。至此,再也没有人会直呼利威尔的名字。

苍老刻进利威尔的眼角,岁月终是收回了它对他的偏爱。利威尔辞去了训练兵团的职务,回到地下街。住在原来的地方,再买下一间店铺,卖起了红茶。

地下街早在希斯塔利亚当权之后就经过了整改,没有了厮杀打斗,除了阳光不易到达,和地上没有两样。充满干劲的年轻人早就随着大潮走出了高墙,只剩下些老弱病残,安静的如同普通的住宅区。

相比野心勃勃的领略这个世界风采,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利威尔接受了某个年轻作家的邀请,参与到了以调查兵团为主的,关于那段黑暗历史的编撰。

“利威尔先生,我深感荣幸您能协助我们。但我能知道原因吗?据我所知您一向行事低调拒绝了所有的采访。”

“啊,因为受不了外面那些畅销的野史散发出大便一样的臭味。”

“不,我是想问您为什么唯独接受了我们的邀请?我知道之前有很多出版社邀请您出自传,那种肯定会更受欢迎。“

“那些从来就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勋……对我来说,遗忘和背叛无异。”

 

利威尔对于这本著作的要求几近苛刻,前后快两年才终于完成。出版社寄过来的样刊他也仔细看过了,像是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呼吸也变的畅通无阻。

那晚利威尔将书本放在枕边,仿佛闻到了茉莉令人安心的香味。许多年前,埃尔文曾将那种白色的小花放在无法安睡的利威尔枕边,然后温柔的告诉他,【花香会带你入梦】。

这一晚,利威尔睡的无比踏实,他梦到了调查兵团的总部,梦到了佩特拉、韩吉、艾伦……还有埃尔文,那个男人还是记忆里的样子,右手完好无损,拥他入怀,轻轻的在他耳边说,“辛苦你了,利威尔。”

 

10

“世界流动在静谧的时间之下永无终点,你是奔走在最前方的英雄,带领我们趟过浑黑的河水。你的存在点燃了希望之火,将此泪水献给你,将此思念献给你,化作永恒的爱语。我们感谢有你的日子,安息吧,你的灵魂,将会延续。”

利威尔下葬在春暖花开的季节,从此墓园里多了一座墓碑,埃尔文雕像的旁边也多了一另座人像。

参加葬礼的人群离开后,披着斗篷的希斯塔利亚才缓缓上前,她单膝跪在墓碑前,将一块崭新的领巾叠放在那里,眼里的泪水终是冲破了阻碍。

“太好了呢兵长,终于可以回家了。”

 

END


想写一个关于生与死,铭记与遗忘,无法言说的爱的故事,不知道有没有传达到_(:зゝ∠)_

评论(16)
热度(98)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