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团兵现代paro】这世上有很多事不能随便做 1

食用说明:

1. 团兵现代paro

2. 玩烂的转生梗

3. 干部组副CP有

4. HE确定

1. 亲不能随便相

 

埃尔文史密斯在最近两周之内匪夷所思的迷上了各种相亲活动,从公园里人头涌动的相亲角,到争分夺秒的相亲见面会,一副如饥似渴的模样让人怀疑他是否隔天就会报名参加《非诚勿扰》。十几年建立起来的“工作狂”形象几近面临崩塌,其对相亲事业的专注度和辛劳度很难让人不联想到大学期末考的那一个月。

 

对此,好友们的看法也是各不相同。孩子都能打酱油了的奈尔非常实在的表示他和玛丽可以帮忙介绍靠谱的人选;通常情况下总是沉默,这次也依旧沉默着的另一个单身狗米克则用眼神表达了赤裸裸的鄙夷,埃尔文觉得他大概是对自己这种“叛变组织”的行为感到不满;而恋爱了很久但始终拒绝结婚的韩吉则一脸幸灾乐祸地拍着他大笑,再上气不接下气的补了一句“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除了来自死党们的花式调侃,更多的人则对埃尔文表达了另一种喜忧参半的关心。这也难怪,毕竟在已经走过的磕磕绊绊的34年里,埃尔文大多数时候都是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他单身是因为每段恋情都太过平淡最后无疾而终,和米克那种换伴儿比换袜子还勤的“单身”完全不是一回事。就连最有可能理解他的韩吉都吐槽过“大概对于埃尔文来说满屏幕的数据表格比肥臀丰乳更有吸引力”。

 

埃尔文谈过四次恋爱。

 

骑士般的呵护是大多数女生选择和他在一起的最初动力,他将所有的一切都做得很好,不经意的浪漫、体贴的照顾。他甚至从不和她们争执,适当的安抚、耐心的哄劝。但太过完美的东西总是容易失去真实感,她们从他那里得到一切,却谈不上幸福。在过去的四段感情里,只有一次是他提出的分手,理由是他对女方胡搅蛮缠的个性失去了忍耐力,而其他三个人离开的原因都出奇的相似。因此,埃尔文决定不再挣扎,或许他本来就不适合恋爱结婚,娶妻生子。

 

距离上一段感情是三年前,期间他从未有过脱单的意向。而这两周,他沉迷于相亲这种以结婚为目的的活动,不免朋友们都一副替他高兴却又怕他受到什么刺激的反应。

 

对于大家的询问,埃尔文也只是以“到了这个年纪所以想有一个家”为借口搪塞过去。否则他该如何解释呢?他该如何开口,说他只是在找一个人,一个黑发的小个子,但身份不明、长相不明、年龄不明、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是什么。这一个多月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就连他自己也觉得没有说服力。

 

传统的相亲方式还是效率太低,为此,埃尔文不仅盯上了各种婚恋网站,还一并加入了很多交友平台。

 

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充当着红娘的婚恋网站有诸多优势,例如可以理直气壮的把择偶要求一一列出。虽然这种行为和在超市里挑菜没有本质区别,与很多人期待的浪漫爱情完全背道而驰,但贵在简单直接,至少不会在想知道对方有几个前任的时候支支吾吾不好意思问出口。明码标价不适合青涩懵懂的少年,但就那些不乐意舍弃个人时间体验小鹿乱撞心情的/着急结婚的/要求太高的成年人来说,简直就是救命稻草。

 

不过,埃尔文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种,他只是为了缩小范围,节省时间。正所谓先撒网,再捞鱼。他在个人信息那里明确标注了“喜欢一米六五上下,黑发”,不过符合这个条件的人还是很多,这个时候他会要求对方发照片。他盲目的相信只要看到了本人,他就能确信对方是否是自己要找的人。很多人在他金发碧眼的头像的诱导下发来各色妆容精致P图精细的照片,然而这之后就没了下文。当然也有要求直接见面的,例如埃尔文现在等的这一位。

 

当目标人物出现在视野之中,然后一屁股坐到对面的时候,埃尔文开始深刻反省自己哪一条写的让人误会成喜欢少女的变态大叔。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对方是他认识的人,或者说,是曾经认识的人。

 

“……请问你……”

“三笠阿克曼。”

“不,我不是问名字。你多大了?”埃尔文不露声色的打量起坐在对面的少女,他记得这个名字,也记得这张脸——104期中最优秀的士兵,能力和相貌成正比的典型。手刃那些巨大的怪物的时候完全不像是个十几岁的新兵。

“十四。”

“你家里人知道吗?就是你跑来……呃……相亲的事情。”不知道怎么的,没少见过风浪的埃尔文在对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用“相亲”这个词的时候也是说不出的不自在。

“不知道。不过,也不是为我自己,是替我哥哥。”

“哥哥?”埃尔文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小孩果然还是作业太少了。这种年纪最容易做出些以后回忆起来被定性为黑历史的事情,老师们难道就不能多管教管教吗。总之,当务之急是劝说对方放弃然后回家,他已经被那边收银台的人来回盯了好几次,埃尔文觉得自己很可能是被当成恋童癖或者人贩子了。“不管怎么说,这样做还是太危险了。“

“我不是一个人出来的,朋友就在那边。“三笠说罢向斜后方转了转头。

埃尔文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意外的看到了熟悉的人——艾伦和阿尔敏。果然即使是在现在这样的世界,这三个人也依旧是在一起的。

”你不喜欢男人?我看你的资料上没有注明。“

正常情况下都不需要注明的吧?埃尔文觉得有点头痛,眼前的少女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弃,既然如此只好晓之以理,他自认为非常擅长这个。

“不是这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替你哥哥出来相亲?”

“我是由哥哥照顾的,曾经因为我的事情他和男朋友分手了,直到现在都还是一个人,我想这大概是由于我的关系。“

“那么,为什么是我呢?”

“他之前那个男朋友也是黄头发,很高,所以……”

“原来如此,那就是说你哥哥并不知情?“

“是的……其实是我朋友出的主意。”

“真是个懂事的孩子。不过呢,这种事情如果本人不同意的话你帮忙也是没有用的。我想你哥哥一定有他自己的考虑。与其背着他出来相亲,不如和他好好谈谈?”

 

十分钟后埃尔文送走了三笠,才终于得以从店员不友好的目光中解放。他不擅长和孩子打交道,从前就是。但是那个人似乎和他不一样,他记得今天见到的这三个年轻人好像都在他的小队里。

那个人一定是个温柔的人,埃尔文这样认定。

 

走出咖啡馆的埃尔文突然想到了什么,迄今为止他都很自然的认为那个人是个女性,大概是由于身高的关系。但是刚才三笠的话倒是一个提醒,对方也有可能是个男人。这么考虑了一下的埃尔文很快拿起手机给佩特拉打了一个电话。

“喂,是我。”

”不是总结的事。想让你帮我一个忙,用你的身份证到你那天介绍给我的网站上注册一个账号。“

“不不不,是我要用。”

“说饥不择食就太过分了吧。总之作为答谢,我会额外批你三天的带薪假。”

 

挂了电话的埃尔文长舒一口气,他抬手看看表,决定先回家把今早新整理的资料看完。

 

TBC

最近比较忙,先开个头以表要写下去的决心。

话说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文章数嗖的一下就到三位数。。。

评论(16)
热度(133)
©ω | Powered by LOFTER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增加了提问板块,欢迎交流