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4

4.饭不能随便吃


大多数人小时候都有过一种体验,那就是春游/秋游前的失眠,这种由心理到生理的反应除了一半的兴奋和期待以外,还有一半小题大做的担心。担心下雨行程取消、担心塞车游玩时间变短,甚至担心分组找不到小伙伴。而从此往后,会引起成年人失眠的事多半都不如春游/秋游这么美好。

不过这一次,年近35的史密斯先生倒是即将迎来比旅游更让人兴奋的人生大事,着实将这种堪比小学生出游前的辗转反侧又体验了一把。

埃尔文侧身躺在床上,感受着大脑的活跃度奋起直追史上最高水平。他盼星星盼月亮盼到了利威尔,然后又死皮赖脸问到了电话号码,却被米克的一句话浇了个浑身哆嗦。没想到自己全身心信赖着的理智却在关键时刻弃他而去,他竟然没有当场打电话过去让利威尔记下自己的号码,差点辜负了月老再一次丢出了红线。


那天晚上,埃尔文先发了短信试探性的询问了一下,没想到对方却马上打了电话过来,态度恶劣语气粗暴,最重要的是那不是利威尔的声音,倒像是一个发现女儿早恋气急败坏的老爸。好在利威尔不在的时候埃尔文的智商还是在线的,脸不红心不跳编出了“我家小孩出车祸多亏了利威尔先生及时送到医院还垫付了一部分医药费我是来还钱的顺便想多给点儿表示感谢”。对方一听是来送钱报恩的,也没多问就把号码给他了,他还顺便知道了这个号码的主人是利威尔的舅舅这件事。

埃尔文给利威尔发消息的时候没提他给他别人号码的事,利威尔也没问。这种时候,看破不说破是成年人之间的潜规则,双方闭口不谈的默契下是新一轮的你来我往。利威尔拒绝的意味显而易见,埃尔文紧追不舍的决心也不甘示弱。他们约好了周末吃饭,如果利威尔不是突然改变了主意向他示好,那就是来划清界限的。开盘不利是埃尔文现在最棘手的问题。


思考着对策的埃尔文当晚相当应景的梦到了他“曾经”和利威尔的相遇。又是穷追不舍又是两个打一个,还用他的伙伴威逼利诱。这一世埃尔文也就挡在电动车前一副无赖样,没想到上一世为了问个名字竟然把人头按进泥水里。得知了“当年”糟糕的初遇无疑给了埃尔文莫大的鼓舞。

 


埃尔文挑的餐馆位于市中心的外围,是一家粤菜餐厅,全天茶市。之所以选在这里,原因也很多。人流量适中不会太过吵杂,就餐环境整洁是利威尔的菜,茶点口味一流挑不出什么毛病,但最重要的原因是这里是个能好好说话的地方。

埃尔文是要和利威尔消除误会并且争取进一步发展关系的可能性。快餐简餐显得太随意,西餐厅酒店虽然逼格高但是让人有距离感,普通的中餐小炒两个人吃着分量有点为难,火锅面条太考验吃相,想来想去似乎粤菜的茶市最合适。富有市井气息的环境,两人分食一笼的亲近,互相倒茶的乐趣,从上午到中午的悠闲,一切都刚刚好。

埃尔文早到了十分钟,挑了个靠窗的位置,然后左顾右盼起来。


五分钟之后,利威尔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坐到了埃尔文的对面。T恤衫牛仔库,依旧不太友善的面容,波澜不惊的眸子,看的埃尔文一阵怀念。

“等很久了?”

“没有,我也刚到。”

埃尔文把另一份菜牌递到利威尔跟前,布满文字的单薄纸张正骄傲的展示着自己种类繁多的菜色。

“这里下单用的电脑,不过菜牌看着更直接一些。”

刚说完,服务员就端上一壶茶,埃尔文顺势接了过来,倾斜壶身,暗红色的液体顺着壶嘴缓缓而下,醇厚的香气随之弥漫开来。利威尔端起杯子凑近闻了闻,脸上转瞬即逝的惊讶被对面的人全数看进眼里。

“红茶?我以为这里只会有普洱菊花之类的。”

“确实比较少见,不过味道不错。” 

“还不赖。”利威尔喝了一口,赞扬道。

果然没有变,埃尔文稍稍松了口气,那么这家餐厅和这壶茶大概会为自己挽回几分。

 


随后上的几道菜也和红茶一样受到了利威尔的肯定,光是那人眉间舒缓的纹路便足以让埃尔文大为宽心。思考着差不多是时候了的埃尔文准备开口,却未料被利威尔抢了先。

“其实你也不必这样。那天晚上是我车开的太快。”

“不,该道歉的是我。过马路还晃神,之后也一再失态。”

“我开始以为你是碰瓷的。”

“哈哈……说起来你当时是赶着要去哪里吗?”

“回家,太晚了只有妹妹一个人在家。”

“因为工作?”

“算是吧,一个学生放学以后没回家,一直找到晚上。”

“这么说来你是老师?我工作的地方附近就有一所中学。”

“对。”利威尔顿了顿,“既然误会已经……”

然而话还没说完,两人就被身旁玻璃传来的几声闷响吸引去了注意力,只见韩吉敲着玻璃,兴奋的几乎脸都贴在了上面。看着韩吉愉快的转身奔向店门的方向,埃尔文脑海里却只剩下大事不好四个字。


“埃尔文~~”韩吉喊着埃尔文的名字,然后一屁股坐到他旁边。

利威尔看了看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褐色的长发在脑后随意绑成马尾,黄色的T恤配着墨蓝色短裤,一副黑框眼镜正正的架在鼻子上,挡也挡不住的是镜片后面神采奕奕的双眼。

“这位是?”

“利威尔。”埃尔文一边介绍,一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只觉得头脑发涨。

“你好我叫韩吉。”

利威尔没吭声,只朝着对面这个自来熟的人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又转向埃尔文,询问道,“女朋友?”

“不是,你别误会。”

“诶~”韩吉抓过一双新筷子,戳了一个虾饺塞进嘴里,狡黠的双眼在埃尔文和利威尔之间来回扫视,然后笑的一脸不怀好意,口齿不清的对着埃尔文说,“你们在约会吗?难怪你最近都没什么动静原来是有意中人了啊。眼光不错,不愧是埃尔文学长。”

“等等韩吉,不是你想的那样。”

“应该不是还在相亲吧?你以前都不会和相亲对象来这种餐厅的。”韩吉一连串的话引来了利威尔不解的目光,他盯着埃尔文,眉间的褶皱又慢慢浮现。

埃尔文赶在利威尔发问之前岔开了话题,“你误会了……总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在等莫布里特。研究所的数据库下载不了我要的文献,我又等不及文献传递,就打算来这边的图书馆下。”

“莫布里特会迟到还真是少见。”

“是我来的早了。别担心我不会阻碍你们的,吃完这个干蒸我就走。”

 


韩吉的来去如风像是一个小插曲,一曲结束以后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埃尔文在脑子里搜刮着词汇组织语言,想来也只有再拿韩吉开个头。

“她是个研究员,生物方向。虽然为人有点神经大条但是是个非常好的人。莫布里特是她男朋友,也是她副手。”

“啊”利威尔显然对此兴趣并不浓厚,他现在比较在意的是另一件事,“她刚才说的相亲是什么意思?”

“利威尔……”对于黑发男人直白的询问埃尔文并不觉得意外,倒不如说此刻他相当释怀,与其遮遮掩掩迂回作战不如单刀直入瞄准红心。“我希望你能和我交往。”

埃尔文扔出的这句话显然杀伤力巨大,两人之间的诡异气氛几乎就要实体化。利威尔猛地看向他,眉间已经绞成了一团,眼里是震惊、是疑问、是试探。利威尔看着埃尔文,试图从中找出他的意图,玩笑或者别有用意。但什么也没有,对面的人依旧坐在那里,却仿佛脱胎换骨。没有第一眼的慌乱也没有第一面的小心翼翼,他就那么坐着,坦然而真诚。他在期待一个结果,同时祈求一个开始。

半晌,利威尔挤出一个句子,“你脑袋里装的都是大便吗?”

“我脑袋里装的都是你。”

本想嘲讽一下却没想到反被堵了个词穷。

“当然不是要求你马上就接受,只是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我拒绝呢?”

“那我就只能再想想其他办法了。”

“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没关系,我个人并不排斥竞争。爱情中第三个人的出现无非带来两种结果,使原有的感情更加稳固或者,优化资源分配。”

“我不喜欢男人?”

“这个可能性很低,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在一开始就会以此拒绝我。”

“……”

“这样吧,如果在下一次我告白的时候你依旧对我毫无感觉,那么我便不会再纠缠你。暂且当作是一个交易如何?”

利威尔思考了一下,他对埃尔文并不能说全无好感,至少那副皮囊确实是他喜欢的类型。但他不喜欢城府深的人,这类人不是无心就是无情,猜不透不说还自带危险属性。利威尔对埃尔文不甚了解,但从他对付凯尼的小伎俩就知道这家伙绝对不是个人畜无害的类型。可利威尔也讨厌不起来,那晚他看向他时的惊喜和执着,就像漫长的等待意外迎来了终点。他有点想知道,当然只有一点点,这个人的眼睛里究竟看到了什么。

“成交。”



TBC

更的太慢自己都看不过去了但是三次元忙真的很想休息。。。累。。。

评论(8)
热度(101)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